【UL】灰青年(路德)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若是向那個王國的人問起,他們會跟你說那個故事,那個有著灰白色頭髮的青年的故事。

  與其他的童話故事不同,它的開頭並不是一位受盡欺負的青年(當然並不是說故事裡隱藏有其他受盡欺負的角色),相反的,路德的出身與成長可以說是十分順利:他生活優渥、受到良好的教育,有著善解人意的母親,以及在母親再婚後亦把他視如己出的繼父,之後母親與繼父所生的兩個弟弟也都聽話乖巧(至少會聽他的話)。一家人平安和樂,沒有過什麼爭執,也不曾有什麼為了遺產、繼承權等等的衝突。以一個因為母親改嫁而帶進來的孩子來說,所受到的待遇已經好到不...

【UL】白如雪的公主(康魔女)


  拜託……我再也受不了了……每天、永無止盡的,如同被白色染色一樣的人生。只有白色、只剩白色,存在在白色之中的黑影竟然是我唯一的所有……我一點都不想好起來,反正也不可能好起來了,就讓我這樣、離開吧。每次都是好不容易忍過痛苦的治療,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今天還沒有過去,真漫長啊……不只一次這樣想,就連看著蜜雪兒幫自己做檢查,也不是第一次想要叫她停止,但我、說不出口,不是因為不想死,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明明還是被希望著存在,為什麼會不想活下來?我不知道。明明康拉德醫生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會不相信自己會康復?我也不知道、不想知道。對我來說我只...

【UL】パラジクロロベンゼン(雪莉)

  「我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當我向我的創造出我的造物者提出這個問題時,他也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所謂的造物主都是不負責任的。」
  他只是給了我這句話,認真想想,還真的頗有道理,畢竟我現在也這樣覺得。

  我是誰呢?
  為什麼我會存在在這裡呢?
  為什麼我要持續地活著、堅持下去呢?我是為了什麼呢?
  ──這些問題通通都不會有答案。因為我不過是被遺留在地上的影子,受人踐踏卻不能出聲。

  「吶,你知道問題的答案嗎?告訴我嘛。」

パラジクロロベンゼン

  雪莉叼著POCKY,一邊喀滋喀滋地咬著一邊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瀏覽著今日的新聞。
  最近的新聞主題大...

【UL】沒有寫名字的包裹最好不要打開


※梅店可能有

  路德現在覺得有點困擾。
  只不過是因為他負責商店的進貨,會有許多來自外界的物資在這邊進出,就有莫名其妙的東西混進來了嗎?
  他從櫃檯旁邊拿起平常用來清掃天花板用的長桿,遠遠地戳了戳放在已經打開了的箱子中的東西一下、一下,又一下,想著是否因為力道不足而不能激起對方的反應,他更用力地將整根桿子甩上對方的背,企圖叫醒對方;但他無奈地發現,那個東西不論他如何凌虐都不為所動,就像是死了一樣。
  路德無奈地嘆了口氣。理論上他們是不會死的,大概只是因為誰的惡作劇所以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吧?...

【UL】Nothing More to Say

  「我已經捨棄過去了……」
  「就在這裡做個了斷吧?」

  粗魯地打斷對方的話,艾依查庫並不想聽艾伯李斯特說那些裡由。
  不是因為不了解,也不是因為誤會;而是因為太清楚了、太清楚對方之所以死了一次還不肯放下權力的原因,所以他才會打斷對方的話,他不想再聽、或者說,從對方口中聽到如自己所想的那些話語。他將自己手上的劍平行舉起至與視線等同的高度,覺得右臂比以往都更加地沉重,但即使如此,艾依查庫仍然堅決地將劍尖對準艾伯李斯特。
  既然知道的話,那就不用去說了、多說無益,在這條道路上他們已是敵人。
  透過劍上的反光看著對方的樣貌,艾依查庫了解這會是他們真正的最後。
  艾伯李斯特,就在此處永遠地道別吧。艾...

【UL】帕那刻亞的音音夢


  她的名字是音音夢。
  她是醫藥女神、代表治療的帕那刻亞。
  跟她其他的姐妹一樣,她平分了屬於父親那近乎於神的醫術。然後謹遵著父親的教誨,在大地上行走,尋找需要幫助的人並治癒他們。
  今日依然勤奮不懈。

──敬稟醫神阿波羅、阿斯克勒庇俄斯、許癸厄亞、帕那刻亞,及天地諸神聖鑒之,鄙人敬謹宣誓:余願盡己之能力與判斷力之所及,矢守此約。

  深夜,音音夢待在庫房中仔細地對著帳目。她審視著放在木箱裡的藥草,並看著手上本子記錄的數目,將庫房的藥草根據分類跟存量一一地整理好,再三確認每個記載都毫無錯誤。好不容易完成了這些之後,她按了按自己有些發痠的肩膀,視線被窗外的月光所...

【UL】珀耳修斯與佛羅倫斯


01神的兒子

  你聽過嗎?那個大英雄佛羅倫斯的故事?

  原本只是打算經過而已,沒想到坐在街角的老婦人突然蹦出了這麼一句話嚇了我一跳。我左右張望了下,沒看到身邊有其他人經過,於是我指了指我自己,意思是詢問對方是否真的在跟我說話?當然我更想當作沒聽到地轉身就走,不過我都已經做了張望這個動作,為時已晚,所以也只好硬著頭皮回看向對方,說真的,看到對方點下頭的那刻我心都涼了一半。
  不會吧?在這種貧民窟,該不會是要做些什麼騙錢的勾當?
  正想著我完蛋了的同時,那位老婦人突然拍了拍她身旁的空位,似乎是要我過去坐在她身邊的意思,感覺沒有惡意。
  坐?不坐?真是個好問題,也...

【UL】「早安。」(多妮妲)


  清晨,多妮妲端著牛奶杯在門外站著打算等送報生送來的報紙時,意外地發現在門口的地毯上躺著一封信。

  「這是誰的……」
  她彎下身,以不讓牛奶灑出的動作撿起了對她而言有些刺眼的紫色信封。
  上面只寫了「婆婆」兩個字,光看這行字在信封的正中央,應該代表收信人的意思吧?但是這邊明明就只有她一個人在住,怎麼會對她稱呼婆婆呢?這應該不是給她的信吧?
  多妮妲思及此,便左右張望想看看到底是誰誤把這封信放在她家門口。她昨天晚上明明還沒有看到,若真的是由誰誤放過來的話一定是早上的事……但是並沒在附近看到任何人。
  (現在分明不是郵差送信的時間。)
  「……嗯。」
  (所以...

【UL】下午茶之約(伊芙琳)


  「妳確定要去?」

  「嗯。」伊芙琳點頭,堅定地看著對方。
  「那我也沒有什麼好阻止的。」一開始說話的男人帶著理解的笑,將手上的東西遞給她,「只好順便麻煩伊芙琳小姐幫我一個忙,幫我送個信給她。」
  「欸?可是……?」
  「如果她不願意接受的話,就隨便伊芙琳小姐處理了。」
  「咦?……不會發生那種事的,我會試著讓她接受,畢竟這也是店長的心意啊。」
  「謝謝妳,伊芙琳小姐。」

下午茶之約

  「呼─哈──」
  捏著手上的地址,左右張望著門牌號碼的同時,伊芙琳也告訴自己不要緊張。
  (沒事的、沒事的。)
  (不過是要找到她、告訴她婆婆的心意,還有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UL】「晚安。」(伊芙琳)


  伊芙琳看著她手上的信。
  她帶著滿意的笑容將信紙小心翼翼地摺疊好,然後隨著她剛做好的壓花一起收入信封中。
  (希望可以平安送到。)
  她抱持著這樣的願望,在信封上寫下收信人的稱呼。

  會寫下這封信是一個意外。
  原本只是例行地想著那時候的事──那個已經離開了的地方,她也打算拋下的過去。雖然她是告訴自己要忘掉的,但是或許那件事已經在她的心中成了一個結、因為打在心中怎樣也解不開的結,所以讓她一直記得。
  她不知道要怎麼紓解這個情緒……明明是想要忘記的事,卻還是一直想起。
  「……明明是想忘掉的事啊。」
  不知不覺地將所想說了出來,並看著庭院裡的花嘆了口氣的伊芙琳...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