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灰青年(路德)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若是向那個王國的人問起,他們會跟你說那個故事,那個有著灰白色頭髮的青年的故事。

  與其他的童話故事不同,它的開頭並不是一位受盡欺負的青年(當然並不是說故事裡隱藏有其他受盡欺負的角色),相反的,路德的出身與成長可以說是十分順利:他生活優渥、受到良好的教育,有著善解人意的母親,以及在母親再婚後亦把他視如己出的繼父,之後母親與繼父所生的兩個弟弟也都聽話乖巧(至少會聽他的話)。一家人平安和樂,沒有過什麼爭執,也不曾有什麼為了遺產、繼承權等等的衝突。以一個因為母親改嫁而帶進來的孩子來說,所受到的待遇已經好到不...

【UL】沒有寫名字的包裹最好不要打開


※梅店可能有

  路德現在覺得有點困擾。
  只不過是因為他負責商店的進貨,會有許多來自外界的物資在這邊進出,就有莫名其妙的東西混進來了嗎?
  他從櫃檯旁邊拿起平常用來清掃天花板用的長桿,遠遠地戳了戳放在已經打開了的箱子中的東西一下、一下,又一下,想著是否因為力道不足而不能激起對方的反應,他更用力地將整根桿子甩上對方的背,企圖叫醒對方;但他無奈地發現,那個東西不論他如何凌虐都不為所動,就像是死了一樣。
  路德無奈地嘆了口氣。理論上他們是不會死的,大概只是因為誰的惡作劇所以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吧?...

【UL】虛言者(店梅)

  殺完魔物後的血液濡溼原來潔白的手套,黏膩一直漫延至被包覆的掌心中,加諸於上的重量逐漸沉重且令人厭惡,像是被甩不開的怨念緊貼;於此,路德認真地想著或許該用的是那種專給手術用的手套、那種防水材質、可以隔絕骯髒液體的那種,這樣至少他的手才能與殺戮真正隔絕。

  ──即便只是在說服自己這只是遊戲規則。

  不過,換手套固然是種選擇,鞭子能不能拿穩卻也是一個問題,如果不能造成效果那又何必如此……應該先跟沃肯借來試試看,再來考慮把這種不堪用的手套換掉。

  ──即便只是在欺騙自己不曾染上血腥。

  厭膩地把濕潤的手套摘下,將其捨棄的同時,路德大步跨過魔物碎爛的屍塊,筆直地朝著站在最後侍奉大小姐的梅倫走去。
  ...

【UL】Utopia(店梅)


  梅倫覺得他一直都不懂路德在想些什麼。
  從那個時候是如此,現在是如此,未來是否還是如此?嗯……時候還沒到他還不知道,但他猜想如果事情沒解決的話或許還是如此也說不定?

  他不懂為何路德一直表現得如此氣憤──這種氣憤旁人或許看不出來(因為路德還是一貫地看似溫和有禮),但身為他的同伴、同為侍僧的他與布勞,若連路德的情緒都不能清楚掌握的話,那他們這些日子一起工作以建立起的默契豈不都是謊言?
  「虛言者」,梅倫還清楚記得當時在那片草地上他對他丟下的一句形容,即便他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何路德會這麼稱呼他。
  ──「騙子」,其實他知道路...

【UL】盛開的罪惡之花(店梅)


  他沏了一壺上好的紅茶,拿了一本她最愛的詩集,走到店門附近的咖啡席上坐下。
  配著店內的音樂,聞著種植在戶外的花香。他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讓紅茶與花的氣味共同地醞釀在鼻間,然後再依依不捨地睜開雙眼。
  迷濛的視界裡,彷彿還看得到她的影子。

  Fleurs du mal
  盛開的罪惡之花


  路德將手上的詩集翻了一頁,一邊細細讀著。
  雖然在外人看來他是專心致志,但路德自己曉得,從他回來之後他便一直分神,不論做任何事都是如此;即便是現在也一樣,他無法不去想那位、那位的身影,就連與他同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幾乎都不用費神就能看到他的一舉一動,...

【UL】路德教授的愉快聖誕節


  將書本推開,路德將摘下眼鏡後揉了揉眼睛。
  明天要上課的植物跟教材都已經備好,但是為了確定自己的講課毫無錯誤,每次睡前路德一定都會再確認一次所有的課程內容。雖然是睡前的工作,不過最常發生的狀況還是每次在回神時才發現太陽幾乎就要升起,然後只好乾脆不睡,完全違反初衷。
  自嘲地笑笑,路德從大衣中拿出魔杖敲了敲懷錶──那是梅倫送給他的,為了報答他某次在麻瓜研究學的課上不小心揭穿梅倫的小小把戲,所以特地去惡作劇商店買來的報不準時間懷錶,打算害他這位從不缺課的優良教授遲到或曠課;殊不知早在他將這可愛的小東西交給他之前,...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