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Nothing More to Say

  「我已經捨棄過去了……」
  「就在這裡做個了斷吧?」

  粗魯地打斷對方的話,艾依查庫並不想聽艾伯李斯特說那些裡由。
  不是因為不了解,也不是因為誤會;而是因為太清楚了、太清楚對方之所以死了一次還不肯放下權力的原因,所以他才會打斷對方的話,他不想再聽、或者說,從對方口中聽到如自己所想的那些話語。他將自己手上的劍平行舉起至與視線等同的高度,覺得右臂比以往都更加地沉重,但即使如此,艾依查庫仍然堅決地將劍尖對準艾伯李斯特。
  既然知道的話,那就不用去說了、多說無益,在這條道路上他們已是敵人。
  透過劍上的反光看著對方的樣貌,艾依查庫了解這會是他們真正的最後。
  艾伯李斯特,就在此處永遠地道別吧。艾...

【UL】那是一封邀請


  那是一封邀請。

  艾依查庫從房門口底下的縫隙抽出那封邀請函之後,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間內踱步。
  這其實不是很難解的事,但是,艾依查庫說不太上來那種躁動的心情到底是什麼;他只能一再又一再地抓著他的金色頭髮(曾有人臆測艾依查庫那時髦的髮型是他煩惱的結果),一邊嘗試去理解這東西出現的意義跟背後的目的。
  在過去軍旅、政治家生活的記憶重新回來之後,他發現他沒辦法再以已前輕鬆的態度去看待在這裡發生的任何一件事。
  每個看似無害的東西,可能都包藏禍心。
  他將手上的紙抓出一道道的皺摺,並碎碎地反覆唸著上面的字句。在他看來,每個字他都理解,每句話都沒有不清楚...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