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he Happy Prince(王子多妮)

  黑影掠過空中,在潔白的書頁上留下一閃而過的影子。
  女孩逆著陽光抬頭望向那一片藍。

  許久。

  直到另外一片黑影灑在女孩頭上。
  「……你擋住我了。」不慍不火、慢條斯理地開口,與平常的態度截然不同。
  「妳該起身,她已經等很久了。」對應著對方默然的態度,男子的聲音亦是聽不出情緒,「平常不都興致勃勃的?多妮妲?」
  「不需要你提醒我,我也記得自己的名字。」揮開對方想要拉她起身的手,她輕巧地跳起,原本在閱讀的書就這樣無聲地墜落在草地上,書頁受到壓力而微微折起。
  「啊、」
  「……」
  兩人都伸手去撿,指尖互相碰觸到對方時卻沒有一般男女會有的情節(比如當艾茵遇上弗雷特里西時的那種情節),兩人反...

【UL】Simple Days(王子多妮)

  「嘿、你聽到了嗎?」
  「……乖乖地不要亂動。」

  男子正將紅色的絲帶一圈一圈地繞過女孩的手臂,不多久原該純紅的布便被浸濕了彷彿被青黴污染的綠。
  「這樣子沒有意義。」女孩晶亮的紫色反射著對方的灰髮,「就算是包起來好了,傷口也不會癒合啊,我們跟你們人類才不一樣,這種傷口需要的是修理而不是……這樣蓋著?」
  「不只是蓋著。」邊說邊用力施壓,最後纏繞起來打了個結,「這樣可以讓血流得慢點。」
  「……」看著男子的動作,女孩不自在地將頭瞥了開去。
  「就說了、又不礙事……」
  「已經很扯後腿了,不處理更造成我的麻煩。」
  「你說什麼──!」
  女孩扯過原本被對方拉著包紮的右手,荷葉般的袖子隨著引力

【UL】Because You Said So(王子多妮)

  將劍從魔物身體中拔出的時候,鮮血不免會飛濺於四周。
  宛如盛開的紅花一般,卻挾帶著腥臭的味道。少女皺眉看著男子毫無起伏的表情,不禁輕蔑地哼出了聲。
  「又怎麼了?」
  「沒事,只是不知道誰比較像人類。」
  鮮紅色的瞳注視著同樣鮮紅色的她,分不清楚是誰的顏色映照在誰身上,只知道的是他們都習於沾染這樣的顏色跟溫度。
  「妳的血不是紅色的。」
  「那也不算是血,是維持人偶功能的體液罷了。」擺手表示不想多談,「總之快點結束,我想趕快離開這鬼地方。」
  「求人的態度依然如此差勁。」假裝沒有看到少女從踏進這座無光塔時的異狀,男人慢條斯理地以魔物身上的布料擦拭著尚在滴血的劍。
  「我不是在求你。」瞇眼,...

【UL】La Barbe bleue(王子多妮)

  有一道門妳絕對不可以開,記得,絕對不可以……

  答答答答,伴隨著跑步的聲音,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孩快速地穿過走廊來到盡頭的房間。原本想敲門的,但是女孩略思考了一下,決定改以毫不客氣地踹門來當作開場白,畢竟這方式可以讓對方清楚知道他的遲到已經造成她的不快。不過在門打開那瞬間,撲鼻而來的可怕氣味反而讓她先皺起眉頭,原先的氣焰頓時蕩然無存。
  「喂、這次是我跟你一起任務,快放下你的屍體。」看到對方轉過頭來看她,女孩用手掩鼻,並關掉自己的嗅覺系統,等到感覺不到屍臭的刺激後才將手放下、改指向對方,「快點快點,你已經遲到了,白日的時間珍貴到可不允許你浪費。」
  完全忽視對方的催促,被指名的對象只是淡淡地望...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