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白如雪的公主(康魔女)


  拜託……我再也受不了了……每天、永無止盡的,如同被白色染色一樣的人生。只有白色、只剩白色,存在在白色之中的黑影竟然是我唯一的所有……我一點都不想好起來,反正也不可能好起來了,就讓我這樣、離開吧。每次都是好不容易忍過痛苦的治療,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今天還沒有過去,真漫長啊……不只一次這樣想,就連看著蜜雪兒幫自己做檢查,也不是第一次想要叫她停止,但我、說不出口,不是因為不想死,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明明還是被希望著存在,為什麼會不想活下來?我不知道。明明康拉德醫生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會不相信自己會康復?我也不知道、不想知道。對我來說我只...

【UL】下午茶之約(伊芙琳)


  「妳確定要去?」

  「嗯。」伊芙琳點頭,堅定地看著對方。
  「那我也沒有什麼好阻止的。」一開始說話的男人帶著理解的笑,將手上的東西遞給她,「只好順便麻煩伊芙琳小姐幫我一個忙,幫我送個信給她。」
  「欸?可是……?」
  「如果她不願意接受的話,就隨便伊芙琳小姐處理了。」
  「咦?……不會發生那種事的,我會試著讓她接受,畢竟這也是店長的心意啊。」
  「謝謝妳,伊芙琳小姐。」

下午茶之約

  「呼─哈──」
  捏著手上的地址,左右張望著門牌號碼的同時,伊芙琳也告訴自己不要緊張。
  (沒事的、沒事的。)
  (不過是要找到她、告訴她婆婆的心意,還有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UL】「晚安。」(伊芙琳)


  伊芙琳看著她手上的信。
  她帶著滿意的笑容將信紙小心翼翼地摺疊好,然後隨著她剛做好的壓花一起收入信封中。
  (希望可以平安送到。)
  她抱持著這樣的願望,在信封上寫下收信人的稱呼。

  會寫下這封信是一個意外。
  原本只是例行地想著那時候的事──那個已經離開了的地方,她也打算拋下的過去。雖然她是告訴自己要忘掉的,但是或許那件事已經在她的心中成了一個結、因為打在心中怎樣也解不開的結,所以讓她一直記得。
  她不知道要怎麼紓解這個情緒……明明是想要忘記的事,卻還是一直想起。
  「……明明是想忘掉的事啊。」
  不知不覺地將所想說了出來,並看著庭院裡的花嘆了口氣的伊芙琳...

【UL】Believe It or Not(伊芙琳)


When most I wink, then do mine eyes best see,
For all the day they view things unrespect;
But when I sleep, in dreams they look on thee,
And darkly bright, are bright in dark directed.

 -by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伊芙琳睜開眼睛。
  然後鬆了口氣。

  在夢中見到的事物並沒有隨著睜開眼睛而出現在眼前,這點真是...

【UL】火葬曲(伊芙琳)


  沒有人認識那位綠髮的女孩子。
  說是綠髮也不完全正確,跟刻意的染色看起來,那顏色倒是像奄奄一息的金……雖然這樣想或許會有些失禮,但在她看來,那就是一種病弱萎靡的顏色,不帶生機。

  (生病了嗎?)
  雖然這樣想,但她沒有上前確認的意思。
  從事外拍模特兒已經有一些時日,受到邀請而出來外拍的過程中也累積了不少經驗,不過,並不是在這些經歷中沒有見過女性攝影師所以才特別注意,只是她覺得那個女孩子的感覺實在是與眾不同。
  悄悄地、安靜地,只在眾人按下快門時才彷彿被驚嚇到一般地將鏡頭對著她亂按幾張,完全看不出什麼章法。若是要說有獨到的風格也完全稱不上,畢竟若是空下來...

【UL】幸福的條件(伊芙琳)


  拉緊了兜帽、在確定遮掩好自己容貌的情況下,伊芙琳步出方才藏匿的暗巷。

  『應該沒追來吧……』
  不久前遇到的那個男人,一開始說著要幫助她等等的話語,殷殷切切、看起來是極為誠懇,但隨著對方越來越接近的手與不懷好意的眼神,伊芙琳抓著裙襬的手也越來越緊,她逐漸後退,直到退無可退、那個男人的陰影將她覆蓋住時,她背向對方以最快的速度狂奔,躲進無人暗巷。

  『現在,要去哪裡?』

  漫步在城市裡,伊芙琳咀嚼著有關「城市」這件事。
  不曾步出過的黑暗,在真正步出之後反而迷失了方向。相較於當時能觸碰到的極限,在這...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