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珀耳修斯與佛羅倫斯


01神的兒子

  你聽過嗎?那個大英雄佛羅倫斯的故事?

  原本只是打算經過而已,沒想到坐在街角的老婦人突然蹦出了這麼一句話嚇了我一跳。我左右張望了下,沒看到身邊有其他人經過,於是我指了指我自己,意思是詢問對方是否真的在跟我說話?當然我更想當作沒聽到地轉身就走,不過我都已經做了張望這個動作,為時已晚,所以也只好硬著頭皮回看向對方,說真的,看到對方點下頭的那刻我心都涼了一半。
  不會吧?在這種貧民窟,該不會是要做些什麼騙錢的勾當?
  正想著我完蛋了的同時,那位老婦人突然拍了拍她身旁的空位,似乎是要我過去坐在她身邊的意思,感覺沒有惡意。
  坐?不坐?真是個好問題,也許莎士比亞也不知道答案吧?
  現在時間也還不到跟別人約定的時候,本來就在想著經過這個地方的時候可以拍些特別的照片,實在是習慣使然,對於名勝或是那種大家都會拍甚至印在明信片上的景色我都沒興趣,我所偏好的是那種隱藏在小街道中的人文風情……咳扯遠了,總之我猶豫了會,看著對方似乎真的沒什麼特別意思的樣子,便小心翼翼地靠近對方並坐了下來。
  你問我嗎?大英雄佛羅倫斯?我是有聽過這個名字,但我不記得這個人有做過什麼英雄事跡。
  我這樣回答。佛羅倫斯某程度上算是常見的名字──連義大利都有個城市叫佛羅倫斯呢!不過倒是一時想不起這個名字可以跟英雄事跡扯上關係的故事就是了。
  沒聽過沒關係,我正想跟你提起呢。
  婦人用著低沉厚實的聲音這麼說,若要我準確地形容那是什麼聲音的話,那就是八十歲左右的老奶奶說話的聲音吧?有些口齒不清,但同時也帶種家鄉溫柔的感覺的聲音。異鄉客聽到這種聲音總是要落個幾滴淚來感慨故鄉,於是我做做樣子地抹了抹眼角。
  那,您要跟我說什麼故事呢?
  我望進對方淺綠色的眼睛裡,後知後覺地發現那不是淺、而是帶黃色。真是特別的瞳色。
  讓我來跟你說吧,那個大英雄佛羅倫斯的故事。
  好的,我洗耳恭聽。

  那個大英雄啊,其實是神的孩子喔……
  神的孩子?哪個神的孩子?
  因為打斷對方的關係被狠瞪了一眼,我無聲地做了個拉緊嘴巴拉鍊的動作表示絕不再犯,對方才願意繼續說下去。
  是哪個神的孩子不重要。她清了清喉嚨,繼續說道:重點是她會是神的孩子的原因。
  是有什麼難以言喻的隱情嗎?呃、抱歉。
  總之。她又瞪了我一眼。因為有人預言說她的出身會造成國王的死亡,所以她才會是神的孩子。
  我不懂。我老實地說。
  我知道你不懂,所以我不是正在說故事給你聽?好了,別再打斷我了。

02被逐

  因為認為女兒未來的兒子會殺掉自己,所以將公主鎖在銅塔裡的國王,是不是很愚蠢無知呢?過去的歷史明明都一再重演這件事啊,越是要避免事情的發生,反而越助長預言,或者說,根本就是他們的行為造成了預言成真。
  這些話讓我想到了北歐神話所提到的、有關諸神黃昏的事,或許真的是如此吧?預言這東西……某程度上根本限制了他人的行為,變成越要避免就越會發生的狀況。這種東西跟算命也很像呢,不也是有很多人對算命的結果耿耿於懷,然後不知不覺就被這種思想限制住嗎?應該是一樣的意思吧?
  我抬頭看了滔滔不絕的老婦人一眼,在心中沉思著她是不是要透過這個故事告訴我什麼。

  但不論如何避免,公主依然懷孕,並且生下了孩子,孩子是個有著褐色肌膚與黑髮的女孩子。跟你以前聽到的什麼金髮碧眼很不一樣吧?更何況居然是女性,女性要怎麼當英雄呢?我想你現在一定在想這些事?其實。婦人用無比認真的口氣跟我說:那是男人嫉妒女人,才會把所有有關於女性的歷史抹去,讓後人以為這個世界是由男性來決定命運的走向。當然我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該是女人的份、男人沒有插手,若要這樣說的話就跟那些男性一樣了,我要說的是,並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它流傳下來的那個樣子。口耳相傳的故事,無法避免有所改編,而書寫下來的故事,也無法避免被人穿鑿附會,要相信與否,是你自己的判斷與決定。
  我能理解。我點點頭。
  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婦人欣慰似地一笑,然後繼續她的故事:所以不用覺得奇怪了,大英雄的真實身份是女性,就跟眾神中最代表智慧的是雅典娜一樣自然,事實上這個故事之後也會提到雅典娜……如果她真的是雅典娜的話。總之,因為孩子已經出生了,再怎麼樣也是自己的血脈,國王就算再怎麼樣也無法親自下手將自己的孫子斬去──雖然以公主私生孩子來說,就可以直接送斬了,依照那種處女情結的話,說不定還得把公主當成女巫那般燒死呢,我可不是在嚇唬你。
  以希臘神話來說,並沒有特別的處女情結?那個宙斯不是……?
  對,就是這樣,所以我說那位國王的處置方式,只是在助長那則預言。試想想看,若是國王沒有把他的女兒關起來,那怎麼會讓神成功地侵犯公主,而生下佛羅倫斯呢?佛羅倫斯的出生固然應當被避免,但換個角度想,若今天與公主生下孩子的人不過是個普通的農民?或是更低下一點,只是個乞丐呢?國王的所做所為,只是讓預言中注定會殺了他的人擁有了不凡的身世。
  這也是種悖論。我提出我的看法:預言的內容是公主生出的孩子會殺了國王,那就代表任何一位孩子──不論他的生父是誰,都應該不影響這則預言才對?也就是說、不論怎麼樣,只要是那位公主的孩子,最後照著預言都會殺了國王。
  當然是這樣,但國王可以避免的除了孩子的出世,還可以避免孩子擁有殺他的理由,方法很多,不是嗎?
  婦人說到這裡對著我眨了眨眼,示意這個話頭就先到此為止。
  國王選擇了讓佛羅倫斯會仇視他的方法,也就是將她與她的母親一起放逐;而這種放逐,美其名是逐出國家,但事實是讓他們自生自滅。
  在木箱子裡飄流的放逐。我悄聲地說,我已經知道了這是什麼故事。

  珀耳修斯、梅杜莎、安德洛米達。
  那個在希臘神話中的、宙斯和達那厄的兒子。

03考驗

  你的表情像是已經知道了些什麼。
  婦人看到我若有所思的樣子,便停下她正在說的故事,專注地看著我:說吧,我在聽。
  我在想……這是不是珀耳修斯的故事?
  雖然聽到這裡而已還不能判定一定是,但是整體來說的開場就像是這個故事的氛圍,一如往常的預言、為了預言能做的事,甚至還提到了雅典娜。雅典娜曾經幫助珀耳修斯制服梅杜莎,這故事只要稍微對神話有些興趣的人應該很好連結起來才對。
  不是,我在跟你說的是佛羅倫斯的故事,記得嗎?
  我記得,只是──
  只是跟珀耳修斯的故事很像?婦人輕笑(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她年輕了些的錯覺,也許是因為笑的關係吧?)然後回答:會有這種錯覺是理所當然的,我之前不就說了,這是一個與你所知道的神話不同的、以女性作為英雄的故事。這樣的故事雖然我不能跟你保證與珀耳修斯無關,但同樣的是,這故事已經確實地以某種流傳下來到我這裡,直到我現在把它傳給你。
  你現在還想聽這個故事嗎?她看著我這麼說。
  我想。
  我真的想,也許。我看著錶,發現時間已經快到了先前跟友人約好的時間,不過,即使如此,我卻還是想聽對方把這個故事說完。雖然也是自己沒意思地自以為聰明想要戳破對方亂掰故事的可能性,現在我卻發現若要我自己一人把這故事補完卻是完全做不到。因為我知道珀耳修斯的故事,但我卻不知道佛羅倫斯的。
  她的故事與他的故事會有什麼不一樣?我現在很想知道這點。

  那你得通過考驗。
  什麼?我不太懂對方的意思。
  我說的是,佛羅倫斯被要求要通過亞歷山德莉安娜女王的考驗。我剛剛在模仿女王的語氣說話。婦人以一副我怎麼不成材的樣子這麼說。
  噢,原來如此。我點點頭,不太敢開口要求對方解釋到底誰是亞歷山德莉安娜女王,畢竟是自己沒在聽,所以還是有點心虛。我默默地在心裡推敲故事中的應該是西里福斯島的波呂德克特斯才對?看來這個故事應該是在這裡跟原先的故事出現分歧吧?那個女王應該就是那位國王?因為覬覦公主美色所以……等等那是女王?那應該……欸不對,怎麼都不對。
  大約是我哭喪著臉太明顯,老婦人彷彿同情我般地嘆了口氣然後開始解釋:
  亞歷山德莉安娜女王是他們所漂流到的、魯比歐那國的女王。公主因為產後沒有機會好好地調理身體,加上光為了要讓佛羅倫斯活下去,所以在布拉福特把她們母女倆撿回去後沒多久,公主就過世了,只留下佛羅倫斯一個人,不知道自己身份地活著。
  那……考驗?我小心翼翼地提問。
  因為不是那個國家的人,為了得到能夠在那個國家生存的身份,接受考驗是理所當然的吧?那個時代就是這樣的時代。
  嗯,我懂了。我連忙點頭,裝出一付這次真的有乖乖聽講的樣子。
  你啊,若是接受了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的考驗,一定是不合格吧。說完之後的婦人狠狠地戳了我的腦袋一下。

04計謀

  那那個考驗是什麼考驗?
  我有些好奇,故事到這裡可以說是跟珀耳修斯不太一樣了,因此我興致勃勃看著婦人期待她趕快把故事接下去。
  考驗很簡單,就是要求佛羅倫斯找到對付死者的方法。
  對付死者的方法?我腦中忍不住想到當初普希芬妮被黑帝斯擄走的情節,進而又想到奧菲斯與游麗黛的故事,這兩者都跟死亡扯上了點關係。所謂對付死者,是因為想要從黑帝斯那邊獲得長生不老的可能性嗎?我把這個問題拋給對方。
  並不是。對方搖搖頭,然後續道:在魯比歐那與他國的戰爭中,出現了能夠支配死者的女人,所以佛羅倫斯被要求去找出能夠對付死者的方法。女王承諾說要是可以成功地找到這樣的方法,那她便承認佛羅倫斯是為魯比歐那國的人,也同樣也承認她是布拉福特的孩子、可以世襲布拉福特的一切。當時的布拉福特是國內的貴族,得以世襲一切當然也包括了他的職位。
  這樣的條件對於佛羅倫斯來說一定很心動。
  你錯了。婦人幽幽地嘆了口氣,對佛羅倫斯來說,這只是讓她去送死的手段之一。死者既已死去,那該如何擊敗?真正給予佛羅倫斯的考驗其實是,她得憑一己之力戰勝死亡,女王可沒給她任何的線索或是資源,只要求她隔天得馬上離開國家去達成這個任務。
  但感覺上是個重要的任務,不是嗎?
  若是要阻止那個操縱死者的女人,那只要把那女人除去就好,有什麼困難?為何要佛羅倫斯一定要找到對付死者的方法?這沒有道理。所以佛羅倫斯在領受命令的那瞬間也知道了,這個地方終究不會是她的容身之地,她必須離開這裡去尋找她真正該達成的使命才對。
  殺掉她的祖父。
  不,是殺掉梅杜莎,奪取她那可以將任何人變成石頭的視線,有這樣的法寶,那麼就算對方操縱著由死者組成的大軍,那也不會構成威脅。
  聽到這裡我差點從樓梯上摔下來……這種莫名其妙的故事,真的是莫名其妙。這下不就繞了一圈又兜回珀耳修斯了嗎?
  妳明明說這是佛羅倫斯的故事。我忍不住指控。
  但我也說了我不能保證這故事跟珀耳修斯沒關係。年輕人,你還太年輕,不懂在故事與故事之間,有時只是傳說的過程出了那麼點差異,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神話。
  我當然知道這點。以希臘羅馬神話的例子來說,宙斯所代表的形象其實包含了被希臘征服過的文明中的主神形象,所以他才會有那麼多的風流韻事……我懂這些神話在傳說之下不僅只有一個面向,即使是被視為著了重要史詩《伊里亞德》與《奧德賽》的荷馬,連他的存在與否我們都無法證實,又何能證明他所傳述下來的、現在的神話基礎是否虛偽。
  孩子,確實是這樣。那你想想看,我們既然無法確知這些神話是否是真的,那為什麼我們還要傳述這些故事?
  ……因為它是故事?它反應了那個時代的歷史跟社會面向?
  很學術性的回答,換個單純一點的層面想想看?
  嗯……我想不出來。因為我們喜歡聽故事,而且這故事我們喜歡聽?
  婦人聽了我的回答大笑,她笑得一直拍打我的腿,很痛、很有力,一點都看不出來已經七十幾歲的樣子……欸?剛看到的時候不是覺得她有九十幾歲嗎?果然笑會讓人變年輕?
  接近了、接近了。她笑到還需要抹去眼角的淚:其實很簡單,真不懂你們為什麼會想得那麼複雜。

  會傳承下來這些故事,只是因為相信而已。

05梅杜莎

  那好,孩子,既然你自認為比我懂這個故事,那就由你來告訴我佛羅倫斯會怎麼對付梅杜莎吧?
  我吞了吞口水,乍聽之下是聽不出對方有沒有生氣……但感覺上也不是真的完全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了。好吧、但我自知理虧,誰叫我一直忍不住想要打斷對方、還要與對方爭辯對方故事的不合理之處呢?一切都是自找的不是嗎?但我也決定,今天就把與朋友的約定放在一邊吧,能夠在異鄉偶遇這麼樣的一個人,也是很難得的事。
  掏出手機,傳了個簡訊給對方,然後把手機關掉。之後再好好地道歉吧。我這樣想著。
  一直看著我的動作的婦人,安靜地等待著我開始說我的故事。
  呃、那我就,開始?
  看著對方點點頭後我清了清喉嚨,從腦袋裡挖出有關於梅杜莎的故事並開始說起:
  梅杜莎……如果依照珀耳修斯的故事,那佛羅倫斯需要擁有三項神物才行,一個是來自雅典娜的盾,因為要靠著盾的反光看梅杜莎才不會被她變成石頭;一個是來自赫密斯的劍,用來砍掉梅杜莎的頭;還有那伊阿得斯給他的、可以隱身的頭盔,最後需要利用這個在完事之後逃走。我想,佛羅倫斯應該也有拿到這三項神器,然後成功地得到了她所要的、能夠對付死者的武器吧?
  很遺憾,佛羅倫斯並沒有那些東西。
  咦?怎麼會?沒有這些東西?沒有這些東西要怎麼樣才能夠對付梅杜莎?
  沒有這些東西依然可以對付梅杜莎。婦人笑道:並非只有殺戮才能夠使人折服,若是能夠提出足夠的理由讓他人信服,即便不動刀槍,對方也會自願跟著你走。
  妳的意思是,佛羅倫斯利用勸說,讓梅杜莎願意跟著她離開?
  當然還是有先打一架。
  喂──
  怎麼啦?又沉不住氣了?
  看著對方得意洋洋的樣子,我卻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沒有生氣。
  讓我來告訴你吧,那是因為梅杜莎本身也不是你所想的那回事。原本照著你所認為的故事,佛羅倫斯應該要砍下對方的頭,然後把那個頭當成武器,用來對付那個操縱死者的女人對吧?但其實不是這樣,所謂的梅杜莎,不過是住在偏遠村落的一個普通女性,年紀大約跟佛羅倫斯差不多大,然後她之所以會被認為是個禍害的原因,只是因為她具有與動物溝通的能力。
  因為這個樣子,所以被視為是代表女妖的戈耳貢?
  對當時的人來說,只要生為女性,然後擁有那麼點特異的本事,會被當成女妖或女巫一類,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那個梅杜莎的傳說你也聽過吧?我說的是那個她本來是普通少女的那個故事,只不是因為與海神有些糾纏,就被雅典娜變成那個樣子,且這只是因為她不能找海神麻煩,實在是有夠可惡的故事。
  我懂。就跟宙斯那些情人之所以被赫拉盯上那樣。
  所以說,梅杜莎、嗯,不,我們應該要以她原來的名字來稱呼她。

  她的名字是帕茉,居住在哥爾嘉王國的邊境,就這樣被佛羅倫斯給找上了。

06阿特拉斯

  說服了帕茉跟她一起離開,佛羅倫斯便打算帶著對方一起去向女王宣誓忠誠。

  說到這裡的婦人跟我要了火、點了一支煙,便靜靜地抽了起來。她緩緩地吐出灰白色的煙霧,然後繼續:那時候兩國的戰爭其實持續了很久,每次都以為會有所突破、魯比歐那聯合軍能夠大勝的同時,敵方國家總是會生出個什麼嶄新的科技或是魔法來擾亂戰局,使得戰事更加地延長,就像是那個什麼、伯羅奔尼撒戰爭一樣,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所有人到那個時候也已經不期望會有什麼好結果了,只希望戰爭趕快結束。
  佛羅倫斯帶著帕茉回到魯比歐那,一方面是希望能藉由帕茉的能力來結束戰爭,但另一方面,佛羅倫斯還有個考量。她希望能透過這場戰役替帕茉獲得她不是女妖的證明;在那個年代,若能透過實際的戰功立下成就,那麼不論是出身何地或是是否具有妖術,都能在之後成為被女王所承認的、一種公民的存在。
  佛羅倫斯打的就是這個心思。她在哥爾嘉王國看到帕茉的那瞬間就了解了、這人根本不可能會是多窮兇惡極的存在,一個只是與大自然親近的少女,要怎麼樣才會對世界造成威脅呢?世界的誤解已經太多,她們不過是想要找個立足之地而已,怎會如此困難。
  帕茉在原來的國家過得不好嗎?我忍不住問道。
  也不能說是過得不好,但確實是活得有些拘謹、恐懼。你能理解嗎?就算是她的父母能夠接受她的存在,但與她一同居住在同一個村子、甚至國家的人卻不一定能夠接受她。因為她有著旁人都沒有的力量,若是她真的拿那個力量造反?這是那個村、那個國家都在擔心的事情。隱藏的擔心雖然在檯面上沒有那麼直白地針對帕茉而來,不過身為她的父母或多或少都可以了解到自己的女兒是處於多麼不利的局勢之下。他們願意為自己的女兒擔保,但他們的擔保又有多大的作用?在那個當下是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可誰又能確定日後不會發生?佛羅倫斯在踏進那個村子的時候馬上就了解到了,畢竟她從小也是領受著這樣的視線長大,若要說她不懂,也難。
  所以她就這樣帶著帕茉(梅杜莎)離開,也是為了她好。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為了誰好這種事是誰也說不準的,佛羅倫斯只是來帶給帕茉一個機會而已。若是遵循了這個機會,那便有可能改變命運。之前不是說了嗎、有關預言的事?你覺得預言本身是活的還是死的呢?
  ……照前面的說法來看,預言之所以為預言,是因為在日後確實發生了,才被記得。
  是的,如果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便稱不上是預言了,這兩個人的命運也是如此。
  關於帕茉,當時有什麼預言嗎?
  並沒有什麼預言,但是因為她跟佛羅倫斯一起行動的關係,或多或少她也對佛羅倫斯的預言造成了些影響。說到這裡的婦人又深深地吸了口煙,然後吐出。
  什麼樣的影響?我有些好奇。
  佛羅倫斯沒有殺掉帕茉,你記得嗎?更勝於殺戮的不殺,隱隱已經改變了佛羅倫斯最後會殺掉她的祖父的命運。
  這是好的影響。我點點頭。
  這是好的影響。聽著我的話,婦人重述了一遍,也跟著點點頭。

  能夠慈悲,是成為大英雄最重要的條件。

07愛人

  愛人,噢,我最喜歡這個主題了。
  你可能會失望,因為即使是佛羅倫斯,她將遇到的也是一名女性。
  什麼?我看向婦人,她約四十歲的臉龐依然是洋洋得意的樣子……咦?四十歲?我本來不是,呃,算了。現在會出現什麼事我覺得都不要太大驚小怪比較好,總覺得這位婦人或許也是女巫一流;不是有個故事叫做《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或許我現在也在經歷某種奇特的遭遇也說不一定,就跟那個故事一樣。
  如果妳說的是女性的話,也就是說真的存在安德洛米達了?
  並不完全是那個意思。安德洛米達在珀耳修斯的故事中是被拯救的對象,然而在我說的、佛羅倫斯的故事裡,安德洛米達反而是拯救了珀耳修斯的人。
  為什麼呢?我不解地問。
  你覺得身為英雄,拯救美女是為了讓對方以身相許?不是這樣的。婦人搖了搖頭,然後續道:他們拯救女性,是因為身為英雄的他們非常慈悲,看見了具有困難的人,他們挺身而出,所以他們才是英雄。也因為這樣,說是安德洛米達救了珀耳修斯並沒有錯,即便是珀耳修斯將安德洛米達從祭品的身份中解放,但她在之後帶給了英雄一個家庭、帶給他歸屬,這才是身為英雄的珀耳修斯真正所追求的事物。
  你懂嗎?即便故事的面貌是如此,但隱藏在後面的那份真實?失去歸屬之處的珀耳修斯,在安德洛米達身上找到了他的永恆;而同樣不曾擁有自己歸屬之地的佛羅倫斯,也在她的安德洛米達身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位置。
  她的安德洛米達……叫什麼名字呢?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感覺,這位安德洛米達一定也有屬於她的名字。
  婦人聽到我的問句,朝我微微一笑,很是欣慰:她的名字是艾妲。

  艾妲。
  沉吟了聲,我在心裡默默地唸著這個名字。
  那麼艾妲她,是怎麼遇到佛羅倫斯的呢?我的意思是,她也是因為父母得罪了海神,所以被綁在石頭上獻祭給海獸嗎?
  怎麼可能,佛羅倫斯都沒有從智慧女神那邊得到些什麼了。
  那……我絞盡腦汁,思考著還有什麼可能性:那,是因為她出言不馴,所以得罪了誰嗎?
  也沒有,艾妲本身嚴以律己,十分優秀。
  我真不懂這故事會如何發展了。這麼說著,我有些頹敗地攤躺在背後的牆上:我不懂啊,怎麼可以有一個故事這麼像另外一個,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神話本身就是反應當代的社會跟環境、還有政治,所以剝開那些用魔法、神啊什麼的華麗包裝之後,所呈現的就是再自然不過的面貌了。婦人氣定神閒地安坐著,接著説道:孩子你也不用急,我會通通告訴你的,我不就正在說了嗎?
  我真好奇那位艾妲跟佛羅倫斯……是不是那樣的關係,你懂的。
  並不是,她們只是好朋友而已。婦人失笑,續道:為什麼年輕人總是認為愛情只有一種呢?愛本身就包含了很多的面向,比如親情、朋友間的感情,你能說那不是愛嗎?何必將愛這回事只做唯一解?這樣會顯得這種上天賜予的美妙情感沒有深度。

  孩子,你要記得。
  她用從說故事以來最嚴肅的表情看著我,然後說道:
  不要只將你的愛侷限在男歡女愛上,那樣太可惜了。

08與海獸的戰鬥

  在內心思索著對方的話,覺得好像有那麼點道理。一直以來追求的愛是什麼呢?為什麼要認為沒有伴侶的自己就是沒有愛呢?回想起自己來到這裡旅遊的原因,心裡頓時有些感觸。如果當時沒有放棄的話就好了,如果當時能夠更堅持一點,或是當初如果能夠更積極一點去了解對方……或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吧?因為太過專注的愛,反而把人逼退。

  在想什麼?
  陷入了自怨自艾的思考中,是婦人的話把我從深淵中拉起。
  沒什麼,想到了以前的事而已。我這樣回道。
  那要不要聽聽接下來的故事?可以忘卻煩惱喔?
  我被對方這樣的話逗笑,抹了抹應該沒有流淚的眼角,坐正,打算把這個故事聽完。
  應該快到尾聲了吧?記得沒錯的話。

  艾妲跟佛羅倫斯。其實早在佛羅倫斯小的時候,她就曾經與艾妲碰過面了。艾妲是女王的兒時玩伴,地位很高,在魯比歐那國的貴族中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可以說是如女王左右手般的重要存在。
  這樣的存在為什麼會跟社會邊緣人佛羅倫斯扯上關係、呃,我沒有惡意。
  沒事,你說的也沒錯。婦人淺笑,緩緩地說道:那是因為她們曾經碰過面,在佛羅倫斯開始不再那麼堅信自己的存在的時候,是艾妲點醒了她,給了她力量。
  她說了什麼呢?我有點好奇。
  她說的話也很簡單,她只叫佛羅倫斯要保持她的尊嚴跟自信,不要讓救了她的布拉福特蒙羞。就只有這樣。
  這感覺……真不是會鼓舞人心的話。我說得委婉。
  但對佛羅倫斯有用,這樣就夠了。婦人伸出手來摸摸我的頭,續道:對於一個人來說,並沒有什麼話是絕對能產生效果;畢竟每個人的成長環境跟所要面對的事情都不一樣,當你自以為了解對方的處境,然後說出那些自以為可以安慰對方的話時,又如何能保證這些話不會對對方造成二次傷害呢?有時候對方需要的,並不是同情跟理解,而是完全的旁觀。
  我不懂妳的意思。
  你覺得佛羅倫斯需要的是什麼?婦人很有耐心地看著我、等我回答。
  需要……
  直覺就想要回答理解跟同情的我忽然愣住,佛羅倫斯真的需要這些嗎?
  從出生到成長,她有欠缺別人的理解跟同情嗎?她需要被理解嗎?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又何從理解起;而同情,對於佛羅倫斯來說是最無用的東西,她若是要依靠他人的同情過活,那又怎麼能獨立成就一番事業呢?
  那、她到底需要什麼?我認真地思考起這個問題之後,赫然發現,她什麼都不需要。
  她什麼都……不需要。我愣愣地這麼說。
  沒錯。她什麼都不需要,所以艾妲什麼都沒有給她。她一眼就看穿了佛羅倫斯只是沒有自信而已,所以半是威脅半是鼓勵地這樣跟她說,強迫佛羅倫斯正視自己的本質並堅強起來。
  你知道嗎?為什麼有些人是強者、可以成為英雄?
  婦人看著我,她那淺色的黃綠眸映照出我的影子: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的不完美,然後從不完美中堅強。佛羅倫斯在這個故事中需要對付的,就只有她自己而已。
  就像是刻托所代表的未知與詭譎被珀耳修斯斬去一樣,佛羅倫斯當時看著艾妲,也揮刀將自己的不安與恐懼一起斬去了吧?我忍不住這樣猜想。

09喜筵

  所以,佛羅倫斯為什麼會是英雄?
  幫婦人……現在應該稱小姐的對方買了一杯啤酒後,我們兩個就坐在階梯上碰了碰杯子喝了起來。
  你覺得珀耳修斯為什麼會是英雄?
  又被反問了,但我並沒有不快。我偏頭回想有關珀耳修斯的這個故事,嘗試分析為什麼他最後會被稱為英雄:因為他擊敗了梅杜莎?因為他拯救了安德洛米達?因為他還擊退了對安德洛米達懷有異想的菲紐斯?
  不確定問題的答案,所以我一次把所有我能想到的答案都丟出來。
  算是、也不是。對方用手背抹去沾上了唇角的酒沫(褐色肌膚上沾染的淡色讓我覺得十分好看,配上她微卷的黑色頭髮,頓時有種異國風情的感覺),然後續道:這些事跡成就了大英雄珀耳修斯,也就是說,他身為英雄的部份不只有一件事。
  你知道嗎?其實佛羅倫斯會被稱為英雄,也不只有一件事。
  她拯救了帕茉……我扳起手指正要開始數的時候突然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妳還沒說她怎麼拯救了艾妲?雖然妳說真正被拯救的人是佛羅倫斯,但關於她行動了什麼妳還沒說到呢。
  啊、也是。愣了會兒,像是同樣也沒意識到自己少講了個故事的對方笑道:我差點忘了。關於在佛羅倫斯的故事裡、能夠媲美珀耳修斯斬去海獸刻托的事跡,就是那場戰役了吧,有關於魯比歐那與敵對國家的那場戰役。先前不是說佛羅倫斯需要去找帕茉是要去尋求解決那個會操控死者的女人的方法?後來雖然成功地阻止了對方,但到最後並不是佛羅倫斯的功勞。
  那是因為……?
  噢、在聯合國家的戰爭中,其中有個王子搶盡風頭,他直接殺到敵營去擊斃那個女人。
  ……難怪妳會說最快的方法不是找梅杜莎。
  是吧。她得意地看向我:但或許你會問,那這樣又跟佛羅倫斯有什麼關係了呢?明明不是她的成就,為什麼最後會被說成是英雄?……別那樣看我,我知道你想這麼問。畢竟在這個故事裡實在沒什麼神話般的事情,所以我們要用最凡人的角度來看佛羅倫斯達成了什麼英雄事跡。
  佛羅倫斯在帶回帕茉的過程中遇到了一位男子,那位男子的名字……你想知道?好吧,那位男子的名字是阿貝爾。阿貝爾因為錯手殺了他的至親,所以自願被放逐在魯比歐那國之外流浪。
  這個故事裡的阿特拉斯。我突然醒悟地說道。
  沒錯,你要說他是這個故事裡的阿特拉斯也可以,雖然他並沒有懇求佛羅倫斯殺了他。對方揚起了懷念的笑容,續道:相對的,他要佛羅倫斯珍惜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帕茉?我好奇地問。
  不,是艾妲,以及女王對她的信任。
  但妳不是說女王其實是要她去送死?
  若是完全對佛羅倫斯不抱希望的話,當初直接派她上戰場,然後讓她在戰場上殞落不就好了?一直以來以為自己被放逐,直到遇到了真正放逐了自己的阿貝爾,佛羅倫斯才發現她自怨自艾太久、太久了。

10重返家鄉

  所以她帶著帕茉回到魯比歐那後,佛羅倫斯幾乎沒有遲疑地就馬上披上戰袍,帶上自己的佩劍,騎著馬帥氣出征。
  行動力驚人。我讚嘆地說道。
  已經遲疑太久了,經過這段旅程後佛羅倫斯終於了解她不是沒有價值的存在,而是她沒有建立她自己的價值。所以在知道這一點後,面對之後的戰爭她都毫不遲疑。
  如她所願地建立戰功了?
  如她所願地建立戰功。女子點頭,二十五歲的樣貌看起來年輕而有活力:不過,也並不是那麼順利。你剛才不是問我為什麼她會被稱為英雄?以及她如何拯救了艾妲嗎?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簡單。當她們在戰場上、面對那個會操縱死者的女人時,死者無法再次死去,所以屍體在那個女人的操控之下源源不絕地淹向佛羅倫斯與艾妲,用他們已經毀壞的身體,一點一滴地啃蝕著生者的肉體。
  像惡靈古堡那樣。我很快地做了聯想。
  惡靈古堡?對方疑惑的樣子讓我連忙搖頭說沒事,請她繼續:你好像能夠想像那樣的狀況的樣子,那細節我就不說了。總之在彈盡援絕的狀況之下,只剩下艾妲跟佛羅倫斯苦撐;戰局已經失控,就連敵方還活著的士兵也被啃蝕,那景象彷彿人間煉獄。而就在那個時候──連艾妲都已經放棄了的時候,是佛羅倫斯咬牙撐了下來,她將她們兩個成功地帶離了那場戰役。
  你說佛羅倫斯做了什麼英雄的事跡,她活下來了,並救了艾妲,這就是她英雄的事跡。有時候英雄並不需要開天闢地,或是做些根本就不可能的、有勇無謀的挑戰,只要能夠從毫無希望的戰場上歸來,他就是英雄。
  很簡單,不是嗎?
  女子拿起擱置在一旁的煙,自顧自地抽了起來,目光放遠,像是在緬懷什麼。

  是個好故事。
  陪對方看了一會兒天空,我打破沉默說道:我相信佛羅倫斯最後也有個好結局,如同最後珀耳修斯建立了邁錫尼,然後跟他的髮妻安德洛米達生了許多兒女,甚至在死後還被宙斯升到天空成了星座。我想佛羅倫斯最後回到魯比歐那,也依照她原本的想法,在那個國家被女王承認、找到了她一直在尋找的位置吧?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好結局。
  女子的眼神裡充滿了憂傷。但她很快地隱藏掉這個情緒,轉而用開朗的表情望著我,說道:佛羅倫斯的故事就這樣了,如何?沒有覺得被騙了吧?
  不會。看著對方起身,我也跟著站了起來,跟她握了手:我很喜歡這個故事,讓我思考了一些事情,很有意思。
  我也要謝謝你相信。講到這裡她俏皮地眨了眨眼:故事因為有人相信才存在,當然英雄也一樣,所以,謝謝你。
  話說回來……我有點好奇,最後佛羅倫斯有殺了他的祖父、如預言那般嗎?
  你說呢?她笑而不答,只留下這句話之後便要轉身離開。
  故事還沒有結束,對吧。我站在原地,沒有叫住她,只是接著說道:再見了,佛羅倫斯。

  她轉過頭來,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地,將食指擺在唇前。

评论
热度 ( 2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