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早安。」(多妮妲)


  清晨,多妮妲端著牛奶杯在門外站著打算等送報生送來的報紙時,意外地發現在門口的地毯上躺著一封信。

  「這是誰的……」
  她彎下身,以不讓牛奶灑出的動作撿起了對她而言有些刺眼的紫色信封。
  上面只寫了「婆婆」兩個字,光看這行字在信封的正中央,應該代表收信人的意思吧?但是這邊明明就只有她一個人在住,怎麼會對她稱呼婆婆呢?這應該不是給她的信吧?
  多妮妲思及此,便左右張望想看看到底是誰誤把這封信放在她家門口。她昨天晚上明明還沒有看到,若真的是由誰誤放過來的話一定是早上的事……但是並沒在附近看到任何人。
  (現在分明不是郵差送信的時間。)
  「……嗯。」
  (所以、只能拆了吧?)
  但是不確定是誰給的與是給誰的,這點讓她有點拿不定主意……不過翻看了半天(甚至她還想著要透過陽光來偷看裡面的內容)都看不出個所以然,就這樣不管這封信好像也不是個辦法。於是她決定先將信封拿進屋子裡,打算待她看完報紙再來慢慢研究研究。
  「到底是誰呢?」
  多妮妲認真覺得是誰都不要緊,就不要是她那半吊子的姊妹無聊突然想寫信給她就好。
  「……但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信封的紫明顯就是那女人的代表色,若說是為了整她或是其他什麼的故意寫著婆婆好像也頗有她的作風,更何況以她貧瘠的交際圈來說,除了那女人之外好像也沒人會寫信給她了。
  「雪莉她有那麼無聊嗎?不是正享受著一個人的旅行?」
  她喝了一口牛奶,將信封丟在餐桌旁,並從抽屜中拿出拆信刀。
  一想到有可能是那個女人她就靜不下心來。多妮妲小心翼翼地將信封上的封蠟用拆信刀挑開(她想或許還需要黏回去所以格外小心),確定這麼做沒有傷到信封之後才將裡面的東西照著它們放進去時的樣子謹慎地拿出來。
  一疊信紙,一些已經乾燥的小花,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東西。
  多妮妲先將信紙攤開,發現在信的抬頭寫著──

給親愛的婆婆:
  曾經受到了您的照顧,真的是非常地感謝,雖然之後我不告而別,但是我想讓您知道……

  不明所以。
  在多妮妲的記憶中並沒有照顧過這樣的人的印象,若真要說有的話……噢,她是想起來的那個外地旅人、她曾經當他一陣子司機兼導遊的那位,但她不覺得這封信是出自他的口吻,畢竟用這種──她聞了一下,是紫羅蘭的香味。用這種具有香氣的信紙,總不會出自於一個大男人之手吧?更何況在相處的那些時間她可從不覺得對方會是什麼浪漫的傢伙,還寄這些壓花給她。
  「到底是誰啊,不記得有什麼女孩子……該不會還是雪莉那女人吧?」
  想到這個可能性激起多妮妲一陣惡寒,她甩甩頭想要撇開這樣的想法,然後又喝了一口牛奶繼續閱讀下去:

  那時候真的很感謝您,如果沒有您在那個晚上把我帶進您店裡的話,我或許會餓死吧?只想著要逃出來,卻什麼也沒準備的我,就算餓死在那樣的街上,或許也不會有人發現?但幸好我遇見了您……或者該說是謝謝您注意到我了呢?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女孩子,但您還是注意到我了,或許就跟您說的一樣,這就是緣份吧?

  多妮妲看到這裡,幾乎已經確定這絕對不是給她的信,甚至也不可能會是雪莉的惡作劇。所以她將信直接翻到最後一頁想要看署名。
  信最末的地方寫著三個字:伊芙琳。
  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名字。
  (到底是哪個傢伙把這信放到我這。)
  說真的,多妮妲不知道要拿這信怎麼辦。
  依她的個性,不是自己的東西卻送到自己手上……若是知道是誰的、並且能夠有方式還給對方那也就罷了,她就直接將東西還給對方,她完全不介意跑這一趟。但是這封信卻模稜兩可到了極點,沒有地址、也沒有那位「婆婆」的名字,通篇都是用第三人稱描述她要給的對象,實在是看不出頭緒。
  多妮妲拿著信站在碎紙機邊思考著。不能否認,她是想要將這東西以一種不為人知的方式「處理掉」──反正她可以假裝是送件者的過失,不過當她回頭看著與信封同樣躺在餐桌上的乾燥花,她又隱隱覺得有些不忍心。
  那封信的敘述方式看起來就是個女孩子,感覺年紀不大吧?有些歪斜的字透漏出了對方或許並不習於寫字,而過大的字體與透過紙背的字跡同樣也告訴她寫信的這人可能根本是剛學字不久,如此辛苦寫出的信,如果就這樣將這封信丟掉的話……多妮妲覺得她還是辦不到。
  (真是麻煩。)
  女孩嘆了口氣,並再將信拿起來閱讀;幸運的是雖然對方並沒有留下有關收件人身份的種種,但寄信人在這封信裡說的事倒是提供了不少線索:

  ……在甜點店的那些日子是我難以忘記的回憶,我到現在還能在舌頭上品嚐到您剛出爐的提拉米蘇的味道。是的,沒錯,那個讓我們相識,最後也讓我們因此分離的甜點。沒想到過了那麼久我都還記得,果然是羅占布爾克最好的提拉米蘇,那樣的記憶實在是無法被其他的糕點取代。

  「羅占布爾克最好的提拉米蘇?」
  多妮妲趴在桌上,一邊快速思考著自己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羅占布爾克最好的提拉米蘇……她一向不喜歡吃這些女孩子式的甜膩糕點,更不可能會知道這些甜點的排名什麼的了,這條線索雖然於她來說可有可無,但先記下來無妨。

  不知道那家花店還好嗎?就是離店不遠、只在斜對面的那家,我曾經跟他們要了不要的花來編成花圈給您,不知道那個花圈現在是不是還被您收在床頭上的櫃子裡呢?

  「附近還有花店……」
  她將這個也先記錄下來。

  還有旁邊的、您告訴我不要進去的那間小酒吧,不知道他們養的小貓咪是否也過得不錯?每次看到那隻貓咪餓得一直喵喵叫的時候都是我拿東西給牠吃,現在我不在那了……不知道那隻貓咪的叫聲會不會吵到婆婆呢?

  「有著店貓的小酒館。」
  多妮妲也將之記錄下來。
  諸如此類的線索在寫滿三頁信紙的信中不斷出現,邊仔細研究著信邊記錄的多妮妲覺得自己好像在尋寶一樣,明明只是些日常瑣事的記載,她還得像現在這樣透過寄信人在信裡描述的場景來拼湊寄件人居住的地方可能會有的樣子。
  她將從信裡句子中揀選出的、能夠幫上忙的線索一一條列出來。謹慎且怕有遺漏地來來回回檢查了數遍,直到確定再也沒有東西可以從信裡淘出,她才將筆放下並揉了揉眼睛。
  「啊、還有『伊芙琳』。」
  差點忘了這最重要的線索,不管怎麼樣,那位婆婆總該會知道伊芙琳的。
  「應該沒漏了什麼……那就來拿地圖對一下好了。」
  多妮妲起身,打算到書房去找找她那很久沒有拿出來翻閱的地圖。還沒走幾步就聽到敲門的聲音,於是她轉了個方向先去開門。
  (應該是掉了這封信的人吧?)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有這個預感,而在開門之後發現事實也確實是如此。
  「好久不見了,多妮妲。」
  站在門外的男人笑著向女孩打招呼。

  「隨便坐吧。沒先說要來所以我也沒整理……話說回來,到別人家拜訪前先通知一聲不是基本禮貌嗎?你又不是沒有我的連絡方式。」
  多妮妲邊將書本移開椅子邊碎碎唸:「我很討厭突如其來跟不請自來的客人,要我說幾次。」
  「嘛、真不好意思。」男人舉起雙手作投降狀,想讓女孩停止她的叨唸。但無奈一點用也沒有,多妮妲還是繼續著她的抱怨:
  「所以我說嘛,你根本就沒有把我的話好好地──」
  男人有些無奈,他打算找些別的事情分散注意力好打發掉這段時間。他將視線環繞這個不大但舒適的地方,最後將目光放在餐桌上那個熟悉的紫色信封上。
  「欸、等等,妳怎麼自己拆了。」
  那不是那個女孩託給他的東西嗎?怎麼會在那裡?
  男人的插話讓女孩頓時忘了她要說什麼,她看看對方再看看桌上的信,知道沒辦法假裝這一切沒發生後臉開始慢慢紅了起來、露出被抓包的心虛表情回道:「我、我不知道這是要給誰的所以我就……它就放在我家門口,我想或許是……」
  結結巴巴地解釋了一陣之後,女孩突然一個激靈:
  「等等,那『你』怎麼會……這是你帶來的?」
  「對啊,有件事要麻煩妳。」男人湊上前去看著放在桌上的信跟女孩的筆記,「我在那個傢伙那邊遇到了個女孩子,她好像在找某人的樣子,據說是住在羅占布爾克。」
  「這個地方那麼大,我又不是所有人都認識,找我做什麼?」
  「別這麼說嘛,那時候也是妳幫忙我的啊。所以我想,像多妮妲這麼厲害又優秀的人,這種事情對妳來說一定很簡單的。」
  「你以為恭維我就有用嗎?」
  多妮妲不置可否地哼哼兩聲。
  雖然女孩這麼說,但男人依據過去跟對方相處的經驗看來,她現在心情非常好。
  ──好到忘了他不請自來的事。
  「我可不是在恭維、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啊。說出事實跟拍馬屁完全是兩回事喔。」
  女孩雙手環胸看著他,一臉既開心又壓抑的樣子。她有些不耐煩地揮手道:
  「好吧、就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再決定我要不要幫忙。」
  「這忙妳不能不幫啊,妳連信都拆了。」
  「吵死了,再多說一句無關的我馬上就把這信跟你都轟出去。」
  顯然脾氣不是很好的金髮女孩這麼說著。

  雖然花了一點時間,但多妮妲還是從不大正經的男人那裡得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也就是說,寫這封信的小妹妹想要連絡上以前收留她的人?」
  「簡單來說是這樣沒錯。」
  男人喝了口咖啡,續道:「那位小妹妹好像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屬於那個地方吧?然後似乎是沒有告知對方一聲就離開了的樣子。但後來想想自己還是很懷念、很感謝那位照顧者,所以就託我跑這一趟把信送給對方。」
  「想念的話為什麼不回來?」
  多妮妲對此不置可否。在她看來那位女孩的行事做風實在是太鑽牛角尖,跟她個性不合。
  「不方便啊。妳想想看,這趟旅程說短不短也要三天。這三天要讓一個女孩子跟著大叔我一起旅行,我要怎麼照顧她?還有就是住宿那方面的問題,我自己一個人過慣了,又皮厚肉粗的、什麼地方都可以安身,這樣粗枝大葉的我帶上一個小妹妹怎麼好啊?」
  「我不是說這個。」多妮妲舉起一跟手指,數落似地說道:「我的意思是,她可以自己回來啊,又不是你一定要帶著她。既然她離開之後都可以到那麼遠的地方了,回來有什麼難的?」
  「唉、多妮妲,多妮妲。」男人無奈地大笑,即使受到女孩的瞪視攻擊也沒有緩解下來,只是笑到快喘不過氣了才回道:「不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獨立啊。」
  「這又叫什麼獨立了……」
  多妮妲不懂,明明是那麼簡單的事,為什麼要搞得那麼複雜。
  「或許哪天她想通了會親自回來的吧?這點我們就不用幫她操心了。只是這個忙妳要幫嗎?」
  意外地,男人並沒有忘記一開始的目的。
  男人突然認真嚴肅的口吻讓女孩一噎,腦中開始猶豫起自己要不要接下這吃力不討好的事。
  要幫嗎?不幫嗎?
  多妮妲覺得不是那麼單純的二選一的問題。她在思考著要如何幫忙的同時也在想這樣的做法真的是一勞永逸的作法嗎?如果說幫那個女孩這個忙,將信真的成功送到她婆婆那裡了,好,那然後呢?如果那位婆婆不原諒她呢?如果她當著自己的面撕了那封信呢?還有更糟糕的狀況,就是根本找不到那位收信人,那要怎麼辦?
  這些事情透過已經是第三人的男人轉述給她,實在是有太多不能了解的狀況了。
  (可是、)
  她看著那封已經被她拆開的信。
  (可是,她在信裡寫的心情是那麼地真切。)
  多妮妲不是不懂為什麼那個男人會接下這個明顯划不來的請託,但是,她自己呢?
  她想要為這個女孩出一份力嗎?
  (如果是他的話……)
  女孩忍不住想起那個她也有的、與那個女孩的婆婆類似的對象。
  (如果是自己的話,會想要跟他說聲謝謝,也會想要好好地修復關係吧?)
  多妮妲閉上眼睛,她已經知道了自己心裡的答案。
  「……就照你說的,我都拆了她的信了。」
  「啊啊、多妮妲果然是好孩子啊。」
  「閉嘴,不要調侃我!」

  下定決心之後做起事情來就快了。
  她跟那個男人在地圖上先把羅占布爾克知名的糕餅店都先圈起來,再依照多妮妲所列出的條件一一篩選,確定了地方之後兩人再分頭去那些可能地點親自探勘。
  過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繁瑣,已經不知道幾天沒睡好的兩人多少脾氣都有些出來。
  「就說那個地方我去過了嘛,沒有就是沒有。」
  「但是它旁邊還有些其他的小店啊?說不定伊芙琳記錯了,根本就不是什麼有名的糕餅店。」
  「那這樣的話要找到什麼時候啊?就照著一開始的計畫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節外生枝?」
  「若是錯過的話,那才是──」
  諸如此類的紛爭或多或少影響到了他們之間的氣氛。直到某天多妮妲忍無可忍。
  「好了、你就給我負責去搜集線索,我負責去實地探查,這樣可以嗎?」
  「那正好,符合我的打算。」
  男人亦不耐煩地回道,戴上帽子與穿上大衣後就轉身離開。
  「……」
  看著對方的背影,多妮妲頓時有些無力。
  她滑坐到椅子上,上身緩緩地傾斜,直至整個人都趴到桌上。
  那封紫色的信就躺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她伸出手將信勾了過來,看著上面的字跡開始深思。
  (如果會想念的話,為什麼一開始要離開呢?)
  (如會要離開的話,不就應該告訴自己不要想念嗎?)
  「根本無解嘛,這樣的心情……」
  這件事情惹得多妮妲不斷想起。
  想起當初她年幼的時候照顧她的那位「父親」。那時候的日子是多麼地快樂與無憂無慮,她與雪莉──那個時候她是真的把她當妹妹,而不是一個會與她競爭存在權力的競爭者。到底是什麼時候變了質呢?她開始擔心自己會被雪莉所取代,她開始擔心她對於父親再也沒有用處,她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哪天會被捨棄掉。
  為什麼要擔心呢?為什麼會擔心呢?
  即便她的父親不只一次告訴她她是獨一無二的、無法取代的存在,她還是無法壓抑內心的那個恐懼,那個簡直要擄走她、將她埋葬在黑暗之中的恐懼。
  (我與那個女孩一樣嗎?)
  她也跟自己一樣擔心會被其他的存在替代掉嗎?或是擔心自己再也派不上用場嗎?
  (一定是也遭遇了什麼「失敗」吧?)
  雖然她一直說著那個女孩沒用,但她同時也是在罵著自己。
  為什麼要逃避?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不去正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就因為沒辦法啊……」
  要怎麼跟那位說出自己的心情?
  要怎麼跟那位說,其實自己一直很害怕?
  多妮妲閉上眼睛,回想著她們小時候的事。就如同那女孩在信裡說的一樣,很多事情越想要忘掉反而是越容易想起。比如說那個時候,她吵著要跟雪莉有一樣的衣服,或者是另一個時候,她得到了父親的誇讚因而欣喜若狂。
  許多種複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她開始想著她到底有沒有勇氣能跟那個女孩一樣,敢嘗試與自己最敬愛也最畏懼的對象聯絡?將由她斬斷的、她與對方之間的連結經過她的手再次接起來?
  「說到底我才是膽小鬼。」
  多妮妲睜開眼睛,無意識在攤開的地圖上尋找起自己的舊家。
  「那時候住在這裡。」她伸出手戳著她舊家的位置,然後手指隨著道路移動,邊碎碎唸著:「有空的話他會帶著我們一起去圖書館看書,看很多很多的繪本,還會唸給我們聽;接著再帶我們去公園玩,將我們放在滑梯上,或是讓我們去盪鞦韆……然後我跟雪莉會為了要坐同一個鞦韆而大吵起來,即使旁邊有另外一個空著的,這時候會被他訓斥……但不論怎麼樣,他還是會公平地牽著我們的手,帶我們去喝下午茶……」
  (等等。)
  多妮妲看著她的手指停下來的地方,瞪大了眼睛。
  她覺得她知道那個女孩所說的、「羅占布爾克最好的提拉米蘇」是在哪裡了。

  多妮妲急急忙忙地在街上奔跑著。
  那個地方離她所住的地方不遠,只是在附近而已,用走的大約三十分鐘,用跑的大約十到十五分鐘就會到了。
  多妮妲一刻都不能等。她衝到了那間店,也不顧那間店掛著的是休息中或是營業中的牌子,就這樣衝了進去。
  店內的鈴鐺聲響起,店主人聽到聲音之後便緩緩地從店的後頭走出來,臉上帶著多妮妲熟悉的慈祥微笑。
  「妳好,小妹妹,妳需要什麼嗎?」
  「妳……妳認識伊芙琳嗎?」
  多妮妲的手中緊緊握著那封紫色的信。


  回去的路程多妮妲的腳步很輕鬆。
  她覺得她現在很滿足,非常非常滿足。
  不只是達成了那位女孩所交辦的使命,更多的還有,她看見了那位長者對於所發生一切的包容。是的,她怎麼忘了呢?她無須害怕的,明明以前不管做了多大的錯事,他都會包容的不是嗎?
  多妮妲踢著路邊的石子,一邊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她決定了,明天就去吧。明天一早她就要回家去,向他說一聲:

  「早安。」

评论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