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下午茶之約(伊芙琳)


  「妳確定要去?」

  「嗯。」伊芙琳點頭,堅定地看著對方。
  「那我也沒有什麼好阻止的。」一開始說話的男人帶著理解的笑,將手上的東西遞給她,「只好順便麻煩伊芙琳小姐幫我一個忙,幫我送個信給她。」
  「欸?可是……?」
  「如果她不願意接受的話,就隨便伊芙琳小姐處理了。」
  「咦?……不會發生那種事的,我會試著讓她接受,畢竟這也是店長的心意啊。」
  「謝謝妳,伊芙琳小姐。」

下午茶之約

  「呼─哈──」
  捏著手上的地址,左右張望著門牌號碼的同時,伊芙琳也告訴自己不要緊張。
  (沒事的、沒事的。)
  (不過是要找到她、告訴她婆婆的心意,還有就是我自己的想法……跟店長的信。)
  女孩在心裡計算著等下見到人的時候要記得傳達的事,然後再看了一次手上的地址。
  雖然這樣說好像很沒用,但是伊芙琳覺得自己緊張地快吐出來了。明明當初在決定這件事的時候是充滿著信心的啊,怎麼不過是隨著目標越來越近就越來越慌呢?
  婆婆的心意跟自己的心意,都一定要傳達到才行……
  她有些心情複雜地看著方才店長交給她的那籃禮物。有著玫瑰、蛋糕跟酒,那些,看起來似乎是適合舉辦小型茶會的幾項必需品都被店長放進了籃子裡,伊芙琳有些分不清對方是要麻煩她帶訊息給她,或是單純希望她們兩位女孩相見之後可以開著茶會。
  (到底那個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呢?)
  伊芙琳不免有些好奇,被婆婆跟店長都三緘其口的、有關於婆婆的女兒當初會離開的「真相」,一直都沒辦法從知曉事情的那兩人口中套出來。
  在過去的日子裡,婆婆提起時只有思念;然而在現在的日子裡,聽店長談起卻是詼諧。
  她真不懂,難道說那位女兒當初離開的原因真的如此複雜到說不出口嗎?
  伊芙琳甩甩頭,決定將這件事納入待會兒詢問對方的重要事項之一。

  分心想著別的事情有助於女孩緩解緊張。
  就算知道對方不是什麼吃人的怪物,但女孩卻還是忍不住覺得自己像是準備入虎口的羊一般,雙腿不停地顫抖著。
  (只是送個信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都已經不知道對自己說了幾次這句話,伊芙琳都快要覺得這句話本身沒什麼說服力了。
  那位婆婆的女兒……聽說和自己很像?這樣的話是指個性上相似嗎?
  (希望不會是太難相處的人……)
  女孩對於自己的交際手腕非常沒信心,雖然在店長的店裡工作多少培養了一些與客人應對進退的能力,但她覺得這跟要去找一個陌生人搭話完全是兩回事。
  (就算曾經聽過了很多有關她的事,但只要沒說過話的話感覺上也還是陌生人吧。)
  (這樣她會相信我嗎?就算我自稱認識婆婆……)
  伊芙琳看著手上的地址與門牌上的號碼越來越近,她亦更加地不知所措。
  (怎麼辦,我是不是該先跟店長說好,讓他也寫封信證明我與婆婆是互相認識的?)
  (不然我要怎麼讓她相信?)
  看著與地址完全相同的門牌就在眼前,伊芙琳卻想要轉身就走。
  女孩捧著自己的胸口,覺得心臟跳得好像要蹦出來似的。
  (要在這裡轉身嗎?要就在這裡放棄嗎?)
  「不行、不可以。」
  女孩琥珀色的眼睛透露出堅決,她將空著的那隻手抓住自己另一隻的手臂,再次告訴自己要勇敢。就算只是自私地想要為了「自己也離開了婆婆」這件事贖罪,但,若是不說的話,對方怎麼會知道呢?
  對方怎麼會知道婆婆一直在等著她回去呢?怎麼會知道婆婆根本不曾怪罪過她呢?
  (還有……)
  她將手伸進口袋,拿出那封店長託付的信。
  「店長的心意……店長也想要跟對方和好嗎?」
  伊芙琳不知道為什麼店長明明知道對方的地址那麼久,卻直到現在才麻煩她送出這封信。
  女孩將信翻到背面,清楚地看到店長的署名與寫在名字旁邊的、距今有兩年以上的日期。
  (店長也是因為自己要跨出這一步,所以才鼓起勇氣的嗎?)
  那更不可以就在這邊停下腳步!
  伊芙琳抬頭,大步且堅決地走向那扇隔絕著她與收信人之間的門。
  然後用力地敲了敲。
  她聽到有人走近的聲音,直到那個聲音停下來時,門也隨之打開。
  「你好……」
  伊芙琳對著有著端麗容顏,且與她長相頗為相似的紫衣女性打招呼。

  同時遠處的大鐘也傳出了代表下午茶時間的鍾響,現在是下午三點鐘。

评论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