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無聲之聲(多妮妲)


  「……」
  「……喂、」
  「……喂,妳給我起來。妳這個沒用的──」
  「不可以對大小姐這麼無禮。」
  「多妮妲小姐請住手,大小姐只是正在休息而已,等等馬上就──」
  「我才不管呢,我現在就要……」

  紛雜的聲音讓她睜開了眼睛。
  無機質的雙眸不解地望著現場這團混亂,她並不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她的視線裡,紅衣金髮紫眼的女孩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激動不已,看起來應該是……憤怒?身為人偶的她不懂這種情緒,而她也覺得自己不需要;現在制止著女孩不讓她衝上來的,是一直以來忠心耿耿的布勞,另一位擋在她前面的是平常也侍奉在左右的梅倫,再來……怎麼沒看到路德?
  她搖搖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這點時間的休息還不足以讓她體力完全恢復,但她想女孩應該是等不及想要再次出征了吧?
  一直以來都是先鋒的多妮妲,在面對他們終於要離開這片聖女所創造的大陸的緊要關頭時,她可以理解對方完全無法等待她完全恢復體力的心情。
  但、等等,「理解」?
  她真的懂為什麼多妮妲會如此迫不及待嗎?她無法保證。
  被稱為大小姐的她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她又怎麼能了解這些獨一無二的戰士呢?
  她不會嘆氣,她跟同是人偶的多妮妲不一樣,她沒有那麼豐富的情感;她只是慢吞吞地從椅子上走下來,先拍了拍梅倫的手臂告訴他自己沒事,再走上前去,直到布勞身邊時,看著多妮妲那紫水晶色的眼睛開口:
  「妳想要出征了嗎?」
  「那當然。」看到對方回應,原本激動不已、甚至需要布勞架住才不會發生暴力事件的多妮妲也跟著冷靜下來,「都已經是『最後』了,大家都很迫不及待。」
  「我不懂這種心情。」
  「哼、妳這種不怎樣的破人偶當然不會懂。」多妮妲不屑地看著從一開始除了領路外就沒什麼用處的人偶,「但無奈的是我還是需要妳的領導才能前進,所以我是特地來叫醒妳的,妳不用懂,只要帶著我上去就是了。復活只差最後一步,說什麼都要比他們先才行。」
  多妮妲有她的盤算,而她不打算解釋給其他人聽。
  「所以說,再隨便挑兩個夥伴我們就上吧。除了瑪爾瑟斯或是導都那些人之外都行、我都沒意見,就算妳要挑雪莉那女人我也接受。總之就是現在,我要『現在』就去聖女那邊看看到底離我們離開還需要鏟除掉什麼敵人。」
  「多妮妲小姐,請妳尊重一點。」
  方才不在這個空間之中的路德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商店的後門走了進來,手上還拿著待修剪的石楠花:「別忘了選擇誰出征是大小姐的權力,不論她選擇誰妳都要接受。」
  「是啊、多妮妲小姐。請妳冷靜一點,急躁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好事;我們越來越接近聖女大人所在的地方了,雖然說不知道聖女大人為何會將我們旅途的終點設置在那裡,但這就是聖女大人所制定的遊戲規則,若是不遵守的話──」
  「我知道你們要威脅我什麼,我可是親眼看過原本已經恢復記憶的戰士被你們洗煉成混沌元素的樣子,簡直死不如生,不是嗎?」
  多妮妲雙手環胸,表情猙獰,「你們也不用再說什麼我們只要遵守聖女的遊戲規則就可以回到現世這種鬼話,現在也根本沒人會再相信了好嗎?更何況──」
  她伸出手來指著在她面前的大小姐:「我敢說她第一個就不信。」
  「多妮妲小姐……」梅倫上前,看起來像是還想跟女孩講道理,但是大小姐制止了他。
  「梅倫,幫我通知古魯瓦爾多跟雪莉,再加上多妮妲,我們準備出發。」
  「是的、大小姐。」梅倫欠身離開,不過在離開之前有些神色複雜地看了對方一眼。
  大廳裡隨著梅倫離去的腳步聲,頓時安靜下來。
  「……那麼,看起來也不關我的事了。」捧著花的路德也逕自離開。
  「大小姐看起來好像有話想要跟多妮妲小姐說的樣子?我去幫忙梅倫通知,就先一步離開了。」布勞跟著欠身,起身時意有所指地看向多妮妲:「請多妮妲小姐不要對大小姐動粗,如同您所說的,大小姐雖然是個人偶,但還是比不上您強悍,若是將大小姐弄壞的話我們都會很困擾的。」
  「吵死了、囉囉嗦嗦的。」女孩只是揮手表示她知道了。而看到對方這麼表示的布勞雖然還是不放心,但也如他先前所說的那般先去幫梅倫召集人馬了。
  前進最後的區域這樣重要的事,若是其他戰士知道自己沒有被大小姐揀選上,或許會興起一陣騷動吧?更糟的狀況就是所有人都想要衝進來找大小姐興師問罪,他得先做好這層防範才行,已經不小心讓多妮妲小姐闖進來就如此難擋,如果其他人也這樣他該怎麼辦才好?
  想著這層問題的布勞偷偷示意弗拉姆多去拿幾顆炸彈,他可不容許這種事發生。

  「妳想跟我說什麼?說妳不是無用的人偶?抱歉啊、但妳沒辦法證明自己的價值。」
  與人偶少女對望許久之後的多妮妲還是先忍不住沉默,「我不會為我的態度道歉的,對我來說,妳也跟聖女那傢伙是一夥的,都是破壞我原本生活、又害我陷入這種困境的壞人。」
  「我不是。」人偶少女只是平靜地開口。
  「什麼不是?妳明明就是聽那個骷髏的意識活動的,難道妳要否認這點?不會太睜眼說瞎話了嗎?妳當我是傻子啊?」
  「我沒有。」
  「那妳說說妳是什麼意思啊?說清楚啊?」多妮妲焦躁不耐地跺著腳,她知道自己要忍耐、對方甚至連她一次的攻擊都承受不住,但是她就是很想、很想、很想──
  扭斷她的脖子或什麼的。
  她真是恨死他們了,當初說什麼幸福、幸福的,害她做了無法挽回的事情。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她想要早他們一步。說不定早他們一步的話自己可以彌補些什麼。
  「妳到底要不要說啊?」
  「……」大小姐無畏於多妮妲張狂的怒氣,只是抬起腳步朝她的方向而來。
  一步、一步又一步,直到她站在女孩面前為止。
  「多妮妲想要復活嗎?」
  「當然想啊妳說什麼廢話。」
  「但是,妳復活之後,我在哪裡呢?」
  「妳在哪裡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直覺地將這句話大喊出口,多妮妲看著比她矮的人偶,卻覺得越說越底氣不足……真的沒有關係嗎?真的完全不在意這個與她相處那麼久的引導者嗎?
  「或許、會留在這裡,繼續帶領著新的靈魂、新的戰士吧……」
  多妮妲也不確定。對她來說,她只一直想過她自己之後要做些什麼而已,她從沒想過若是真的可以回到地面上的話其他人又回如何?
  但那重要嗎?那些戰士本來就是屬於地面上的存在,總會找到他們自己的終歸之所……
  多妮妲看向引導者,原本堅決的心情又開始動搖了起來。
  「或許吧。」對於她的回答,人偶少女並沒有表現出喜悅或是遺憾的樣子,她只是一如往常地端著那張面無表情的精緻面容看著多妮妲,「但是對我來說,就再也沒有像多妮妲一樣的存在了。」
  「喂、妳,這時候說什麼啊──」
  「就算知道我只是你們的引導者,卻還是有點……空?」人偶少女歪著頭,像是不知道要怎麼形容自己的情緒一樣,「我不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但就是覺得好像少了什麼一樣。」
  「……妳是說寂寞吧?」
  「這樣的心情是寂寞嗎?」
  「妳還真的什麼都不懂欸。」多妮妲偏過頭,不想讓對方看到她的表情,然後續道:「反正就是,如果我離開的話妳會想我對吧?」
  「不知道。」
  「喂。」多妮妲聽到這個回答覺得自己火氣又上來,難不成是她自作多情?
  「在事情發生之前,我不知道。我應該知道嗎?」
  「什麼該不該知道的,問問妳的感覺啊!妳難道沒有『心』嗎?」
  「我沒有……」人偶少女低著頭,她不懂「感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是指心情嗎?還是觸感、體溫那些?
  或者是她現在想要跟多妮妲說話這點?這是她的心嗎?
  「真是受不了妳。」多妮妲雙手環胸,有些無奈地說:「妳有的、只是妳不知道而已啦。」
  「人偶會有嗎?」
  「我不就有了嗎?妳當然也會有。」
  「……」人偶少女不說話了。她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召集另外兩位戰士比意料外地還要花時間。
  布勞與梅倫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其他沒有被選上的戰士擋在外面。

  「那我們就出發吧。」多妮妲看著引導者特地為她挑的、她最熟悉的戰鬥夥伴,趾高氣揚地邁步向前。
  其實多妮妲早就知道的,就算她不來特地要求,他們的大小姐仍然會選擇她做為最後出征的超級女主角。
  ──因為她一直是被對方寵著的。
  「喂、妳該讓她帶路。」
  「什麼啊、最後一個同伴居然又是妳。」
  另外兩個人各自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但多妮妲心情很好地通通無視。只是放慢了腳步讓人偶少女跟上來。
  「謝謝妳。」
  在人偶少女經過的同時多妮妲彷彿聽到了對方這麼說。
  「妳──」
  「謝謝、一直以來。」人偶少女轉過身看著她。

  看著對方,多妮妲不知怎地,認定那是世界上她所看過最美麗的微笑。

评论
热度 ( 2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