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Believe It or Not(伊芙琳)


When most I wink, then do mine eyes best see,
For all the day they view things unrespect;
But when I sleep, in dreams they look on thee,
And darkly bright, are bright in dark directed.

 -by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伊芙琳睜開眼睛。
  然後鬆了口氣。

  在夢中見到的事物並沒有隨著睜開眼睛而出現在眼前,這點真是太好了,她這麼想著。不知道是因為睡前聽了護士們的討論,又或是剛好被最近拿到的童話繪本影響?伊芙琳總覺得自己越來越容易見到那個污點──慢慢擴大地、宛如水漬一般的黑影。那個東西雖然只是透過她的眼睛無聲地存在在那裡,但在看著它的時候,伊芙琳卻覺得自己似乎可以聽到由那個黑影傳來的「咻咻」聲,一直一直,同時還伴隨著腳踝上隱隱的搔癢感,就像是還被纏著一樣。
  針對「惡夢」這個現象,康拉德醫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
  在一次平常的診療中伊芙琳又提起了這件困擾她的事,但只換來對方用極其平穩的口氣跟她說那個東西不存在,卻無法解釋為什麼她就是看得到;即便看起來,醫生是相信她說的話的,相較於蜜雪兒護士要她不要胡思亂想……這點讓伊芙琳好受許多,雖然近來惡夢已經讓她連睡覺也不敢,每每都是硬逼著自己撐著到忍無可忍的時候才敢小心翼翼地閤上眼睛,但她覺得跟「只有自己看得到的東西」比起來,不被信任還比較慘。
  「我是乖孩子。醫生也說過我很乖……」
  睡前的伊芙琳總是要對著自己說好多次好多次這句話,這是她的護身咒語,她自己想到的能夠驅散惡靈的方式。
  ──卻還是每次都被夢中逐漸逼近的黑影驚醒。
  伊芙琳有些生氣地看著牆上的那個污漬,越看越覺得厭惡。
  (既然沒人能看得見的話,那就自己清掉吧?)
  她這樣想著,邊不情願地翻身下床。伊芙琳忍著要接近那個污漬時心理所產生的排斥感,邊拖著自己的腳步向前、向前,直到伸出手就能碰上那個黑點的程度。她停下腳步,並將她的手伸出去──
  噢、她忘了跟康拉德醫生說,有關那個閃爍著的東西的事。雖然不過是在夢裡……夢裡的事情該歸夢裡,張開眼睛時看到的事就應該歸為現實。即便伊芙琳清楚這樣的分野,但她卻覺得自己越來越抓不到兩件事情中間的那條界線。
  到底什麼是現實呢?什麼是夢呢?
  那個黑影到底存不存在呢?
  如果說黑影不存在的話。她想起那個時候偷偷聽到的、關於別的設施發生的事情,還有有關於在夢裡見到的那個……「那個」!
  伸出去的手在想到的瞬間收回,伊芙琳抱住自己的雙臂想要克制住自己的顫抖。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誰來救救我、誰、誰來……)
  她猛然抬頭看向那個污漬,那個原先只是個小點的東西在她眼前逐漸擴大,像是要把她吞噬一樣地張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不要過來!)
  伊芙琳想要後退,但是腳不聽使喚、無力站起,於是她撐著身子胡亂地向後並踢著腳想要遠離那東西遠一點,卻只能看著那個黑影從牆上延展開來,像是水蔓延一般,一滴一滴的黑色從牆上落下來在地上聚成了窪,然後逐漸溢滿至她的腳邊。
  退無可退的同時,她感受到世界再次黑暗。

  迷朦之中,伊芙琳聽到了談話的聲音。
  「她怎麼了?」
  「不清楚,是因為之前胡言亂語說的、見到的那個嗎?」
  「生命跡象還算穩定,但感覺起來是心理因素的問題。最近除了那個現象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嗎?」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見到家人?」
  「也有可能。但不能確定是這樣的原因,還有可能是……」
  醫生和護士的對話無法清楚地傳進伊芙琳小小的腦袋裡。但她並不是聽不到,而是下意識地不想去聽。伊芙琳不想去聽那些對於她的病症的討論,不想聽她一些無心的小舉動被那些大人無端地放大,不想去聽他們討論著一些事情不過是她的幻想。
  存在的、那些東西真的存在。畢竟她親眼見到了不是嗎?憑什麼大人見到的東西是真的,而她所見到的東西就不可信呢?
  那些護士明明也說了存在著「惡靈」不是嗎?是真的存在的,自己並沒有騙人,也不是為了吸引注意力的胡言亂語。
  伊芙琳將自己蜷縮起來,以一個在母體裡面時的胎兒姿勢將自己轉為防禦的狀態──她想要隔絕自己以不受到外在的環境所干擾、欺侮,也想要隔絕自己於那個黑影之外。
  (我現在很安全、很安全。我是乖孩子,我是乖孩子……)
  破碎的聲音小小聲地唸著,伊芙琳把這些話語當成是咒語一般地架起防護的結界。
  「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現在也只能這樣說服自己了嗎?)

  等到那些大人們都離開了之後,伊芙琳翻身坐了起來。
  醫院的天花板跟牆壁還是那麼地白、白到沒有血色,白到沒有人性。
  她相信著自己總有一天能夠出院,她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才讓自己堅持到今天。
  從小開始接受各種藥物治療的她,要說已經完全接受了這件事、這樣的人生?她還是完全辦不到,每當她看向窗外,每當她看向那些嬉戲奔跑的那些與她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時,她總是忍不住希望自己是他們的一員,希望能有一次、至少有一次,是她能夠在草地上追逐自己的影子,而不是被困在白的監牢之中。她渴望出去,做些跟那些孩子們一樣的事,並且或許,跟他們成為朋友……雖然她現在並不是沒有朋友。
  伊芙琳長年住院,但她並不是那種重病到下不了床的程度。事實上她可以走出她的病房(如果蜜雪兒小姐不反對的話)去認識其他人,然後跟某些特別聊得上的人成為朋友。
  朋友應該是什麼樣子?伊芙琳心中對此其實沒有特定的想法。她認為所有會跟她說話的人都是朋友吧?因為朋友應該是能夠聊得上話的存在,至少,然後存在著相信!朋友應該會相信她的話……然後朋友應該是能讓她的住院生活不至於那麼地苦悶的人們,因為她可以跟那些人可以讓她分享她的一些想法、秘密,那些。
  (但是……)
  伊芙琳將額頭靠在窗戶上向外看著,如往常一般。
  (但是,有關於「惡靈」的事,可以找誰討論呢?)
  雖然康拉德醫生一直都對她頗有耐心,也在每次討論到惡夢的時候會詳細地問她細節,但伊芙琳心裡也不免會擔心醫生只是安撫她,並不相信她所說的。
  「一個醫生的職責。」
  她模仿著康拉德的口氣說出這句話,然後被自己惹得嘆了口氣。
  (還有誰可以……啊。)
  伊芙琳想到了一個人,那是她最近剛交上的「朋友」。

  「蜜雪兒,我想要去找沃蘭德,可以嗎?」
  等到蜜雪兒到她的病房來進行例行查房時,伊芙琳向對方提出了要求。
  「可以嗎?可以嗎?」
  面對伊芙琳偶爾會有的任性,蜜雪兒像是拿她沒辦法般地無奈笑著,隨後又馬上變了表情,裝出嚴肅的樣子說道:
  「我先量量看妳有沒有發燒。」
  看到對方並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伊芙琳對此只是靜靜地等待。
  「看起來沒問題……好吧,不過吃晚餐前要回來,並且只能待在對方的病房裡面不能亂跑。我送你過去。」
  「謝謝妳,蜜雪兒。」

  沃蘭德是最近新入住他們這一層樓的病人。雖然說是病人,但本身並不是生了什麼很嚴重的病(就伊芙琳來看以一個病人來說沃蘭德是健康得過份),可能是基於權貴家族擔心的什麼才送到醫院來住院吧?因為沃蘭德自己也說他以前若是生病的話都是請家庭醫生,也不曉得這次為什麼要把他送到醫院。
  總是如此,孩子們總是無法知道大人們的打算,只能相信是為了他們好。
  伊芙琳猜想這點沃蘭德跟她應該是一樣的吧?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生病,也無奈自己的父母親不能照顧自己,所以只好將他們送到醫院給專門的人照顧……只要想到這點,她便忍不住想以姊姊的身份好好地照顧對於住院沒什麼經驗的沃蘭德,畢竟在這點上她可是經驗豐富,知道要怎麼樣在寂寞跟相信之間做取捨、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夠對於長得似乎永遠不會到來的出院日繼續抱有期望(即便她知道沃蘭德是不會待得比較久的),她覺得她可以在對方住院的這些日子好好地與陪伴對方,直到可以祝福他出院的那一天。
  女孩幾乎已經放棄了,但只要看著與自己相處過的朋友出院,她便覺得還有希望。
  蜜雪兒當然也將女孩的這點心思看在眼裡。因此,她對於伊芙琳三不五時就要找沃蘭德聊天這件事其實也算是樂見其成,畢竟以伊芙琳的生活來說,若是能透過某些人吸收到有關外面世界的事那就再好不過了,不然從女孩還小的時候就入住病院到現在,她每每看到伊芙琳看著窗外的那個樣子,又何嘗不覺得隱隱有些難過。
  伊芙琳的身體太過虛弱,虛弱得沒有原因;而這點同樣也影響到了她的心靈。
  即便女孩總是表現得無所謂,但她知道女孩其實已經快撐不下去了……或許也是因此伊芙琳才會出現幻覺?
  蜜雪兒搖搖頭不再多想,關於病症這種事她該交給醫生去思考,她不該多加揣測。
  懷著想讓女孩開心的想法,蜜雪兒將伊芙琳的輪椅推進的沃蘭德病房,卻意外看到一個不曾見過的男人也立於病房之中。臉上不明的刺青加上對方的穿著與散發出來的氣勢,儼然就是黑道組織的派頭。
  當下連蜜雪兒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但還好在那個男人看到他們的時候只有嘖了一聲便轉身就走沒有做些多餘的什麼。
  「伊芙琳……」
  還是沃蘭德先跟伊芙琳打招呼,這一聲除了呼喚女孩之外也將他們將剛剛的恐懼中給喚回神。
  「沃蘭德沒事嗎?剛剛那個人是?需不需要我……」自覺身為這個空間目前最為年長的大人,蜜雪兒詢問沃蘭德需不需要做些什麼防範措施。
  雖然不過是間醫院,但是他們也設有精神科部門。為了能夠在緊急的時候能夠處理需要高度警戒的精神病人,醫院裡也有些具有不錯身手的保全。如果沃蘭德說需要的話,蜜雪兒覺得她應該可以去商討請幾個人來看著對方的病房,畢竟沃蘭德的家族對他們醫院來說也是需要特別禮遇的重要投資人。
  「沒事。只是死對頭而已。」
  蜜雪兒的話還沒問完,男孩便以老成且不容置喙的口氣打斷護士未盡的話語,「不好意思造成困擾了,但這方面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他不會對這間醫院造成什麼危害的,若是真的有,那我們家族也會負責起承擔所有責任。」
  雖然還有些許的懷疑,但礙於沃蘭德本身的身份與其家族的影響力,蜜雪兒就算有再多疑問也只好暫時先嚥下去。她再次確認沃蘭德不需要幫忙,便在看了看時間後,跟女孩囑咐之前約定好的事,就轉身帶上病房房門離開。
  「沃蘭德……」
  等到關門聲響起,女孩才用有些膽怯的聲音呼喚男孩的名字。伊芙琳有些手足無措,剛剛那個男人散發出來的氣息真的讓她感到害怕,她不知道為什麼沃蘭德會惹上那樣的大人。
  「沒事了,伊芙琳,我在這裡。」
  男孩伸手握住女孩的手,像是要轉移話題一般地開始侃侃而談他住院這幾天做了什麼檢查、醫生護士怎麼樣等等的一些瑣事,以分散伊芙琳的注意力跟恐懼。
  「啊。」
  想到了自己有女孩或許會喜歡的東西,沃蘭德跳下床,跑到一旁堆放著的探望禮物那邊翻找起來,「這是家裡送來的點心,伊芙琳也吃一點。」
  即便行事作風都宛若大人,面對這些甜膩的點心時男孩還是不免露出了孩子般的表情,有些炫耀、催促地說道:「很好吃喔,我最喜歡吃這個了,妳吃吃看嘛。」
  「噢……謝謝。」
  看著男孩推向她的甜點,伊芙琳小小地笑了,有些怯生生地從盤子裡拿起一個有著草莓妝點的蛋糕來嚐嚐味道。
  「伊芙琳覺得怎麼樣?好吃嗎?」
  還不待女孩嚥下去,男孩就急急發問,也不管對方是不是真的品嚐出了些什麼。
  「嗯、好吃。」
  女孩大力點頭。吃慣了醫院食物的她很少會接觸到來自外面的食物,頂多在父母來探望她時才會偶爾帶上一些。但光父母來探望的次數都不多了,更何況是等到他們會帶那些外界的吃食來告訴她外面世界還有怎麼樣好吃的東西??
  女孩清楚地知道父母之所以不能常來看她,是因為光是為了要讓她能夠繼續住在醫院裡就已經花費掉了他們家所有的財產,面對看似永無止盡的治療以及根本就不見好轉的病,愛著伊芙琳的父母就算想多花點時間陪伴他們的孩子,在現實上還是只能沒日沒夜地辛勤工作著。
  伊芙琳知道。伊芙琳知道。
  她也是這樣說服自己知道,說服自己不要去對現況埋怨什麼,畢竟能夠還活著就已經是恩賜,不應該再想些什麼悲觀的事……
  她知道,但還是忍不住想落淚。
  「伊芙琳怎麼哭了?不好吃嗎?」擁有一切的男孩不能懂得女孩的情緒(雖然吃著蛋糕卻落淚這一點也不是可以容易猜出原因就是),有些驚慌地想要安慰女孩,「不要哭喔,不要哭,沒事,我在這裡啊。我陪妳。」
  面對男孩的體貼,伊芙琳只是搖搖頭,低聲啜泣著。
  慌亂中的沃蘭德看到女孩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只好默默地坐在旁邊,等待著伊芙琳的情緒過去。
  「其實我很羨慕你……」女孩直視坐在病床上的男孩,「會羨慕你有家裡送來的東西,這麼好吃的蛋糕……而我,沒辦法……也不能……」
  一句話說得破碎,年紀尚輕的伊芙琳無法清楚地表達她所想的一切。
  「……如果妳喜歡的話,可以來我這裡吃?」
  沃蘭德說得很小心,生怕又觸發到女孩的什麼,「雖然這些東西是給我的,但我願意跟妳分享。」
  「我希望妳開心,伊芙琳。」

  時間在兩人皆無語的時候流逝,伊芙琳抹抹眼角,佯裝無事地開口:
  「沃蘭德,有關那個夢……我還是一直夢見。」
  「妳是說被追的那個夢嗎?」
  「嗯。」伊芙琳點點頭,然後想到了什麼地補充:「還有那個黑影,我還是看得見它。」
  對於女孩所說的這些事,沃蘭德是第一個在聽完她說的話之後並沒有表現出任何質疑的人,所以對伊芙琳來說沃蘭德是她可以談論這件事的唯一出口。
  她並不是對於康拉德醫師或是蜜雪兒護士不信任……只是她受夠了每次在向他們求救的時候他們反而表現出來她有問題的那個態度。
  (至少沃蘭德相信。)
  伊芙琳對於這點著實感激。
  「唔……」在聽了女孩的話之後,男孩撐頰思考:「我沒有親眼看到,實在很難說那是什麼……伊芙琳妳現在有看到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讓女孩嚇了一跳,她皺起眉,有些猶豫、不情願、緊張兮兮地左右張望,然後才鬆了一口氣般地回答:「沒有、我沒看見。」
  「……這樣實在很難說到底是不是『那個東西』。」
  為了避免讓女孩進行過度的聯想(他們也猜測這是女孩會夢到的原因),他們將護士們口中的「惡靈」改稱為「那個東西」以避諱些什麼;雖然孩子們也知道這是安慰意味大於實質意味,但他們覺得或許惡靈是用「召喚」才會出現的,畢竟在伊芙琳聽到護士們談論惡靈之前並沒有看到不是嗎?
  「可是這樣,難道沒有方法可以消滅它嗎?」
  「如果是那個東西的話……或許需要信仰的力量之類的吧。」沃蘭德很不肯定地說道:「會有那個東西出現,不就是因為有相對的存在嗎?有正有負……所以,應該是神?只是不知道什麼是那個東西的對應就是了。」
  「神是什麼?」
  第一次聽到的詞彙,伊芙琳的反問反倒讓沃蘭德非常驚訝。
  「妳不知道神嗎?」看著女孩搖搖頭,沃蘭德接著問道:「那『信仰』?『宗教』?」
  伊芙琳一昧地搖頭。面對女孩全部的否認,沃蘭德不放棄:「妳總……相信些什麼?」
  「相信……」聽著男孩的話,伊芙琳將視線放在窗戶的外面,看著外面翠綠的樹葉。
  (我相信什麼?相信總有一天可以出院?)
  (相信我的病會有好轉的一天?相信父母並不是因為嫌我麻煩才把我寄在醫院裡?)
  (相信那個惡靈的存在不是因為我是壞孩子?)
  她看著外面春天所帶來的生機,對比她現在坐在毫無顏色的病房。她忍住想再次落淚的衝動,一邊喃喃自語道:「我什麼也不相信……」
  不相信她能夠出院,不相信她的病會好轉。
  不相信醫院這裡不會是她的終末。

  「那沃蘭德,你相信什麼?」
  將問題轉回去,她有些想聽對方的答案。伊芙琳睜大了她那琥珀色的眼睛看著他。
  「我相信正義。」
  對於女孩的問題,沃蘭德毫不猶豫地回答、就像是準備了很久一樣:「我相信正義會懲罰惡人,然後好人會因此得以保全。」
  「……」伊芙琳偏頭看著他,像是在消化什麼。
  「現在羅占布爾克不是被稱為『魔都』嗎?」像是想要讓伊芙琳儘快了解他所說的話似的,沃蘭德比手畫腳地解釋起來:「而會被稱為魔都的原因,就是因為在現在的這個城鎮中充滿了太多罪惡。那些邪惡的人仗著自己的能力就盡其所能地欺負好人,讓好人蒙受他們追求利益後的代價。我絕不容許這種事情,我認為正義應該被行使於這塊土地上,讓人們為了他們所做的或他們沒做的事情有真正公正的回報或是處罰。」
  「這就是我所相信的。我相信正義,而我的所做所為絕對不會背離正義。」
  男孩說得信誓旦旦,「所以對我來說,『正義』就是我的信仰。」
  「……嗯。」
  女孩思考著,只發出了一個單音便繼續維持著沉默。
  「當然也有些人說會有所謂的『審判日』(末日)來對那些惡人進行神罰,但我不會讓正義直到那個時候才被伸張。正義會在更早之前就讓那些壞人得到他們應得的教訓。」
  「這就是那個男人為什麼來找你嗎?」
  伊芙琳的一句話讓沃蘭德一凜。
  「不是嗎?」沒察覺到的女孩繼續說下去:「他看起來就是壞人的樣子,感覺上好像做了些什麼不好的事情……是你處罰了他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
  正當沃蘭德要辯解些什麼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
  「好囉,伊芙琳,該回去了。我們一開始說好的。」
  蜜雪兒站在房門外頭,語氣輕快地提醒聊得渾然忘了時間的兩人。

  輪椅滾過走廊的聲音振動著伊芙琳的耳膜。
  (跟沃蘭德一比,自己如此悲慘。)
  能夠有所相信的事情,並且能夠那麼自信地去實踐所相信的那些……伊芙琳覺得自己如此悲慘,連一點相信的事情也沒有。
  曾經說服自己相信的,曾經告訴自己要相信的事物,在真正擁有「信仰」的人一比顯得根本微不足道。那個當下她本來想說她相信的、她至少相信自己可以出院,相信她的父母愛她,相信她能夠在日後過普通人的生活。
  但那些話,那些事情,她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要相信自己可以出院?早在多久以前就被好轉與惡化之間的來回給磨到再也不覺得自己真的會有康復的一天。
  相信自己的父母愛她?那為什麼連過來看她都不肯?她寧可在她的家裡死去,也不要在這邊無聲無息的消失,再由醫院去通報她殞命的消息。
  相信她能夠在日後過著普通人的生活?那根本就是癡心妄想。
  伊芙琳坐在輪椅上,看著離她的病房房門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離那個抹不去的黑影也越來越近。

  回到房間的伊芙琳在蜜雪兒的協助之下躺回到自己的床上。
  蜜雪兒幫她蓋好被子,確認她一切妥當、準備回去自己的崗位的時候,女孩伸出手拉住她的袖子。
  「怎麼了嗎?」
  「蜜雪兒相信些什麼嗎?」
  突然被問了這個問題,蜜雪兒有些呆愣。但她很快地反應過來,揚起一抹鼓勵般的笑回答:「我相信,伊芙琳的病很快就會好起來,很快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樣到草地上跑跳,然後可以上學,過自己的生活,認識很多新朋友。」
  蜜雪兒將雙手交疊在自己的心口上,笑看著女孩:「伊芙琳不相信嗎?妳會好起來的。」

  「嗯,我(不)相信。」

评论
热度 ( 1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