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Reverse(馬里)


  那火會燒盡一切、所有一切。

  他隱隱還記得那位青年第一次引出火燄時的背影。
  那樣是孤獨嗎?或是對於一切的覺悟呢?

  沒有人知道。

Reverse 倒錯時空

  「前方預備,巨人打算拉開距離!」
  「知道了、」「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就拜託你們了。」
  「巨人的右翼就交給阿貝爾跟艾依查庫。」「等等、他們兩個……」「沒時間爭論那個,身為一個軍人他們知道分寸。」
  「注意!巨人開始向左方移動。」「很好,攻擊奏效,照著原訂的計畫繼續攻擊。」

  不知為何會在星幽界出現的巨大黑色怪物。
  與其他怪物不同,這怪物的攻擊能力與活動能力皆頗為驚人,像是永遠打不死似地,不論受到他們的幾次攻擊都絲毫沒有退縮或是虛弱的跡象,更不用說某些戰士的得意招式完全沒有效果,那些在先前戰鬥中能夠輕鬆收割對方靈魂的能力在面對這傢伙時也毫無用武之地。他們的攻擊就像是將石頭投進大海,除了一點漣漪再也看不到些什麼。
  如果不是確實地擊倒過幾隻的話……他們總不住猜想或許會無法繼續堅持下去?
  面對這個在星幽界時不曾面對過的敵人,那些過去在連隊的經驗倒是意外派上用場。在現世時有參與過對「渦」作戰的那些男人擁有充分的經驗,所以原先屬於聖女之子、那名人偶應該要進行的人員配置工作,在她的授意之下已改由更擅長處理這種怪物的米利安負責進行隊伍編派,不論是前連隊成員與否,都在米利安的指揮之下分成各個遊擊小組,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分工合作。

  「高電磁雷射砲準備好了!」「Wil・846預備完成,讓開!」

  除「戰士」之外,原先在現世時只擔任後勤的工程師們,現在也無法逃避地直接站上最前線。畢竟星幽界出現這樣的事,已經沒辦法以「地上」、「地下」置身事外。若是讓這樣的怪物橫行於星幽界,那不單是對個人的影響而已,而是會讓所有的人都無法平安地繼續拓展原本該拓展的疆土,如此也就無法達成聖女給予的使命,他們便無法回現世。

  「這下、我被詛咒的力量終於可以……」「在神的授意之下,邪惡將會被我討伐。」

  也因此,連原本沒接觸過「渦」的其他戰士也一起投入戰局,不分你我。現在這狀況對於那些連隊成員們來說,其實已經比他們能回憶起的好上很多很多。
  因此他們都很樂觀。
  但,話說回來,那時候的情況是怎麼樣呢?
  那些曾經參與過與渦之戰的人們其實都不大願意去回想那些。畢竟,即使是生前的事,他們也無法就這樣遺忘那些失去與隕歿。

  感受著相仿但微妙不同的氣氛,里斯一邊揮下斬擊引發火燄一邊偷偷地覷了這次的合作同伴馬庫斯一眼,不合時宜地暗自想著那時候與他交好的那名友人──馬庫西瑪斯。

  那時候到底、怎麼樣了?

***

  「前方戰線吃緊,A中隊已經撐不下去了,里斯,我要你帶著E中隊馬上前去支援。」
  「是的。」
  不是中隊長、甚至還不具任何位階的他居然現在要指揮E中隊進行救援行動?對於里斯來說這是他想都沒想過的事,雖然他一向不想太出鋒頭,但基於現況緊急,里斯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C級生物在連隊經驗中稱不上稀奇得難以應付,但是這次在回收核心的過程中也不知是不是觸發了什麼,比平常數量還要多上兩到三倍不止的怪物像是海潮一樣地朝著連隊隊員們湧上來,根本就來不及指揮撤退,而身在怪物目標中心的A中隊更是已經完全被包圍,僥倖逃出那邊並回報的士兵表示除了層層疊疊的怪物之外已經看不到人影,因此更連被包圍在裡面的人是否還活著也不清楚。
  里斯透過監測儀觀察現在的情勢,一邊在腦裡快速地演練各種狀況,思考著能夠既安全而又能快速解決現在危機的方法。
  (我不是指揮的料啊……)
  他抓了抓頭,有些苦惱。不過還是很快地下了命令:
  「這樣、E中隊的所有人先負責清掃外部游離的敵人,由外面處理,盡量把怪物的注意力吸引開來,但切記要注意不要引起太多隻怪物的注意,量力而為。而我會嘗試殺出一條路進去中心看看狀況,你們絕對不要跟進來。」
  「可是里斯……」
  知道隊友們擔心,但里斯搖了搖頭,「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是現在內部狀況未明,一個人進去比所有人進去都好,若是讓所有人以集中突破的方式救援,之後其他方向還有怪物出沒的話我們會反應不急,所以就由我一人先進去看看,確認狀況之後再以信號裡應外合。」
  這樣的安排並不是因為里斯驕傲自己的能力,對他來說,他只是想降低這次援救行動的風險。畢竟他不曾指揮過同儕,也不知道如何調配才能有最好的結果;但是他知道自己能力的限度,知道自己能夠如何進攻與撤退,所以他想,若以他一人之力再加上E中隊其他隊員的協助應該是最好的安排。
  因為是從沒見過的狀況,他並不想讓隊員冒險。
  「上面交給我指揮,這就是我的決定。好了,照著以往的配置散開吧。」
  看著隊員們雖然不贊同但也只能遵照命令地散開,里斯也拔出由部隊所配發的「聖劍」。

  (希望你能撐到我趕上啊、馬庫西瑪斯。)

***

  看著受了他們多次攻擊卻仍顯得頗有餘裕的黑色大巨人,里斯舉起他的黑曜刀,用左手抹過刀刃使其沾染上火燄,那個屬於「被污染者」的火燄。
  然後,突擊開始。
  他催動火燄燃起地面以吸引巨人的注意力,並趁著巨人朝他的方向揮出一擊的同時踩上對方由鎧甲構成的身體,利用對方的關節作為施力點,每躍跳一步都精準地踩在關節之上,準備直取對方的首級。他毫無畏懼也毫無停頓地一路向上,打算在巨人頸部的連接處以近距離施以他最自豪的火燄斬擊;過去他已經用這個方式擊殺了不少相同的巨人,但與前次不同的是這次的作戰地點是荒野,沒有什麼可供他立足、又可等擬巨人身高的東西,這點讓他無法偷襲,增加了行動上的不少困難。
  固然危險──尤其在經過多次的巨人掃蕩行動之後,他們已經了解巨人在近距離攻擊時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敏捷,不少人都曾因為一個不慎常常都會栽在近身戰上面。
  因此與許久以前的行動一樣(其實里斯有些意外自己竟然還記得那時候的事),在他突擊的同時也靠著隊友們吸引住巨人注意力,讓他奪得了先機,不過就在即將踩上對方肩膀的同時巨人突然有了動作,它伸出巨大漆黑的掌拂向里斯,像是要拍掉什麼垃圾一般地直朝著他而來,巨人動作迅速地讓里斯只來得及偏身閃過,卻來不及注意下一步的落點。
  頓失立足點的他開始下墜,離地面大約還有不知道幾阿爾雷的高度。
  「糟糕。」
  里斯開始想著或許會摔得很慘(反正在星幽界沒再死一次的道理,他不擔心這個),但與此同時,他也見到地上朝他而來的一抹銀光。知道那是什麼的里斯在空中轉身踩上那個東西,利用反作用力讓他落到地面時並沒有最初預期會有的衝擊。
  他甩了甩手,看著落在他旁邊的、屬於馬庫斯的飛刀,里斯便彎下身將東西撿起來向對方走去打算遞回給對方。
  「謝了,又被你救了一次。」
  里斯拍了兩下對方肩膀。還來不及喘氣,見到地面上突然放大的黑影時便馬上反手舉起刀砍向巨人朝他們踩過來的腳底,讓怪物因此失了重心;見到此景的馬庫斯則馬上補上攻擊,銀白色劃過空間的劍影交織成了密集的網,將黑色巨人的腳踝整個卸了下來。
  里斯吹了聲無聲的口哨。
  巨人站不穩之後的消滅動作就快多了,許多原本就在最前線的後輩們一湧而上,讓巨人完全回歸塵土變成只是時間問題。

  見到已經沒有危險,方才博命演出的里斯便蹲下身休息。他看著也衝上去繼續最後收拾動作的馬庫斯,心情有些複雜。
  「那動作分明就跟馬庫西瑪斯一樣……」
  「也許只是讓人偶模擬了馬庫西瑪斯的動作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肩上突然增加了的重量讓里斯知道他們的總指揮官──米利安也正在旁邊。他抬頭望了一眼,見到對方的表情已經從嚴肅到放鬆,表示危機已經解除,便更又理所當然地繼續蹲著。
  「或許只是我想太多了吧。」
  里斯看著馬庫斯,心裡想著或許真的、真的只是他想太多。

  即便他覺得馬庫斯跟馬庫西瑪斯是應該連在一起的名字沒錯。

***

  里斯人雖年輕,但已在連隊裡頗享盛名。明明只是位年輕人,也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或許就因為年輕所以有著無畏的勇氣?讓他能夠硬是比其他同輩的隊員擁有近一倍的戰績。那些曾跟著里斯一起進行任務的人總是說著里斯今天又怎麼地解決怪物、說到里斯如何使劍、如何奮不顧身地衝進怪物群裡,又如何如何地將那些他們的共同敵人一一解決。
  對於那些恭維,里斯從來都不置可否。若是真的問他也只能得到:「都是大家的功勞。」這樣的回答。
  畢竟對里斯來說,那些一點都不重要。有多強悍的能力、有多輝煌的戰績,那些對里斯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活下來」而已。
  連隊招募以來,除了深受「渦」所害的人們會加入之外,時間一久也多了一些只是想要證明自己實力的小伙子。連隊最初的目標在混入了各方的人們之後已經不再單純,除了想奪回家園,或是想對渦報仇,又或是想對世界盡一份心力的人之外,也多了很多滿足私利的想法。
  複雜的生活環境,被導都人們控制出來的規矩與秩序,若要說還能期待什麼的話,就是希望自己所做的一切真的對於收拾渦能派上用場吧。
  於是看著眼前的怪物,里斯總是毫不留情地將之斬殺。
  那些人都說的很快、很狠的劍,只是建立在里斯的不猶豫罷了。
  (沒什麼好猶豫,如果不能活下來的話、不能幫助其他人活下來的話──)
  (那這劍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里斯揮劍,收起,再揮出。
  單調不怎麼華麗的動作卻也乾脆地收拾了不少魔物。
  這樣的突擊讓他開出了一條路,靠著E中隊其他隊友吸引注意力,還是成功地讓他能夠深入到這群怪物的中心。
  在前進的過程中里斯一直緊繃著神經,發現他的存在而靠過來的魔物不在少數;雖然他曾經立下一人獨自收拾三隻C級生物這樣的成就,但從現在的狀況看起來,當時的成就也就真的沒什麼好拿來說嘴的。
  (為了什麼而在這裡戰鬥的呢?)
  里斯邊應付著怪物的同時邊這樣想著。
  (為了自己?為了族人?)
  他斬下朝他揮來的、拿著武器的手臂,並順勢將另一隻怪物的腳也砍斷。
  (在為了什麼戰鬥呢?)
  里斯使出「能力」。火燄染上地面、染上聖劍,以他為中心燃起的憤怒之火開始蔓延。
  (或是為了……)
  正當里斯格擋開第三隻怪物的攻擊,重心不穩之際,他聽到在他旁邊傳出了子彈沒入肉體的聲音,恰好擊倒正欲攻擊他的怪物,救了他一命。
  里斯轉頭一看,發現他染著鮮血、看起來狼狽但沒有受到什麼致命傷的黑髮友人。

  「太好了、你沒事吧?馬庫西瑪斯?」

***

  「你沒事吧?馬庫西……嗯不,馬庫斯?」
  在巨人確實地被消滅、他們正行走在回宅邸的路上時,里斯問著旁邊那位穿著審查官制服的人偶。
  「……」
  「沒事就好。我也沒事,你放心。」
  「……」
  「我知道那樣行動並不明智,但是你不能否認那樣的方式挺不錯的?至少前面幾次你並沒有反駁我這樣的作戰策略。」
  「……」
  「我仍然認為那是有效的方式。」

  「嗯……那個?」
  一個女性的聲音介入他們之間。
  「露緹亞,怎麼了嗎?」
  里斯回頭,親切地問向女孩。最近才透過羊角獸的狩獵從露緹亞那邊得知了一些自己與女孩有關的一點小事,因此對於女孩格外有親切感。
  「我想問,你在跟他說話嗎?」露緹亞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里斯,又看向馬庫斯。
  「是啊。」里斯不懂為什麼露緹亞會提出這個疑問:「有什麼不對嗎?」
  「……嗯,沒有,沒事。」看著里斯的樣子露緹亞也不好說些什麼。

  等到露緹亞走遠之後,里斯又向旁邊的人開口,搭話得如此自然就彷彿是老朋友一樣:
  「我知道你平常不喜歡說話,但是你這樣子不會被人排擠嗎?你看連露緹亞都以為你真的不會說話了。」

评论
热度 ( 13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