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Poisson d'avril(多妮妲)

──系統提示:節日
──讀取訊息:芽月12日,生日
──連線至中央資料庫
──搜尋關鍵字:曆法 節日 芽月12日
──顯示結果:Poisson d'avril與其他41件相關資料……
──讀取資料內容

──系統提示:是否要繼續搜尋? (Y/N)__│

  睜開雙眼,由0、1構築出的編碼在人造角膜的邊際消退,視界從單調的機器語言轉化成為彩色的物質世界。原本分存於人工腦中的名詞與意象開始拼湊組合,在不過眨眼地瞬間便以將房間內的一切以及過去行為等都運算恰當,剩下預備要執行動作的命令還沒被輸入轉譯。
  有人認為人偶從外界獲得資訊的方式與人類大同小異,但多妮妲對於這個想法嗤之以鼻。本來就不一樣的東西,根本就不能歸於「同」的那部份,更何況是「小異」?
  人類的形容詞總是不夠精確,彷彿是召告人類具有更多的想像力似的,多餘的字詞在言語或是書寫文字上面被傳遞。明明是一句簡單的話就可以清楚交待的記錄,描寫者偏偏喜歡用各式各樣的顏色或是情感去補述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讓那些事情平添翅膀,在看起來上比實際上的更顯華麗與鋪張。
  但她討厭嗎?偏頭思考後,她想她並不討厭。
  確實會增加消化資訊的困難──畢竟還需要先對需要排除的無意義字彙進行運算──不過在那些形容的構築之下,世界的確是變得更美麗那麼一點點了吧?
  「總是不懂啊,人類的想法。」
  清楚地感受到人與人偶之間的界限不是少見的事,畢竟隨時隨地她都可以從這個世界(星幽界)感受到差別。那些魔物的襲擊,在攻擊與防守之間並不是難以歸納的隨機數值,幾次經驗之後她便以固定的模式進退,但她不能理解的是同行夥伴(通常是具有異能的人類)每次隨著心情而有的演出。像是為了讓另外的夥伴可以上場練習而故意留下敵人一口氣,又或是故意等著對方先出招等等的,不勝枚舉。
  最讓她不解的是在她以完全戰鬥模式戰鬥後的情況。只是因為過熱的機體無法再行負擔其他運算而導致她必須沉睡,卻在直到冷卻才轉醒的時候看到夥伴擔心的表情……明明解釋過很多次這是正常的現象,甚至因為擔心會被換下出征名單而找了博士來替自己背書,但在每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就是會看到他人眼中的擔憂與不甘。
  ──她曾經問過某位王子那個不甘是什麼意思,對方僅有聳肩解釋那是對自己的不甘心,其他也沒有解釋太多,所以她到現在還是不懂。
  「不需要啊,我又不可能會真的死掉,只要有博士在,不管怎樣都會回來的不是嗎?」
  「有生就有死。」
  那位王子殿下只是這樣回她。

  不過這不是她介意的事──她忍不住又想起剛剛連上線後所獲得的資訊內容──雖然她很想告訴自己這不過是一個巧合、一個由造物主所開的小小玩笑,她不禁還是質疑起她的存在是不是如同一隻僅存在於四月的魚。
  「為什麼不是芽月11日或是芽月13日,而偏偏是芽月12日呢?」
  她的問題只換來博士的苦笑,於是她只好把另外一個問題壓回心底。
  「好吧、一切只是剛好。」
  說服自己只是這樣、只是因為一些難以言喻的巧合,才會讓她剛好與那惱人的節日共享本該獨特的一天。

──搜尋關鍵字:雪莉 生日
──顯示結果:雪月五日
──搜尋關鍵字:曆法 節日 雪月五日
──顯示結果:……

  再次睜開眼睛,多妮妲不免焦躁地甩了甩自己的腦袋。
  雖然早就知道、早就知道有可能會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如此巨大的差別?
  「為什麼我必需是丑角,而那女人可以高居聖人。」
  不能理解的少女晃著腦袋,單手扶住牆壁緩慢前行著。方才的搜索讓過多的資料一口氣灌入腦袋,來不及編譯的資料現在還堆積在暫存區等著被解碼,而雖然不去理會、但新搜索到的資料仍然源源不絕地進來,像是要強調這個節日的重要性一般,片斷的章句出現在各式的感言與祈禱之中,不曾間斷。
  「……為什麼,要一直提起。」
  對於雪莉的出生,多妮妲不甚了解,但是關於這件事她也不曾上過心。會自殺的自動人偶本身就沒有關心的必要,連自己的價值都不清楚的廢物,怎麼可能會對她的存在構成威脅?更何況那女人只是戴了無害的面具,她本身的兇狠可是不下於她,如此一來又有什麼好掛心的,再加上她們人偶都被列屬於不死的一族。
  怎麼出生又有什麼重要的呢?存在本身才是絕對唯一的一件事。
  將運算系統與中央資料庫的連結強制關閉,關於她好奇的部份已經獲得滿足,得到再多反而只是更突顯她的存在更像個笑話罷了。
  「我的存在才不是什麼玩笑。」得到了這個結論,她努力撐起她有些過熱的身體。

  才沒前行幾步,多妮妲就看到紫色的靴子駐足她的視線之中。
  「……幹嘛。」勉強抬起頭,果然看到在這種時候最不想要看到的人。
  「來看妳匍匐前進的樣子,感覺非常有趣。」與女孩一模一樣的臉,說出來的話卻不怎麼中聽,沒有溫度的話與沒有溫度的表情相映,像是一個完全的旁觀者,看不出來有什麼打算。
  「滾開,不然等下就打爆妳。」怒視著對方,多妮妲不懂怎麼在這個時候偏要找她麻煩。
  「……需要幫忙嗎?」一手抱著羅布,名為雪莉的少女伸出空著的手。
  「不需要。」咬牙說道,想要揮開對方的手,但雪莉的手已經搭上來將她撐起,「就說……」
  「就說不需要我這蠢女人幫忙了、」模仿著多妮妲的說話方式跟表情,雪莉毫不在意地逕自做著自己想做的事,「但我偏要,妳又能拿我怎麼樣?」
  「妳怎麼這麼煩人啊。」
  「妳就當作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好了。」無所謂地撇頭,「先把妳帶到博士那去吧,我想妳應該是打算要去那裡?」
  「我……」頓了一下,才又續道:「……我回房間就好。」
  通常遇到這樣的狀況多妮妲是不會逞強、一定會去找博士處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博士一定會回溯她之前的記憶,那樣就會被人知道她剛剛進行了那樣的搜尋。
  不在意、她才不在意、一點也不。這樣說服著自己,都已經接受了所以更不想讓人去揭開。
  「少逞強。」金橘色承載著看不出的溫度,雪莉半拖半拉著多妮妲,「還是去找博士處理吧。」
  「就說我不要了。」用力揮開對方的手,在失去支撐的狀態下不免撲倒在地,但很快地又藉由牆壁爬起,「是聽不懂人話嗎?」
  「……妳說的倒也不完全算是人話。」
  「滾!我不想看到妳。」
  大喊之後一陣寂靜襲來,整個空間只剩下羅布微微喘氣的聲音。

──系統提示:Sheri請求連線,連線要求許可,開始進行連線
──緊急變更命令,拒絕外部系統傳輸,要求切斷連線
──系統提示:緊急命令無效,訊息資料傳遞中

  「住手,妳在做什麼!」摀著自己的腦袋,多妮妲睜大她紫水晶色的雙眸,驚恐地看著站定在她對面的那個女孩,「妳沒有權力這麼做,快給我停止。」
  雪莉只是看著她,不發一語。
  「停下來,我不要──」

──系統提示:存在未讀訊息
──讀取訊息:生日快樂

  「妳……」震驚地看著雪莉,不敢相信的是對方傳來的居然是……
  「生日快樂。」意外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正待回頭的同時多妮妲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他人攙扶住,原本沉重的身體在對方的幫助之下似乎變輕了許多。
  「……你?」
  古魯瓦爾多看起來毫不費力地撐起她,「人偶,為什麼這樣看我?」
  「不要叫我人偶,我可是有名字的……」
  「多妮妲,生日快樂。」又是另一個突兀的聲音,多妮妲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原本該四散在宅邸裡的戰士們都集中在這小小的走廊上。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連不曾開口說過話的大小姐也遞給她一束花。
  「你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系統中內建的資料並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方式。

  「多妮妲,生日快樂。」沃肯走向前露出溫和的笑容與多妮妲對視,將小巧的紅色寶盒輕柔放入她的手心,「無論怎麼說,今天是只屬於妳的日子。」

评论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