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Happily ever after(庫勒尼西)

  也許、不必再去回憶多的那些什麼了。
  怎麼樣想起的都是悲劇,那還有什麼去想的必要性?

  庫勒尼西撐起身子,手掌撫住額頭緩和頭痛的同時也感覺到有人在碰觸著他,不若平時那樣要張揚自己的存在似地、這次的碰觸顯得小心翼翼。
  對上那純然反射自己樣貌的眸子,庫勒尼西即使知道「她」在擔心,卻不若平時獲得自己的記憶那般,現下完全不知道要對她說些什麼。
  說自己沒事?說自己已經想起來了?或是像平常那樣說謝謝?
  躁動的聲音也在身旁響著,但少年下意識地迴避它。

  「不……我沒事。」似乎也是要告訴自己般喃喃。
  想要扯起一抹笑安慰少女人偶都無能為力。
  想要騙自己說那些已經是生前的過去也無能為力。

  「……為什麼我會被選上?」
  庫勒尼西只想要在最後的最後、在聖女的跟前尋求這個答案。


  推開房間的門,少年走向其他戰士一般會待著的大廳;並不意外地所有人都在那裡,在他獲得可以得到最後記憶的權力之後,那些人似乎就沒有改變姿勢地在等他出來。
  而隨著庫勒尼西的走進,原本在假裝做著自己的事的人都抬頭起來看向他。
  『怎麼樣了?』
  『還好嗎?』
  『是否了解了我們最後的目標是什麼?』
  從他們的目光可以看透他們想問的一切,但興許是少年的臉色讓他們無從開口。只能所有人靜靜地、靜靜地一起醞釀著某種說不清的混沌氛圍。

  「都想起來了嗎?」
  最後搭上他肩膀的、是一同想起最後所有記憶的艾伯李斯特;對方眼鏡鏡片下的雙眼透出的了然讓庫勒尼西感到在水中抓到了浮木。

  一直刻意忽略的聲音,似乎又離少年近了一點。

  庫勒尼西頷首,和對方交換了一個只有他們可以懂的眼神,然後兩人都靜默不語。
  「做你的選擇就好。」
  比少年早一步想起一切的艾伯李斯特似乎已經在這段時間中參透了什麼,庫勒尼西看著他,看著對方一直以來的沉著冷靜、一邊思考著原來對方先前的反應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回想起一切的代價很大、大到要犧牲其他人的回憶,但在想起一切之後,卻又開始懷疑是不是有想起的必要;原本他以為,想起來一切之後,他可以發現他的父親並沒有那樣死去,或是他的母親會回來尋找他,並告訴他她並不是要利用他來進行實驗、而是因為他自己本身的病,又或是在記憶的最後會告訴他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個不著邊際的夢,世人並沒有因為他的「願望」而受傷。
  可是在他接受屬於聖女「恩賜」的最後,這個記憶只是告訴了他,「庫勒尼西」並沒辦法擁有永遠幸福快樂的這個結局。
  庫勒尼西忍不住苦笑,他還以為最後的記憶會是破解一切的希望、是可以讓他對於回到現世充滿期待的「希望」。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也許就用不到那麼多的死亡贈禮(碎片)了。他早該知道。

  少年將手覆上艾伯李斯特的關心,庫勒尼西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我想……我只是需要一個人靜一下。」
  低頭閃避在他說出這句話時獲得的更多關心,少年快步地離開這個既親近溫暖卻也同時感到疏遠的地方。

  背後的沙沙聲還是一直響起──

  沒有回頭,庫勒尼西開口問道:「……為什麼跟上來?明明知道我最不想要看到的就是你吧?知曉我一切願望的你,為什麼不消失?」
  『你不想要一個人。』
  「如果你不在的話就好了、如果你不在的話,就不會……」
  『你的願望是,你不想要一個人。』
  「你才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憤恨地握起拳頭,庫勒尼西仍然沒有回頭,「如果你真的知道我要什麼的話,才不會──」
  『「果然一個人還是很寂寞」,你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才不會一個人。話還沒說完,少年就感覺到背後的氣息消失了。
  庫勒尼西驚愕地回頭,發現他的背後空無一物。
  「連你也……」


  『……不可能會讓你一個人的,因為這是你的願望。』

  低垂著頭的少年聞聲抬起頭,在回想起一切之後,他終於抬頭回望那一直望著他的三雙眼睛。
  「你不是走了嗎?」
  『你希望我回來。』
  「……嗯。」庫勒尼西低垂著頭,在連幻獸也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一抹慘淡的笑。

  「也許吧。」

  他想回到現世嗎?不論庫勒尼西如何自問他都得不到答案。
  唯一知道他內心最深處願望的它,也只是靜靜地、什麼都不說。

  因為它知道他想要的並不是答案。

  『在那個聖女虛構出的世界──』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一直維持現在這個樣子,有很多夥伴──

  『你的希望就是我行動的力量。』

  「吶……你會達成我的願望的吧?」

Happily Ever After?

评论
热度 ( 1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