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topia(店梅)


  梅倫覺得他一直都不懂路德在想些什麼。
  從那個時候是如此,現在是如此,未來是否還是如此?嗯……時候還沒到他還不知道,但他猜想如果事情沒解決的話或許還是如此也說不定?

  他不懂為何路德一直表現得如此氣憤──這種氣憤旁人或許看不出來(因為路德還是一貫地看似溫和有禮),但身為他的同伴、同為侍僧的他與布勞,若連路德的情緒都不能清楚掌握的話,那他們這些日子一起工作以建立起的默契豈不都是謊言?
  「虛言者」,梅倫還清楚記得當時在那片草地上他對他丟下的一句形容,即便他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何路德會這麼稱呼他。
  ──「騙子」,其實他知道路德的本意是這個詞。

  但話說回來,騙子不都是魔術師的泛稱嗎?那時何必又……

  「布勞,我真不懂,為什麼那傢伙就是不能好好地接受這件事。」
  只有侍僧獨自相處時才會有的抱怨。他們這般閒散的形象可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跟形象無關,是對外他們都必須有著「該有」的樣子,不然在關鍵的時候要怎麼鎮壓那些對聖女、對整個世界開始心存懷疑的戰士?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與他不同,布勞仍然是端著笑臉(梅倫每次看著布勞總覺得就像是個無感情的機器一般,雖然他記憶恢復之後發現他也是),親切地替他斟了杯紅茶,「路德雖然心情不好,但是在職責的完成上還是沒什麼好抱怨的高效率。」
  「是是、不論是商店裡的事,或是拓展疆域的事,又或是消滅魔物的事,那傢伙都很積極,不僅快速又準確地處理好所有事情,是我們侍僧中的模範……但我不是說這個,布勞,我要說的是,他的壞情緒確實影響到我了。」
  「我不覺得你可以把你的懶、嗯,不勤快,推到路德身上?再怎麼說,他也是對自己嘔氣而已,所以我覺得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甚至不用管他的作為,儘管完成你該做的事就是了。」
  即便差點說出不適當的話語,布勞的表情依然自然,像是剛剛的失誤沒發生過似的。
  看著這樣的對方,梅倫又皺起眉頭。
  怎麼他們幾個連私人時間都不能有了?協助聖女之子除去擋在下一個區域的礙事者,要求休息一下有什麼不對嗎?
  「就算是『我們』,也是需要休息的,這點可是連那位人偶師沃肯都能作證的啊──」
  梅倫誇張地揮著手,想強調他話語的重要性。
  「梅倫你……」
  「布勞。大小姐找你。」
  布勞的話還沒說完,剛剛他們在討論的路德便踏步進來店內(其實他們方才的處境是布勞在顧店,梅倫在打混),疲憊的面容加上渾身帶著濃厚的血腥味,惹得應該是沒嗅覺的梅倫跟布勞都悄悄變了臉色。
  「路德,你還好嗎?」梅倫跟布勞兩人面面相覷後還是由梅倫發言。布勞看了另外兩人一眼,用眼神稍微示意一下梅倫後便先告別他們。
  「沒事。」路德將被血濡染的手套脫下,逕自走到洗手臺的地方開著清水用力地搓著手。
  「……真的沒事?」梅倫靠了過來,伸手將對方臉上的紅點給抹去,然後湊到眼前一看,不意外果然是血沫,「你到底又……」
  「就說沒事。」路德忿忿地說著,一邊更用力地搓著手。但暫時洗得淨血跡卻仍洗不掉血味,於是路德又拿起表面粗糙的東西開始刷洗,「別管我。」

  梅倫看著對方已經偏向自虐的行為,沉默不語,不過也沒有離開,只是立於一旁看著。

  看著路德一直搓洗著已經過份乾淨的手,然後煩躁地將水龍頭關緊、把原本布勞放在櫃檯上要清點的貨物全都掃到地上,最後頹敗地坐在櫃檯前。
  不發一語。
  梅倫還是看著,然後從散落一地的物品中撿起一朵石楠遞到路德眼前。
  他蹲下來,由下而上地望進路德祖母綠的雙眸裡,「路德,你到底怎麼了?」
  「……沒事。」路德看著梅倫手上的花,像是要把那朵花刻在腦海般地用力看著。
  「從開始加入戰士的行列之後,你就不太對勁。」
  「……」
  「連布勞都加入之後,你更是變本加厲。」
  「有什麼差別嗎?」路德接過那朵石楠,眸底毫無溫度,「這個世界不就是這個樣子?」
  「但是……」梅倫有些詞窮,即便在星幽界的戰士人人都是抱有某種執念,但那不該是他們這些侍僧會擁有的情緒,更何況是路德,「你不該這樣的。」
  「我又應該是什麼樣子?」
  路德垂眸看了手上的花一眼,然後將之揉碎。在梅倫震驚的表情之下說道:


  「以聖女心意為依歸的我們,這裡不就已經合該是我們的理想世界了嗎?」
                 馴 獸 師
  「我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名『 侍 僧 』罷了。」

评论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