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幸福的青鳥(傑多)

  「欸?你聽過『青鳥』的故事嗎?」
  紅色衣裝的少女站在高處,她一手抱著書,逆著陽光看著那位站在她身後的紫色少年。
  「沒聽過,但那不重要吧。」
  不覺得故事本身會對生存佔上多大幫助的少年如此回答。他手上正糾纏著輪迴的力量,為了接下來發生的事,他比平時更加嚴肅謹慎。
  「你覺得幸福是存在的嗎?」雖然看到了少年的動作,但少女依然故我地問著:「你會去追求幸福嗎?」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少年皺眉,不懂為什麼對方會在這個時候提到這件事,「我們目前的任務不是應該要處理一下前面的門?大小姐等這一刻已經等很久了,不趕快處理好的話,就不能繼續前進。這門是不是隔著我們與現世的最後阻礙,大小姐正急於知道這點。」
  「不急吧?不急。」
  女孩悠悠說著,將手上的書珍惜地放下,手指輕撫過書封上的字時還喃喃唸著上面的字。

L'Oiseau Bleu

  「就算處理了門又怎樣呢?或許我們,也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女孩將手離開書時還依依不捨地又看了幾眼,之後才兩手緊握住自己的鐮刀。那原本合該屬於死神的大鐮透出不祥的氣息,但女孩毫不在意地將生命的重量握在手裡,「不知道我們在追求的是什麼,就這樣走到最後一步?真的好嗎?」
  女孩紫水晶色的眼眸望向他,翻轉的思緒在她的瞳中蕩漾,一點也不像是個無機質的人偶,彷若活生生的人般思考、並說話:「你覺得呢?傑多?在知曉自己的最後之後,不會覺得聖女很可惡嗎?說要借助你的力量開啟一個新的世界,為你開啟的新世界,卻在成功的同時把你的記憶也奪去,讓你像『我們』一般存在。明明該是創世神的你,卻被一個無名的人變成凡人?」
  「……跟我比起來,那妳不覺得感謝嗎?多妮妲。聖女聽到了妳的希望,並且告訴了妳能夠達成妳的願望的方法,這樣的妳不是得到幸福了嗎?」傑多透過少女的眼睛看著自己、那個比她的眼睛更深一些的紫,平靜但帶點挑釁地說道:「既然透過了聖女得到了幸福,那幫忙達成別人的幸福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真的是幸福嗎?」多妮妲的聲音有些恍惚。
  「不管是不是真的,妳都已經接受恩惠了不是嗎?」傑多沒好氣地說道:「所以不用糾結那扇門後面會是什麼了,最糟糕的狀況我們不都已經體會過了嗎?」

  只是死亡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傑多沒有說出口的這句話他們兩人都懂得、都理解,但不一定接受。
  至少多妮妲不接受。

  「不、不會再一次了,我不會再一次相信那裡有著幸福。」隨著一言一語,多妮妲的行為看起來越來越不對勁;發現對方正逐漸失去理智,傑多瞇起眼嘖了一聲並將手上的力量散去,打算先選擇多妮妲能夠正常戰鬥的未來,不過與此同時,卻感覺到肩膀被一隻溫暖的手按住。
  「給她一點時間,傑多,她會沒事的。」
  那隻手的主人是阿貝爾。

  「也體會過那種混亂的你,應該可以了解到她的狀況是怎麼回事?」
  阿貝爾嚴肅卻也溫柔地說著,一如以往,「給她點時間,我們不都是這樣過來的?」
  從知曉了那一切開始,他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來自記憶本身的「衝擊」。只是依照記憶本身的程度不同,他們每個人對於「現況」的接受度也不同。有些人在進行儀式之後將自己關進房裡久久不出來見人,有些人在進行儀式之後走到外頭進行更殘酷地殺戮,有些人在進行儀式之後,什麼也不做,但所有人都能從他的眼睛看出他已少了些什麼。

  是執念,是執念。
  在知道一切之前他們想生,在知曉一切之後卻又覺得死也不錯。
  那是進行了最後儀式的他們的共同特徵。

  傑多聽完阿貝爾的話之後無語,他看向多妮妲,發現她不知何時又捧起那本書。倒臥在地上的死神鐮刀彷彿指引一般,女孩搖搖晃晃地順著刀刃的指向前行,然後尋了個大樹緩緩蹲下。多妮妲將書珍惜地用裙子覆蓋好,然後才抖著手將手指插進土裡,在緩慢地從指尖勾起一塊塊的土屑後,便又繼續方才的動作將手伸入,撥出一塊塊泥土。重覆這個動作的女孩,像是在進行什麼儀式一樣,身邊連風吹過葉子都彷彿無聲。
  「她會好的、傑多,她會好的,不用著急。」阿貝爾望向少年,眼中帶著理解跟安撫,「我們有著無數的時間不是嗎?」
  「我們的未來只剩下一種可能。」傑多白了他一眼,卻也不再堅持,自己尋了個舒適的地方之後便大剌剌地坐下,撐著頰看著、等著多妮妲。
  「『幸福的青鳥』的故事,我來跟你說吧。」阿貝爾也坐到少年身旁,在女孩恢復正常之前他也無事可做,「我覺得你會喜歡這個故事。」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鄙視這個故事?大叔?」
  「你會喜歡的。」已經習慣少年脾氣的阿貝爾如此回道,然後便悠悠開口。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兄妹。他們遇到了一位女巫,那位女巫為了治療她生病的孫女,因此拜託他們尋找一隻據說能帶來幸福的青鳥──

  傑多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那時候的自己並不知道自己擁有力量,也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輪迴過數遍,他每次只是抱著一個卑微的希望,希望他的「母親」能好好地看他一眼。就只是這樣而已,若是能得到他母親的注意,他覺得那便是幸福。

  那對兄妹為了找尋青鳥,踏上了旅程,從回憶之地、夜之宮殿、森林、幸福之殿、墓地到未來王國,他們每每尋獲了青鳥的蹤影,卻每每在最後,青色鳥兒都不再是──

  之後的他加入了「家庭」,他努力地在一方之地尋找他自己可以存在的位置。雖然已經知道自己擁有力量,但卻無法選擇到他真正想要的結局。幸福總是在一瞬之間貼近他、讓他感受到溫暖,卻在下一個命運的抉擇點,讓接觸他的一切都變成不幸。

  尋找青鳥,卻總是,只能捧著空籠子來來去去,那些不過是夢──

  傑多已分不清在那熱霧中,那樣的自己是否真是自己。

  直到醒來,兄妹倆發現自己原來養的小鳥兒轉變為青色,那不就是代表青色的幸福之鳥嗎?發現這件事的兄妹很開心地帶著青鳥想要分享給巫婆,卻發現原來巫婆是一直居住在他們家隔壁的老婆婆,而生病的人是她的孫女──

  遇到了阿貝爾,是他一生中的轉捩點吧?傑多看著正在說故事的阿貝爾側臉不禁這樣覺得。雖然已經不想要再與任何人產生瓜葛,但他為什麼就偏在那時遇到阿貝爾呢?阿貝爾是為他帶來幸福的人嗎?他可以這樣認定嗎……不過,終究是不該幸福的人吧,即便得到幸福,在下一個瞬間仍然不能避免地,只有他能活下來的命運。

  兄妹倆將青鳥送給了孫女,孫女的病因此不藥而癒了,只是青鳥卻從她手中飛走──

  所以現在他在這裡。

  「如何?是不錯的故事吧?」阿貝爾笑著望向傑多。
  「我根本聽不懂。最後根本誰也都沒得到『幸福的青鳥』不是嗎?」傑多翹著腳,不滿地說道:「根本就沒有人可以得到幸福,因為幸福是誰也抓不住的,不論怎樣都會趁機溜走,最後只會不幸而已。」
  「不是的,這個故事要說的是『幸福就在我們身邊』。」阿貝爾抬頭,發現女孩已經結束了某種儀式,正步伐正常地向他們而來,方才的書已經不見蹤影。
  「你剛剛明明說青鳥從手中飛走了不是嗎?」發現女孩動作的傑多也跟著站起身來。
  「那是因為青鳥已經完成了使命。」阿貝爾扛起他的劍朝少年眨眨眼──
  「幸福的不是青鳥,而是因為它的存在而感受到幸福的人。只追求著幸福的輪廓,會忽略幸福的本質喔?傑多?」
  「……把你這句話留給多妮妲啦。」覺得阿貝爾是在諷刺自己,傑多有些生氣地踹了阿貝爾的小腿。
  「她已經發現了,所以她將她的書葬在那裡,連過去的自己一起。」阿貝爾也不生氣,只是揉了揉傑多的頭,「別再覺得自己不幸或是自己會帶來不幸了,我們能在這裡都是因為你。這件事情對我們而言本身就是極大的幸運。」

  ──我們因為你的力量而能有第二次的機會。第二次……

评论
热度 ( 4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