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音音夢夫人與她的病人們


  「……音音夢夫人?」
  被敲門與呼喚的聲音驚醒,她猛地抬起頭,力道之大甚至震掉了放在桌緣的羽毛筆;音音夢還以為是自己睡過頭了,但睜開眼睛一看才發現其實天還沒亮。
  「唔……請等我一下。」囁嚅著回答,她揉著眼睛,一邊隨手拉過披在椅背上的長袍將自己裹起來,拖著還未清醒的搖晃步伐前去開門。抽出魔杖解開門上的鎖,音音夢將醫院廂房的大門拉開一條縫後,才發現站在門外的是路德教授,「路德教授?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走廊上看起來也是陰暗無比,現在的時間或許正介在日出前最黑暗的時候吧?廊上的空氣較醫院廂房內冷了許多,沒意料到如此溫度讓她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才正想著等等或許該泡杯熱茶來暖暖身子,音音夢便感覺到自己的斗蓬被一雙略帶冰冷的手給整理好。
  她不用確認,對方一向如此溫柔。
  「謝謝您,路德教授。」
  「也謝謝音音夢夫人。不知道現在如果想跟夫人要點提神用的飲料是否方便?」
  男人還是一貫的笑臉,溫和的表情上其實看不出疲態,只有眼眶下的黑影透出了對方可能一夜沒睡。
  「提神用的飲料?並不會不方便,我自己也需要一杯……請進,路德教授,麻煩您幫我把門關上、嗯不,鎖上好了……」她轉身往裡頭走去,「不過還是要跟您說一聲,雖然提神用的飲料很有效果,但長期飲用可能會過於依賴,建議您如果可以的話還是用充足的睡眠代替藥物比較好,為了您的健康著想。」
  邊碎碎唸著要注意身體,音音夢嬌小卻靈活的身體在藥劑室爬上爬下的沒有一絲停頓。雖然在體形上有所限制(當初在建造醫療廂房時可沒料到會有如此身高的醫護院夫人),不過她來學校也好些年了,就算有所不方便也用各種方式克服──在房內擺滿了高高低低的椅子,靠牆的櫃子上下甚至增加了梯子滑軌可以讓取藥能夠更加方便。
  在忙著調製飲料的同時,她注意到路德似乎有想要出手幫忙的意思,但伸出的手沒過多久後還是改為放在身側。音音夢頓時覺得有些抱歉,只是因為她自己習慣一切都自己來,所以曾經在對方幫過自己時唸了對方很長時間……應該造成陰影了吧。
  甩甩頭,她決定還是先儘快將飲料調製好再說。
  「……好了,請用。」
  趁著路德分神之際──似乎真的精神很差?她將一杯溫熱的提神飲料遞給他。
  「不是很好聞,這一直是個問題……雖然光聞味道就可以清醒也是達到目的……」音音夢自己也捧了一杯,皺著鼻子只小口小口喝著企圖避開溫熱飲料散發出來的氣味,「但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改善味道,不然對於服藥這件事似乎只會更排斥……噢對了,路德教授,可以麻煩您幫我找找有什麼功能類似的藥草嗎?或許是其中幾味草藥不太協調,如果有幾項替換的話或許可以找出味道不好的原因……不過也有可能是魔藥調製順序的問題……」
  「沒問題,我會好好地研究。」對方答應得很快:「不過夫人……我建議您再休息一下,您看起來臉色不太好。」
  「我沒事,路德教授請不用擔心。」搖了搖頭,音音夢將手上的杯子先擱在桌上,接著又跳下椅子回辦公桌前翻找,「身為醫護人員,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用擔心我,我自有分寸。不過謝謝路德教授願意幫忙,我找一下那個飲料的材料與製作方法……」


  送走路德教授後,音音夢望著天花板發呆了下,才突然想到她有一位很重要的病人要照顧。
  她暗自責備著自己居然會忘記這件事,一邊快步地走向醫院廂房中特別為某位教授準備的病房。
  ──不過在拉開拉簾的同時,她也發現原本應該躺在裡面休息的教授已不知去向。

  「唉……」邊想著那位教授的事,音音夢一邊替因為練習魁地奇受傷的同學接骨。
  其實她覺得魁地奇是好可怕的運動,球員動不動就會受傷什麼的……雖然以自己的能力來說是可以快速治癒、不會有生命危險,可是她曾經去球場看過幾次比賽,每次看到博格飛來飛去地想要將學生打下來,或是搜補手幾乎不顧自己安危地想要抓金探子,又或是在射門的時候那個力道跟球飛向球門的速度……她光回想那些畫面就覺得腹部有些絞痛。
  明明是那麼危險的運動啊……
  「這樣可以了喔。今天先在醫院廂房休息一天,明天看看狀況再決定可不可以出院。」
  分神之際也毫無遺漏地完成了治療。音音夢點點頭,將原本還想抗議的學生推回病床上;在醫院廂房裡她的話就是規定,「不要想亂跑,乖乖地讓骨頭長回去之後想怎麼跑都可以。」
  「可是明天要期中考……」
  「我頂多允許你用左手看書。好了,不要爭辯。」音音夢擺出強硬的態度,將學生又推回病床上,「你應該不希望我用安寧劑讓你鎮定下來。」
  「是的,音音夢夫人……」
  看著聽話的學生,音音夢轉而笑著點點頭;正打算離開去看看其他住院學生的狀況時,看到一隻護法朝著她的方向而來。這隻護法她認識、出自於羅索教授,對方的課堂上偶爾會有因為魔藥順序調製錯誤或是藥材加錯而導致大釜爆炸的學生,為了節省通知的時間通常羅索教授都會派護法來通知她讓她去領學生進醫院廂房治療。
  「又有學生受傷了嗎?」雖然問了,但手上的動作沒有暫停,音音夢迅速地將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飲下備好的變身藥水變身。受限於身體大小的關係,有時候仍然需要以成人的體型比較方便行動,所以變身藥水幾乎被她當成消耗品來使用。
  其實嬌小的音音夢夫人原來並不是如此嬌小──現在宛如五歲般的身形只是因為某次誤食了還童水然後無法還原的後果,她變得只能以這樣的身體活動;不過也因為本來即為成人的關係,用上自己的頭髮還是可以透過變身藥水變成原先的樣子,只是有時間限制。
  原先音音夢也曾想過是不是就直接靠變身藥水維持原來的樣子就好?但一來調製藥水太麻煩,二來小小的樣子也不會造成她什麼困擾,於是她很快地就不去糾結身形問題,只在醫術精進上認真煩惱。
  不過在這種需要搬運傷者的時候,她還是會喝下變身藥水變成原來的大小,然後將需要治療的傷者帶回醫院廂房。


  將受傷的學生安置好時音音夢嘆了口氣,覺得有些疲憊。
  早上時雖然跟路德那麼說了,但其實並不是沒有感受到自己身體的不適;自己的身體她最清楚,身為醫者的她也知道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不過還有這麼多學生等著她照顧,她怎麼能休息?
  吞下先前請沃肯教授配方出的營養劑,即便知道這東西就跟提神飲料一樣只能維持一點時間,但是還有一位潛在病人需要確認,在確認對方狀況一切安好之前她實在沒辦法放心。
  於是她將可能需要的藥劑都放在隨身小藥箱裡,拍了兩下自己臉頰以打起精神,準備去探望那位教授。

  「威廉教授?」
  敲了敲威廉教授辦公室的門,裡面卻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現在是上課時間嗎?」音音夢認真回想,卻發現她好像不知道對方的上課時間。「這樣不就白跑一趟了……」
  肩膀被一隻溫熱的手輕拍了兩下。
  「音音夢夫人,怎麼露出了苦惱的樣子?」
  音音夢回頭,本來有些警戒的表情看到來者便放鬆下來,「蕾格烈芙教授……我正在思考威廉教授沒有回應敲門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他正在上課?」
  「嗯……印象中,魔法史的課並不是在這個時段。」蕾格烈芙偏頭思考了下,「是的,吾確定威廉教授現在沒有課,夫人要找教授,是因為他身體的事嗎?」
  她點點頭,「早上的時候,威廉教授並沒有先知會我一聲就離開了醫院廂房,不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如何所以想要來確認一下。」
  「這樣啊……威廉教授的身體狀況確實讓人擔心。」蕾格烈芙頷首,續道:「不過也許教授現在已經回寢室休息了,音音夢夫人,汝現在看起來也不太好,或許在威廉教授自動返回醫院廂房前,汝也應該好好休息一下。」
  「我沒事,只是昨晚睡得不大好而已,謝謝教授關心。」音音夢搖搖頭表示不用擔心:「我會好好休息的,只是希望先確認威廉教授的身體狀況沒有任何異狀。」
  「吾了解了。雖然吾不清楚威廉教授現在在哪,但如果有需要的話,或許可以向布朗寧教授探聽。他正在上飛行課,不過離課程結束剛好剩一小段時間,現在走過去的話時間剛好。」
  「好的,謝謝教授,那我現在去找布朗寧教授了。」音音夢拉著袍子簡單地向他們的副校長行了個禮。
  「慢走,音音夢夫人。」
  蕾格烈芙看著音音夢的背影,一邊思考著是否要去請沃肯教授來幫忙看顧一下音音夢夫人。
  「除了其他人的身體之外,自己的身體也要顧吶……」

  不過在她找到布朗寧教授之前,她在走廊的轉角就先遇到了教導占卜學的布勞教授。
  布勞教授親切地問著她想不想參加下午茶聚會,但音音夢以自己還需要去找威廉教授而婉拒。
  「咦?威廉教授嗎?我也有邀請了威廉教授,他待會也會來……音音夢夫人不如先跟我去茶會的地方等他?」布勞看了音音夢一會兒,接著了解般地續道:「是擔心威廉教授吧?今天看到他的時候狀況還不錯,就是臉色蒼白了些,不過威廉教授一直也都是那樣子。倒是音音夢夫人,我覺得您看起來不太好,還是來喝杯下午茶提振精神吧?聽聽教授們講些趣事也是不錯的放鬆。」
  「如果威廉教授也會到的話……我似乎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
  「那就這樣決定了,謝謝音音夢夫人賞光。」布勞微笑地對音音夢擺出「請」的手勢,「那就請夫人跟我來吧。」

  看到自己坐在下午茶會中時,音音夢發現威廉看著她的表情實在有點難以形容。
  她大概知道為什麼。
  不過布勞似乎也有發現。他善盡自己做為主人的義務,替與會的所有人都斟了茶,甚至比平常更積極地講了幾個趣事想要化解掉她跟威廉之間的尷尬。
  「難怪好像沒有看到梅倫教授。」里斯聽完布勞的話後若有所思,並轉頭問向同坐在一旁的路德,「他還好嗎?」
  「再好不過了。」路德淺笑,但沒有要進一步解釋的意思。
  「需要我去看看他嗎?」她捧著裝有熱茶的杯子,其實有點擔心現在不在場的故事主角。
  「放心,他沒事的。」布勞微笑著回答,並伸手拿過一些小點心放在音音夢前面,像是在轉移話題,「夫人多用一點,這是布朗寧教授帶來的,配茶很好喔。」
  「蜂蜜公爵最近又推出了許多新式的甜點,大家來試試看,合口味的話有需要我也可以幫忙買。」布朗寧自己也伸手拿了一點,「威廉不試一點嗎?」
  「嗯,我……」
  「威廉教授身體不舒服嗎?」在威廉開口回答之前,她還是克制不住自己跳下椅子跑到威廉旁邊,伸手想要測他的體溫。
  「不……我沒有。」雖然這麼說,但威廉還是乖乖地低下頭讓她的手掌貼向額頭,「我只是在想……早上的時候沒跟夫人說一聲就自己離開醫院廂房……」
  「……我很生氣。」一提到這個她便扳起臉來,非常嚴肅的樣子,「我並不是要把你關著,只是因為你的病我找不出原因,所以在了解這病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我希望可以避免任何意外。但是不跟我說一聲就離開,我覺得我並沒有被你信任。」
  「不過、」加重的語氣讓與會的大家都一起正襟危坐了起來。

  「沒事的話就好。」音音夢拍拍威廉的頭。


  『等等應該要去找找梅倫教授,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況如何……』
  其實她現在比較擔心另外一位的狀況,剛剛布勞的故事實在有點……

评论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