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路德教授的愉快聖誕節


  將書本推開,路德將摘下眼鏡後揉了揉眼睛。
  明天要上課的植物跟教材都已經備好,但是為了確定自己的講課毫無錯誤,每次睡前路德一定都會再確認一次所有的課程內容。雖然是睡前的工作,不過最常發生的狀況還是每次在回神時才發現太陽幾乎就要升起,然後只好乾脆不睡,完全違反初衷。
  自嘲地笑笑,路德從大衣中拿出魔杖敲了敲懷錶──那是梅倫送給他的,為了報答他某次在麻瓜研究學的課上不小心揭穿梅倫的小小把戲,所以特地去惡作劇商店買來的報不準時間懷錶,打算害他這位從不缺課的優良教授遲到或曠課;殊不知早在他將這可愛的小東西交給他之前,他們共同的好朋友布勞早就透過水晶球窺視到了並告知他這個小道消息。
  捧著為了提神而跟音音夢夫人要來的提神用飲料,路德若有所思地小口啜著,同時望向窗外。禁忌森林的那一頭已經可以看到屬於晨曦的亮白……而剛剛想到的那個傢伙,正趁著陽光完全露臉之前披著最後的夜色向著城堡的方向而來。
  真的有必要這樣?路德飲下最後的一口飲料一邊這樣想著:如果一開始就決定要背叛,早在最初的時候如同布勞那樣不就好了?自己可沒逼迫他什麼,在開口邀請時也從不曾介意過「好朋友們」可能拿這點作為把柄,畢竟加入被視為異端黑魔王一派絕對不能是寫在履歷表上光榮事跡,所以如果不想加入,那當初拒絕不就好……
  背叛這種事情某程度上更難被原諒,不論是哪一方。
  「難道是那傢伙以為我在試他對朋友的忠誠?」路德咀嚼這一句話,並將用完的杯子順手洗好收好,「……但應該也沒蠢成這樣。」

  路德忍不住回想起那時候他們都還是學生。
  身為赫夫帕夫的他們在學校裡一直都是低調的存在(至少他們自己這樣認為),默默努力的赫夫帕夫具有他們創院者的特質──公正、忠心耿耿,且比起其他學院顯得溫和老實得多;雖然路德覺得自己可能……有那麼一點不合,但至少他身邊的人都是如此。
  有時候路德還是不免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分錯學院。他雖然不自滿,但是他認真地想過憑他的勤學與思辯能力要進入雷文克勞應該沒什麼問題,或是他敢於挑戰學校各式校規的勇氣也很有葛萊芬多的精神,更不用說是狡詐跟血統,他以他優秀的魔法家族血統發誓,這個學校目前要以陰謀成功暗算他的人大概用一隻手的手指頭就數得完。
  所以為什麼是赫夫帕夫?
  他曾經拿這個問題問覺得有跟他相似氣質的布勞,但布勞聽了他問題之後也只是笑笑說道:「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是赫夫帕夫。」
  回想起分類帽當時在他耳邊的低語,再看著身旁的兩位友人。路德想想也是,就點點頭;但一旁梅倫像是沒聽懂他們的對話一樣:「我覺得你們都應該是史萊哲林,會是赫夫帕夫一定是分類帽百年難得一見的錯誤。」
  這番話惹得路德跟布勞互望一眼,布勞笑笑地搖搖頭然後繼續寫著占卜學作業,而路德撐頰想了一下,決定伸手抽走梅倫正在參考的、屬於他的草藥學報告。


  「不過倒想不起來是怎麼跟他們混在一起的。」
  路德收拾起散落在桌上的羊皮紙,將之一捲一捲綑好的同時發現被埋在桌子下的、一張據說是麻瓜世界常用的紙──上面只寫了簡單幾個字:集會通知。
  「……」路德用指腹摸了摸紙背的痕跡、並無語地看著只有寫著那幾個字的便條,他嘆了口氣,將之折疊好且收入口袋;儘管不確定這張紙上所寫事情到底是什麼,但透過紙背明顯可以摸出其他的字跡,這分明就是用了隱形墨水的傑作,用這麼淺顯易懂的方式整他?且不論這張通知的重要性,不過連署名與稱謂都沒有,看來應該要好好教導那傢伙一些基本禮貌,畢竟他大可將這張紙交給任何一位教授煩惱……即便大概知道對方只會這樣針對他(他們都知道布勞的天賦,這種無聊的小把戲絕不會玩到他身上),但是這麼沒有禮貌與手段明顯的惡搞?路德不覺得自己跟布勞會這麼地缺乏創意。
  「……好吧、至少他努力過了。」
  想了三秒鐘還是想不到什麼適當的評語,路德覺得這一定不是他腦袋太差,而是梅倫這個人太難以形容。
他決定再去找音音夢夫人要一杯提神飲料……然後再回來好好研究那張紙;以及如果有時間的話,或許可以來想想要怎麼整回去。
  唉,創意、創意。
  路德覺得自己跟布勞明明就是很好的示範,在這方面。

  走在漆黑的走廊上,路德微笑對著明顯跟他反方向的威廉教授點點頭,一邊分神想著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跟他剛加入黑魔王時的感覺有點像。
  他從沒跟其他人解釋過加入黑魔王的原因,連布勞跟梅倫也不曾。
  不過他並不是不知道。路德暗自苦笑,他跟那些盲從的蠢蛋才不一樣,他之所以會加入,只是很簡單、很簡單的一點──因為他並不喜歡人類。
  但那些破事他也不想解釋,就讓他兩位好朋友認為他在追求刺激也不錯?
  反正一部份的他確實也是追求如此。

  思考的同時不知不覺已經看到了醫院廂房的大門,為了怕需要休養的學生跑出去或是受人打擾,大門一如往常地上了鎖。路德不禁有點好奇威廉是怎麼逃出來的?明明為了這位身體不好的教授,音音夢夫人可是曾經請教蕾格烈芙教授以最複雜的咒語將大門完全封上。
  也許這就是進化理論的道理?不過他現在並不想深究。
  「音音夢夫人?」輕敲了兩下門板後,路德才有些後知後覺地想到對方可能也正在休息。
  「啊……」想著居然會犯這種錯誤、或許該晚點再來的同時,他聽到門鎖開鎖的聲音。
  「……路德教授,請問有什麼事嗎?」嬌小的音音夢夫人揉著眼睛將門開了一條縫。
  看見對方因微冷的清晨而瑟瑟發抖,路德貼心地蹲下來替對方把斗篷拉好,「想跟您再要些提神用的飲料,夫人。」
  「提神用的飲料?……我自己可能也需要一杯,請進,路德教授,麻煩您幫我把門關好……嗯,鎖好,我不想讓威廉教授在身體養好之前又偷偷跑出去……」
  聽著音音夢夫人的叨唸,路德在關上門的同時暗自決定與剛剛那位一同再保守一會兒的秘密,即便這秘密只要等到音音夢夫人清醒之後就會被戳破。
  他真心覺得除了威廉教授之外,音音夢夫人也應該需要好好休息。


  早上的課總是讓人昏昏欲睡,路德自己也曾經是學生,他可以了解那種過度燃燒夜晚之後,早上總是提不起精神的那種感覺。
  不過對於課程上學生們的如此表現,路德倒是不以為意;對他來說,重要的絕對是尋求知識的手段,在現在能夠方便查詢到所要資料的世代裡,對知識的背誦他覺得相對起來比較沒有那麼重要;畢竟以草藥學來說,固然了解植物特性與其療效重要非常,但若是不具備辨認植物的能力與區分出類似植物的不同,那那些硬記死知識連派上用場都不行。至少他是這個態度。
  趁著學生抄筆記的時候他默默地又喝了一口提神飲料,光聞到飲料的奇妙味道就讓路德清醒不少──音音夢夫人曾希望可以改善這東西的味道讓它比較好入口,這樣說起來或許可以當成這次作業?
  正打定主意要在原來進度多加一項作業的同時,他發現到學生中似乎有狀況。
  「是的?拉克蘭小姐?」
  路德本來有些意外在他的課上居然有人舉手,不過在看清對象之後馬上理解地點點頭。赫夫帕夫的學生就是這點優秀,不論何時都勤勉認真的態度實在是令人激賞,尤其是今年的級長──艾妲‧拉克蘭同學,除了身負級長職務外聽說也包辦了魁地奇隊長?這麼突出的學生果然是赫夫帕夫才會有的人才。
  赫夫帕夫一向都出人才,他們優秀的校長也出自赫夫帕夫不是嗎?
  不過對赫夫帕夫的欣賞絕對跟他也出身自這個學院沒有關係。路德在心中暗自補充。

  解決完了學生的問題、交待了下個星期要交的作業──不意外聽到學生們哀號的聲音,但他無視,並宣佈下課之後,路德揉揉有些痠痛的肩膀,思考著要先去找那傢伙處理紙條的事還是該去找布勞作些良好的心理咨詢,以便他在去找那傢伙時不會因為沒辦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而把對方整得死去活來。
  那張紙條上根本就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在他拿了音音夢夫人的飲料回到辦公室,準備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應對的同時,那張用隱形墨水書寫的紙條在咒語效果之下只有一句該死的「HAHA!」。除此之外並無其他。
  ……他剛剛是不是罵了粗話?
  路德揉了揉眉間,他覺得他自己如果不先冷靜的話,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所以說,你最近又哪裡挑釁他了嗎?」
  路德看著布勞跟自己先前的動作一樣,頻繁地對那張紙施咒想要找到更多資訊,卻只是再再證明了這張紙根本就只是惡作劇一場。
  「……假借研究之名用壞他的道具算不算?不對,那已經收到回禮了,浸了黏膠的上課講義非常有創意但還是沒有破壞掉我的草藥學進度。那……趁他去麻瓜世界表演的時候自願當他的志願者然後故意絆倒他算不算?但那個也、我印象中之後的切割魔術沒有使用道具害我差點被分屍,應該是已經還掉了。啊、再不然就是上次放走他的兔子,害他原本預定的魔術程序大亂只能臨時找胖胖球充數?但胖胖球還比較可愛,我覺得無傷大雅。」
  路德優雅地品嚐布勞為他倒的紅茶,剛剛說的事情像都不是他做的一樣態度自然。
  「你們兩個可以停止這種無謂爭執嗎?我親愛的朋友?」布勞嘆了口氣,伸手將那張紙還給路德,「我以為你應該更成熟一點,這種事情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也許只是因為他故意找我麻煩。」
  「如果你言辭上收歛一些,或許就不會這樣?」布勞嘗試提議。
  「是我的錯?」路德瞇起眼睛,原本青翠的綠眸轉深,隱隱又是發怒的前兆,「怎麼會是我的錯?我並沒有特意找他麻煩,我說話就是這樣。怎麼他不用反省他做事就是那樣?」
  「……我的意思是,你們應該停戰。」布勞看路德的杯子空了,拿起茶壺又幫他斟了一點,「這種小孩子似的行為真的不像你、路德。」
  「那怎樣的行為才該像我?」路德勾起微笑,雙手環胸地向後靠在椅背上,「怎樣的行為才該像我?布勞?」
  看著這樣的路德,布勞第一次認真思考起自己該不該接話。

  「你應該把它燒了,如同你以往看不順眼的事物一般。」
  正當氣氛凝結在尷尬的處境時突然有了第三個聲音界入他們之間,原本他們正在討論的梅倫就這樣突地出現在他們兩人旁邊的第三張空椅上,「需要代勞嗎?」
  路德跟布勞對於梅倫的突然出現見怪不怪,只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還能這麼理所當然地出現,讓他們兩人對於梅倫的評價又更加複雜了起來。
  路德閉上眼睛,深吸幾口氣之後才又睜開,看著那位不請自來的友人,「我可以當作你來給我解釋了嗎?梅倫?」
  「我的解釋就是──」梅倫壓低音量,一付神神秘秘的樣子,「你燒了它,然後就會發現我留的這張紙條是非常有意義的。」
  這番話讓路德與布勞又互看一眼,最後路德妥協,抽出魔杖唸了聲:「吼吼燒。」
  魔杖頂端噴出火燄染上那張白紙,紙迅速被火吞噬,直到最後只留下幾個字──

  Trick or Treat

  「萬聖節快樂,我的兩位好朋友。因為想過你們身上沒有糖果,所以我就先自作主張了。」
  梅倫壓低帽沿,一副惡作劇得逞地開心樣貌。


  當然,路德(跟布勞)事後有沒有針對這件事進行回禮,那又是後話。

评论
热度 ( 2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