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周】夢非夢(莊離)


  時節是大寒。

  冰雪仍然封住了這個小小村落,原本就因封路而暫時居住在這裡的旅人還是哪都去不了。
  等待青石關開放的婷妤也是,自從孟卿說了稷下學宮的事情後她就一直在盼望並期待著那一天趕快到來。畢竟,若是到了稷下學宮並進一步順利獲得回去的方法,那她就不用繼續待在這裡,可以回到她熟悉、該在的地方。
  即便這件事代表著別離……
  搖搖頭,婷妤決定先不去想這個。
  她暫停原本正在做的工作,兩手互相搓著,不曾受過這種天氣的她即使已經渡過這麼多天了還是會被冷到隱隱作痛,一心想如果時節能快轉到春天就好了,原本對於雪的興奮也隨著時間慢慢冷卻,這種心情就像是開學時發憤讀書但到了期中只想著趕快期末一樣。
  「呼啊──」她不住地往手心呵著氣,但掌心的知覺依然在流失。
  有暖暖包就好了。婷妤也不只一次這樣想。
  雖然還是無法良好適應這邊的氣候,不過穿越到這裡來也不都盡是壞事;到這裡之後遇見的這些人,每個人都待她極好極好,這在一般的穿越小說中已經是極其難得的事情。一般不都會有個專門對付她的同齡女子什麼的?但在這裡只有個個帥氣、媲美模特兒的優秀男性!想想她在大學還沒同時遇過這麼多條件好的。這樣說起來,即便是離鄉背井還是有些許安慰。

  正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地,她被子聚邀請一起仰望星空。
  雖然隱隱覺得好像哪裡不妥,但她從穿越以來都自詡是一個觀念開放的現代人,如今這麼大膽開放的邀請若是拒絕豈不是顯得她沒見過世面似的?在晚上出去看星星這種事雖然於禮教不合(且是在大寒的晚上,光想就覺得冷),不過子聚那樣的態度並非有什麼心機,似乎真只是因為自己提到的一時興起而已。
  更何況也只是邀她去看星星,其他也沒有多提什麼,若想多了豈不是顯得自己好像在某些發展上迫不及待。
  嗯、寬心,別想些有的沒的。
  但即便做足了這樣的心理準備,事後被老闆娘叮囑時還是感到有點心虛。

***

  夜晚星空如畫。婷妤也是第一次認識到星羅棋布這句成語的由來。
  在都市長大的小孩,根本就不能理解為什麼要用星星形容數量很多……不過在兩千年前的現在,只要仰望就可以了解。
  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與,驚豔?
  婷妤那瞬間想為已經不存在於未來的景色哀悼。

  跟子聚看完星星回來後,婷妤便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成眠。
  夢與非夢之間的辯論……到底不是仲翔呢,明明覺得有話想說,卻不能在那個當下找到適當的句子一吐為快。只能任著子聚一臉悲傷的樣子,卻無能為力。
  但,回想起當時的回答,她是認真地覺得這一切不是夢。
  這對她這個從未來來的人來說難道不夠清楚嗎?從被孟卿救起的那刻開始,她都多希望自己能夠在下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回到她所熟悉的那個世界,就算要面對期末考缺考而被當的命運也沒有關係。她想回去,她想回到那個才是屬於她的地方,而不是待在這裡。
也許是這樣,聽到子聚那樣說時,才會有點動怒、吧?
  明明是這個世界的人,明明在這個世界相遇了,卻要說這一切是一場夢?太不可理喻了。
  自己明明那麼地──
  「當然是醒著的。」
  那時候,應該是確實地把自己的意思傳達給他了吧?
  即便因為自己來自未來的關係,可以透過流傳下來的文獻了解道家的想法,但,果然還是。
  ──理解跟接受果然是兩回事。

  婷妤想到這裡,又忍不住氣鼓了臉頰。
  輕翻了個身,小心地不讓任何皮膚接觸到外面的空氣,連小小的腦袋都縮進被褥裡了才繼續想著。除了那場小小的、對他們來說也許稱不上是辯論的辯論以外──
  到底是她的意識已經適應了古代,或是因為沒有戀愛過的關係而顯得大驚小怪?被摟住的那瞬間的確是嚇到她了,不過認真說起來,子聚只是要為她擋風而已,畢竟即便時節已經近春,但入夜後的寒氣仍然是可以鑽進骨裡那般深刻……對,或許子聚僅是發現了她盡力克制的顫抖,沒別的意思。
  看星星、不,是認識星宮什麼的,明明是如此正當正經正常的事……是當朋友吧?仲翔也曾被帶去過……哎,都是仲翔不跟著一起去,才會在這裡想東想西。

  仲翔,都是你的錯。

  雖然知道這很不應該,不過這樣想的話倒是輕鬆了不少……
  「身為現代人呢,那種守舊的想法怎樣也不該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吧?」
  婷妤捏了捏自己的臉想讓自己冷靜,冰透的手讓她的意識離周公更遠一點。

  「……這下更睡不著了。」

***

  她做了一個夢。
  ……又或許不是夢?

  婷妤有些錯愕地看著自己的手、看著自己的衣著,再看著站在眼前那個怎麼看怎麼熟悉的女孩。
  ──那不是她自己、周婷妤嗎?
  怎麼好端端地會見到另一個自己啊?!
  「婷妤姑娘,且先冷靜下來。」
  對面那個女孩開口了,雖然聽起來是她的聲音,不過那樣的說話方式……「子聚,是你嗎?子聚?」
  「是我,婷妤姑娘不必慌張。」婷妤看著端著自己的臉的女孩向她走近,突然有種原來對方看她是這種樣子的感覺,尤其看著對方踮腳伸手嘗試要碰觸她時,這樣的身高差讓她覺得有點有趣。配合著對方的動作,婷妤彎下腰想著對方應該是要摸摸她的頭,卻沒想到那冰冷的觸感是落在自己的臉頰上。
  「嗯,子聚?」
  不解地看著他,兩人的距離近到婷妤可以透過自己的眼眸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莊離的樣子。

  「你覺得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啊?」

  「並不清楚。」不知道是被什麼逗笑,現在披著婷妤外表的莊離輕輕地笑出了聲。
  原本看著子聚時覺得溫和帥氣的笑臉不知道為什麼換到自己身體上時卻好像嬌羞了起來?這難道也是因為身體不同才會有的變化嗎?
  她居然覺得自己很可愛?!婷妤啊拜託不要自戀好嗎。
  婷妤在腦內覆誦了多次眼前的人只不過是自己而已、晚點就會恢復原狀的、並不需要在意等等云云。企圖化解掉這個奇怪的心理變化……這樣說起來本來就等著要去稷下學宮的,現在多了一個問題也只是順便而已,太好了,怎麼連這種神奇的事情也會買一送一嗎?這種促銷方式真的會發生在這種地方嗎?
  「……婷妤姑娘,怎麼了嗎?」
  陷入自我小世界的婷妤回過神,發現莊離正擔心地望著她。
  「沒事,只是覺得……又遇到這種事。」婷妤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喪氣,「發生在我身上的、不能理解的事情真的是越來越多了……」
  「或許這並不是什麼不能理解的事?」莊離依然笑著,彷彿互換這種事對他來說沒什麼困擾,「若是仔細想想的話,這或許是一種自然之理也說不定。」
  「你的意思是『道』嗎?可是我們兩個靈魂互換這種事很不尋常啊。」
  「婷妤姑娘,這麼說起來,你是誰,而我又是誰呢?」
  「什麼?」婷妤睜大眼睛,「子聚,你不是認真的吧?你當真一點也不介意現在這個樣子?」
  「當然會介意。」這麼說著的他卻還是帶著笑,婷妤都快搞不清楚會有什麼事讓他不這樣笑,「婷妤姑娘不介意嗎?」
  「我當然會介意啊。但是你看起來不是很困擾的樣子?」
  「會在意身為女性的自己,但同時也在意著身為『婷妤』的自己。這麼說來,現在的狀況我應該稱呼妳為婷妤姑娘?又或是該就著外貌稱呼妳為子聚呢?」莊離像是發現了有趣的事一般不住地點著頭,「也許莊周夢蝶,就是這般感覺吧。」
  「你是說?」婷妤覺得頭隱隱地有些抽痛起來,「我們現在只是在做一個夢?」
  「夢與非夢,誰又分得清楚呢?或許在這個世界我是周婷妤,而妳是莊離。我們所認為的妳是婷妤與我是莊離說不定才是另一場夢境。」
  「我……」

  婷妤思考著對方的話,沉澱下自己的內心想著。
  「為什麼會認為這一切可能都是夢呢?所謂順應自然之理,不也代表著要依著自然的脈動存在著嗎?既然週遭的一切都確實地存在著,那又有什麼名為虛幻呢?既然不存在虛幻,那,所謂的夢與現實,又如何能分得清楚呢?若能夠感受到當下,那不就便是存在了嗎?這樣一來,你是誰又或者我是誰又有什麼要緊呢?知曉自我,名字只不過是一個代稱罷了。」
  「……婷妤姑娘,我分不清妳是在自問自答還是在問我?」莊離表現出難得的疑惑。
  「咦?」被提醒的婷妤清醒,才發現她剛剛不小心說出了內心在想的事情,「子聚你不要介意,我只是不小心地把我正在想的事情通通說出來罷了。」
  「我覺得是很有趣的想法。」莊離笑道,「能夠認識婷妤姑娘真是太好了呢。」
  「嗯、我,也很開心能夠認識子聚噢。」
  靦腆地笑著,婷妤覺得如果自己現在在自己的身體的話一定臉紅了吧?但現下是子聚的身體,或許臉皮比較厚一點看不出來。
  「不過話說回來,」莊離突然又離婷妤近了些,幾乎是將整個人都靠在她身上,「婷妤姑娘的身體很冷呢,是還不習慣這裡的氣候嗎?」
  「啊……」婷妤看了看自己,再看向對方。
  「子聚你穿太少了啦,我可不是你,我身體沒那麼好的。」
  「原來是這樣。」語畢的同時莊離已經在婷妤懷裡覓了個溫暖的好位置待著,「若不是有這個機會,或許我都不能感受到原來婷妤姑娘一直都在忍耐吧。」
  「什麼?」雖然懷裡抱的是自己,但是婷妤還是被嚇得動也不敢動。
  這時候她也應該要慶幸自己跟子聚互換身體了嗎?

  「果然,靠在一起比較溫暖呢。」
  莊離抬起頭,用著婷妤的臉衝著婷妤直笑。

***

  那樣溫暖的氣息讓婷妤驚醒,感覺到有陽光照射在自己臉上的同時也睜開了雙眼,婷妤勉強地半睜開眼睛,卻只看到朦朧的世界。
  熱脹的腦袋什麼都無法思考。但看了看她自己後,她只有一個想法。
  ──果然是夢啊,太好了。
  不過身體的狀況……婷妤勉強地分神回想,推測應該是昨晚的關係,現在似乎連身體都有些發燙。是受寒了吧?但可不能讓其他人擔心。
  憑著這樣的想法,再怎麼覺得不舒服,婷妤也盡力地想要撐起自己的身體。連掉入冰水後都撐過來了,這點小小的受涼不會有事的。
  「婷妤啊──」
  正想著,就聽到老闆娘在呼喊自己的聲音,婷妤苦笑著搖搖頭,翻身下床,並穩住自己有些虛浮的腳步後,才慢吞吞地回了老闆娘那一句呼喚。
  「欸、來了!」
  今天的婷妤,也要打起精神來才行。她如此勉勵自己。

  至於昨晚的夢……真的是夢嗎?
  婷妤覺得似乎追究是夢非夢這件事好像不再那麼重要了。

评论
热度 ( 4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