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3】Hope


  「霍普?」
  「嗯?」
  少年猛地抬頭,這才發現雷姊正在看著他。
  雖然跟對方相處的時間不長,不過看著對方的眼神,他知道或許讓對方擔心了吧?因為自己一時的分心……
  「沒事、雷姊,我們繼續走吧?」
  「嗯。」
  又回頭望了一眼,雷光才恢復一開始時的速度,快步走在充滿著電子植物的空間中。
  『果然很厲害呢,相較於自己……』
  少年盡其所能地跟著對方的腳步,雖然一部份同意那位大叔的話,但是他不想在這個地方認輸。如果他連這樣的步伐都跟不上的話,他怎麼可能有機會追上冰雪、拉住他、然後為媽媽報仇。那時候媽媽是為了什麼才挺身而出的呢?明明沒有必要的不是嗎?不過是一次難得的渡假,為什麼、為什麼非得遇到這樣子的事不可。
  先前看著冰雪的時候的確很想要揪著對方的領子讓他對自己有所交代,卻還是在最後退卻了……他也有在乎的人、有非做不可的事,少年一想到這點、看到他對莎拉的感情就無法苛責對方,可是當他一轉頭他就會想到對方讓他的媽媽死亡、讓他承受悲傷,讓他們無可挽回地永別。
  ──果然還是不可原諒。
  握緊了拳頭,霍普邊走著邊顫抖著身子。

  雷光邊趕路邊望了少年一眼。
  她不知道對方是為什麼如此堅持。是因為害怕嗎?想著跟著她的話他就可以平安?那他看錯了她這個人,她一向只為了自己的事情活著、一直都是。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她也不會失去她了。
  自嘲地笑了一聲,再怎樣強有什麼用呢?為了要替代自己的父母、給妹妹一個足以依靠的肩膀,反而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再也回不來的珍貴之人。看著她的水晶,她彷彿都還可以透過水晶看到對方強忍著淚水跟自己說「沒關係、妳先走吧」的樣子,即使想要救她出來,她卻同時害怕當把她救出來之後,她會對她說些什麼。
  她害怕、她害怕面對她親愛的妹妹含淚的表情,即使一直讓她哭的人是她。
  ──但她的本意並不是如此。
  雷光在想,或許她是嫉妒冰雪的。那種外放的感情從她小時候開始就習慣壓抑,即便面對最珍愛的她也是一樣。她明明想笑的、她明明想要對她妹妹笑說一切都會好的,但是只要一看到冰雪站在她的身邊,她就覺得自己的位置不再存在於對方旁邊,彷彿對方不再需要自己。
  不應該是這樣、她不應該為了要保護自己與妹妹的偽裝而失去掉她與她。
  但現在又能怎麼樣呢?
  揮刀的同時她只是看著敵手的眼睛、看著對方眼中的倒影去觀察自己的表情。
  是不是不再懂得如何去笑?
  「霍普……」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她已經開口,同時也聽到對方的回應。
  「沒事,只是要你跟上。」搖頭甩去想問對方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人的想法,她再次邁開步伐拉開她與少年的距離。

★★★

  散步……不,或許要用逃命才對。
  只是因為跟著雷姊的關係所以才會有如此悠閒的錯覺吧?雷姊在聽到他說他想要變強之後把前行的位置交棒給自己,而她做為自己的後援,這是當自己提出要求時想都沒想過的事。
  回頭望了對方一眼,對方堅定的眼神正四處觀察著,右手扣緊屬於警備隊的刀的樣子彷彿只要有不速之客一接近她就會將對方撕裂一樣。
  看著對方如此戒備,霍普右手也隨之揪緊了自己胸前的衣服──他覺得如此放心。
  目睹媽媽掉落的那一刻有太多情緒盈滿胸口,悔恨、憤怒、悲傷等等,像是被打開的潘朵拉盒子,那隻鬆落的手在最後放出了一切,卻把最重要的「希望」一起帶走。
  『媽媽、為什麼不跟我待在一起就好?或者把我一起帶走?』
  霍普至今忘不了媽媽站起身時回望給他的那個眼神,那個眼神包含了太多太多他當時沒想到的意思,或許媽媽早就知道自己是有去無回,所以才會要自己好好地照顧自己?但如果知道是一次沒有回頭的戰爭,那她為什麼還要前進?
  『留給他們就好了啊、留給那個諾拉──』
  連想到組織的名字都會讓少年的心漏跳一拍,那個與自己母親名字相同的發音是不是就是為了葬送媽媽所以命運之神才開的如此玩笑?
  『果然還是冰雪,一切都是因為他……』
  「怎麼了?」從後方傳來的聲音讓少年回神,「從剛剛開始就很心不在焉。」
  「我是……想到了一些事。」低著頭不敢看對方,在這種時候分心就像是辜負了對方期待一樣。「對不起、雷姊。」
  「累了嗎?」雷光湊上前來,「如果需要休息一下的話──噓。」
  在少年反應過來之前將對方推開到一旁,從身後的背袋拉出自己的慣用武器一口氣甩開,機械磨擦與重組的聲音傳來,森冷的音調宣告了又是一次的戰鬥。
  「站到後面去,我不想要分神保護你。」
  聽到對方的話,少年反而往前一步拿出武器,「我是主攻者,雷姊是我的後援。剛剛不是這樣分配的嗎?」
  「你方才分心了,更何況……」
  「開始了。」在對方說完阻止他的話之前少年衝上前去給予敵方一擊。
  但是少年的武器與力氣理所當然地不能對對方造成致命傷害,在敵方接下一擊反手要攻擊少年的同時,雷光已經站至前方,鮮紅的血液隨著女性揮刀而噴灑而出。
  「反應太慢、動作再快些。」沒有回頭地對少年下指示,少年見對方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反而比方才更加賣命。
  「是的、雷姊。」

  在雙方的合作之下擊退了敵人。為了不讓人回去找援手,他們是徹底地誅殺。
  下手取其性命的都是雷光,不管現況如何,她不會讓少年碰到那禁忌的最後一步。

  看著兩人身上的血,少年愣愣地望著、想用水清洗自己的衣服。
  才倒出一點沾濕衣服表面的纖維就被雷光制止,「不要浪費水在這種地方。」
  「咦?嗯、是的。」
  照著對方的指示放下他們的飲用水。從被視為繭的敵人開始他們逃命到現在,他怎麼會忘了自己並不是只是出來遊戲,或是一次擬真的戰鬥模擬。
  在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血是別人生命重量的同時少年不免露出了喪氣、逃避的神色,這些都被雷光看在眼裡。但是她沒時間停下來,她還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一刻都不能浪費。
  從失去莎拉開始她才體會到時間是如此地不留情面,不論如何都在前走的它帶走了所有他們以為會永存的東西。直到失去的才意會到擁有過的存在,她就算現在懊悔也無濟於事。
  不過這點,她想他也是一樣的、那位少年。
  畢竟他還如此年幼。以一個做為反抗政府的人來說、太年幼了。

  等到終於可以休息的時候,雷光才開口問道:「後悔了嗎?」
  少年一開始聽不懂她在問什麼,但在會意過來之後便連連搖頭,「他們都是敵人,都是害死我媽媽的敵人。」
  「嗯。」聽到這樣的言論、雷光並沒有反駁,以她的立場來說她也沒辦法勸導對方什麼。她會下手也不是單純因為對方是敵人,更多的其實是她對於自己的憤怒。她從不否認她在遷怒。過去在波達姆地區連隊時,她曾經漂亮地完成了許多的任務,那時候怎麼可能會想到自己不過是被法爾希操縱的棋子,她甚至還曾經為完成任務這件事感到光榮。
  不管是不聽妹妹的話、或者是一意孤行,這些都……
  「雷姊。」少年的聲音讓她回神,她只是抬頭望著對方、等待對方表達他想說的。
  「雷姊,妳說、妳要毀了聖府,是認真的嗎?」
  「嗯。」頷首,但並不想多加解釋。她覺得少年還不會懂。「你想要對冰雪報仇,也是認真的嗎?」
  「嗯……」不像對方那麼地肯定,但是少年還是堅持地說道:「是他害了我媽媽,所以我一定要……」
  「是聖府。」
  「但不管怎麼樣,如果他沒有在我媽媽面前說那些話的話,我媽媽就不會為了要保護我才因此喪命。」少年壓抑著憤怒的音調,「不可原諒,即使我知道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事情就會是這樣,但還是不可原諒,如果他有抓好我媽媽的手、如果他沒有在我媽媽面前出現的話,這些都不會發生了。現在我還變成了不是人類的路希,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靜靜地聽著,雷光看著這個與自己一同憤怒的少年。從他們被法爾希變成這樣之後,看來都已經快要到極限了,如果不找些什麼出這口怨氣的話。
  『不對,不是為了要發洩對命運的不滿,我只是要對企圖操控人類的法爾希進行反抗而已。』搖頭否定自己的想法,雷光拉起少年的手臂,將自己交給對方的小刀強迫握在對方手裡,「既然這樣的話,就什麼都不要去想,去做就對了。」
  同樣的話也是如此告訴自己,『不要再去想了,再怎樣想,莎拉都不會回來。』
  「即使知道這樣也無法為我媽媽復仇,我還是……」
  「把話都留著對那傢伙說吧。」
  「嗯。」

  握緊了手上小刀的少年,堅信著只要跟著雷光走,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雷姊,謝謝妳。」
  「又怎麼了?」
  「謝謝妳願意帶著我、讓我變強。」
  「變強是你自己的功勞,相信自己就可以辦得到。」
  「即使是這樣……」
  看著對方的側影,霍普覺得內心升起了更多的勇氣,這些都是在他媽媽死掉之後就不曾體會到的。
  「雷姊好像媽媽喔。」少年小聲地呢喃。
  「……我才不是媽媽呢。」即使這麼小聲,雷光也沒有漏聽。

★★★

  霍普最後還是解開了心結。
  雷光看著少年與他的父親道別時忍不住替他高興。
  如果自己的父母親都還在的話,是不是也會這樣子擁抱她與莎拉,然後告訴她們一切都會沒事的?然後伸出雙手說,不論怎樣,妳們的歸宿都在這裡。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雷光將手搭在霍普的肩上,看著少年轉頭看向她時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少年是如此地脆弱,卻還硬裝作堅強──至少過去是如此,看著少年回笑時雷光幾乎確定少年已經不再是少年,是可以與他們一起跟命運對抗的存在。
  「以後可能沒機會回來了。」
  「嗯,我知道。」點頭,看向即使在自己離去時仍然注視著這個方向的父親,「我已經釋懷了,不論怎樣我都要好好地活下去,雖然可能再也見不到面,但是我知道有人會一直在等我。」
  「有人在等著……嗎?」忍不住將視線望向因為傷口疼痛而待在一旁的冰雪,『如果是莎拉的話,應該是等著冰雪來救她、而不是自己吧。』
  「嗯,相信莎拉姊姊也一定在等著雷姊拯救她的。」
  「你……」
  「一定是這樣的。畢竟是姊姊啊。就像是大家一直跟我說,家人是無可取代的、這樣的道理。」
  「這麼說起來我跟姊姊也是家人了啊……」只聽到最後一句的冰雪也發表高見,「莎拉一定在等吧、等著醒來就可以看到我們這些家人了。」
  「誰是你姊姊啊。」皺眉,但心裡的不愉快不如以前那般刺痛著她。

★★★

  繭的法爾希、下界的法爾希,他們的命運被這些自命為掌權者的人玩弄在手中,只為了他們自己的企圖與願望。
  「果然沒錯、是被當成棋子了吧。」
  「就算是這樣,我也想相信一次屬於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能力對抗命運啊。」

  雷恩斯是這樣說的,即使化成水晶,他的願望也堅強地突破了水晶的束縛傳達給他們。
  沐浴在他的靈魂碎片裡,他們每個人都感受到一種被束縛的哀愁,但同時,他們也接收了他的遺願,要以他們的力量來保護繭。
  他們並非孤單一個人,所以不會那麼無助。
  幾個人交換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了這樣的訊息──
  一定要打敗法爾希、一定。然後把繭還給人類。

★★★

  希望何在?
  看著面臨著混亂的繭,他們面面相覷。這樣真的有辦法拯救繭嗎?還是他們正踏在破壞繭的路途上而他們渾然不知?

  看著身旁的少年,想到他的名字,雷光忍不住想到那位幫他取名的母親。
  「希望(Hope)是嗎?」
  「雷姊?」
  「霍普,我再問你一次,你會後悔嗎?」
  會後悔面臨這樣的命運、然後變成造成繭現在危機的兇手嗎?
  「雷姊,是妳教會我要怎麼樣面對自己的啊。怎麼事到如今還這樣問我呢?」霍普聞言笑開,一點也沒有世界要毀滅的那種悲壯。
  為什麼還能笑呢?
  「當然是要一起活下去啊,莎拉還在等我們呢!」
  為什麼還可以描繪未來呢?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吧,就盡力去做就是啦。雖然已經是大叔了,但不能輸給年輕人啊。」
  為什麼還要這麼努力呢?
  「一定、一定會有解決的方法的。」
  為什麼可以這麼樂觀?
  「只要班尼拉這樣相信的話,那我也就這樣相信吧。」
  為什麼還願意相信?

  是因為夥伴嗎?
  看著所有夥伴們堅定的樣子,雷光也笑了──
  「那就上吧,打敗法爾希、奪回繭。」

  ──是因為存在著希望吧。

评论
热度 ( 6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