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3】Lighting


  雷光看著從上方過去的飛空艇並壓低自己的身體。
  「噓。」不說出口,只消做出手勢少年就可以了解到目前的處境。
  現在就是這樣不斷地逃命,不論他們本身的意願為何,從被變成路希的那瞬間就成了只要存在於繭中就是罪惡。
  『不是人類嗎?』
  不禁想起少年對於,路希的解釋,雖然想要否認,但她似乎沒有什麼否認的立場。
  就是那樣不是嗎?不論是問過去的自己或是現在的自己,她的答案也會是路希等於罪惡。
  因為是下界的法爾希所選上的,所以就是整個「繭」的敵人。
  「從它出現之後。」
  雷光覆上自己的胸口,下面藏有了她作為那個的證明。

★★★

  如雷電一般閃過而逝、卻具有絕對破壞力的存在。
  雷光在與霍普解釋的同時,一邊也在咀嚼著自己的名字。她沒有說出來的是這個名字也是源自於她的父母親,因為希望她耀眼奪目所以才如此命名;不過自己捨棄了、她捨棄了要變得受人矚目的自己,變成以如矛般尖銳的雷電存在。
  換了名字是為了可以更堅強,不過沒想到的是,卻反而傷害了更多的人。
  看著低頭跟著她的少年,她不否認她也曾經傷害過他,因為她已經沒有心力再去關心其他的人,她連自己的存在都掌握不到、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去關心希望還存不存在。現在的狀況下似乎連活下來都是一種奢侈,但她只是……下界的法爾希奪去了她的珍貴之物,現在連她的存在都要抹去,命運的安排只在一瞬之間,就像是劃破黑空的閃電一樣,炫目奪人,但什麼也沒留下。
  『是因為名字決定命運,還是命運決定名字?』
  看著因為自己的幾句話就打起精神的少年,雷光不否認她的心情更加複雜。
  對於成為路希這件事她一點也沒有準備,所以對於未來到底要怎麼做……她只是隨著心意去面對阻擋在她前面的人;她一開始以為自己是為了莎拉,但是真正見到莎拉之後她卻發現自己想要找的答案不在這裡。
  被奪去了吧、不論是在乎的人或是自己存在的意義,都被法爾希所奪走。
  也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如此煩躁。卻還是沒辦法解釋為什麼明明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了,她反而更加地不能釋懷。
  只想要報仇、只想要利用自己的力量大肆破壞──想要同歸於盡,就算不能夠改變命運,至少要讓促使這些事情發生的傢伙們都得到報應。
  所以等看到了那個,她才意會到自己一直的不協調感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是這樣嗎?終究我們只是被法爾希飼養的、像是家畜一般的存在?」
  喃喃地自言自語著,雷光覺得內心原本迷惘的部份漸漸地回歸了條理,將一切、所有的一切都串起來。
  「所以我們的一切都被他們操弄著?」雷光看著正在運轉的法爾希,「所以我們,在被拋棄的時候才會迷失?……原來如此。」
  「雷姊?」霍普看著出神思考著的雷光,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我知道了,霍普。」
  霍普望進雷光冰藍色的眼睛,卻覺得自己聽不懂雷光在說什麼。

★★★

  是什麼時候捨棄希望的呢?從莎拉變成那樣的時候嗎?
  那又是什麼時候找回希望的呢?是因為他們嗎?是因為他嗎?
  因為被人所信任,所以原本迷失的自己便慢慢地被那樣的依賴而找到出口吧。
  想不清答案似乎沒關係,被下界的法爾希變成希似乎也不再那麼重要了……她重要的妹妹不也是下界的露希嗎?她身旁的人不也是下界的露希嗎?
  有罪的不是露希,有錯的是露希是罪人的觀念。而操縱這一切的是──
  不該原諒的,法爾希。
  她會反抗它,直到它將他們原本的一切還給他們為止。
  雷光平靜的藍眸掃過終於聚在一起的他們,她將右手握拳放在胸前,閉上雙眼。
  『神啊……』
  「如果您存在的話……」

★★★

  我會保護你。
  她從不輕易說出承諾的,可是看到少年徬徨無措的樣子,她想。
  她已經錯過了莎拉,在她連自己都放棄的時候,這個少年選擇跟著她。
  她想,她不能放棄他。
  「霍普(HOPE),希望就在這裡,不是嗎?」
  「才沒有那回事!」
  憤怒到失去理智的少年大聲咆哮著,「說什麼希望……明明就已經沒有希望了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要叫這種名字啊、什麼名字嘛……」
  「……」雷光只猶豫了幾秒,「我也捨棄了我的名字。」
  正因為是小孩,所以才會這樣想不是嗎?
  想著「只要這樣的話就可以長大了」,迫不及待想要長大的自己,想要成為別人的依靠的自己,卻是瞬間就消失了,什麼也沒留下。
  但是,但是。
  也是因為這樣的亮光劃破天際,所以才會遇見了他們吧。
  也是因為這樣的衝動,他才會跟著自己並給自己希望吧。

★★★

  「霍普,我會保護你。」
  「雷姊?」
  從聖都首府──伊甸下墜的同時,少年好像聽到對方這麼說。
  雷光冰藍色的眼睛漾滿了溫度,但只是瞥了少年一眼,視線便轉向下方。
  ──那麼,就開始戰鬥吧。為了希望。

评论
热度 ( 4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