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パラジクロロベンゼン(雪莉)

  「我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當我向我的創造出我的造物者提出這個問題時,他也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所謂的造物主都是不負責任的。」
  他只是給了我這句話,認真想想,還真的頗有道理,畢竟我現在也這樣覺得。

  我是誰呢?
  為什麼我會存在在這裡呢?
  為什麼我要持續地活著、堅持下去呢?我是為了什麼呢?
  ──這些問題通通都不會有答案。因為我不過是被遺留在地上的影子,受人踐踏卻不能出聲。

  「吶,你知道問題的答案嗎?告訴我嘛。」

パラジクロロベンゼン

  雪莉叼著POCKY,一邊喀滋喀滋地咬著一邊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瀏覽著今日的新聞。
  最近的新聞主題大多沒什麼異動,報紙上是已經報了許多天的殺人魔犯案事件,這樣的報導像是還報不夠似地、今天繼續努力蠶食鯨吞整個頭版版面──除了總理出訪他國的事情還是硬在版面上開疆破土了個小小區塊,整面報紙倒是已經看不到其他不屬於這個範疇的話題,完全顯得整個國家只存在這件事一樣。那些滿滿的、原該是鮮紅血腥的照片為了未成年的孩童還被刻意地打上馬賽克,再搭配上那些粗體強調的語句,倒是讓這整件事看起來成了一部黑色喜劇般詼諧。
  兇手到現在都還沒落網,警方也還沒掌握到任何現索。現在能知道的只有對方的下手對象都是十六歲上下的高中女性,然後大多穿著制服,犯案時間集中在晚上十點半到十一點半這個區間,地點都是偏僻狹小、沒有監視錄影器的無人巷子。沒有目擊者,沒有被害者遺留下的訊息,沒有留下任何可疑的DNA,甚至連兇器都找不到,這個案子對於檢警單位幾乎是無聲的諷刺,像是躲在暗處偷偷摸摸的老鼠,總是趁著夜裡囂張橫行;但是對市民來說──比如雪莉,就對這則新聞沒什麼看法,都市人的冷漠一如往常,只要發生事情的不是自己,大多都是漠不關心,即便她現在身著學生制服而公園時鐘的指針正指著晚上十點,卻只是更證明了閱讀這些危言聳聽的文字並不會產生警覺性。雪莉手指劃過報紙上的黑字,然後她聳聳肩,即便這類的新聞雖然一開始看會覺得驚恐,但在宛如長時間被施打嗎啡的狀況下強制收看,不麻痺的也都麻痺了,透過新聞界深知這點地將他們的文稿越寫越重、照片也越來越肆無忌憚地放大張貼,便也就跟毒品一樣,實在難以再激起什麼感覺。這種莫名其妙地惡性循環,她這樣想著,並將報紙又翻了一頁。
  勉強藉著不甚明亮的路燈閱畢報紙,她抬頭發現已經到了補習結束的時間,「喔」的一聲,她拍掉積在裙子上的雪站起身來。今天又這樣枯燥無聊地結束了,只待她回家洗澡睡覺,醒來便又是新的一天。日復一日日復一日,沒有波折的人生,沒有夢想的未來。即便是遵守的監護人的意志考上好的學校,然後有了好的工作,那又怎麼樣呢?日子就會有些許不同嗎?
  雖然她對那則新聞不大在意,但對犯罪訊息印象深刻:
  『生きる意味ってあるの?』
  「生きる意味はないよ。」
  雪莉輕輕地回答,並撈起先前被她隨意丟棄在地上的包包甩至肩上,方才閱讀的報紙被她隨手丟棄。
  她並沒有將之帶走,是因為她認為會有人需要。然後彷彿印證她的想法般,原本因為她的佔位而縮至燈光照不到的角落的流浪者在她起身的同時緩緩而來。面對在社會階層上據說比她低下的人(甚至可能具有危險性的人),雪莉沒有害怕,反而模仿著在電視中常會看到、那種高位人物對著人民的樣子對著對方揮手,自以為是比對方優秀的族群,但心裡仍然是全然的空虛。
  就算是好好讀書、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然後呢?日子還是如此。
  想著待會或許再去買本小說以應付明天的課程,雪莉拖著腳步走向目前還算熱鬧的市中心。
  她還不想回家。


  深夜利用著補習時間在街上閒晃,早上利用著上課時間在課堂中補眠。
  沒用的人、廢物。就算被別人這樣說,雪莉也不想改變她現在的生活方式。
  誰說好好唸書就是唯一的出路呢?這些人根本什麼也不懂吧?只是自以為高傲地活著而已。
  這樣的雪莉在學校裡幾乎沒有朋友,她也認為她自己並不需要。放學時候偶爾會碰上方向一樣的女同學想要一起回家,現在充斥在街上的詭譎氣氛跟師長的叮嚀混雜在一起,即便沒有特別想要跟其他人交好,若是看到了獨身一人走在街上的女同學,也是有人會以為自己可以保護著對方、然後自顧自地站在對方身側吧?
  這種行為,雪莉雖然不以為意,但她也不會去批評些什麼。被其他人認為有些特立獨行的雪莉,或許也被當成了有實力保護自己的存在也說不一定,因為跟在雪莉旁邊想要尋求安全感的人不在少數;儘管這樣,但能夠忍受被無視的感覺而一直跟著她且不厭煩的人卻是一個也沒有。
  每天都有新的同伴。
  「今天想要跟雪莉一起回家。」
  被班上的女孩子這樣邀約,即便連對方的名字都想不起來,雪莉也仍然點了點頭,權作回答。
  「雪莉真的什麼都不怕呢,就算自己一個人也不怕。我補習放學的時候有看到你喔,在深夜的路上一個人走著,還穿著制服,這不是很危險嗎?那個殺人魔都對穿著制服的女學生下手呢。不過我聽說雪莉以前有學過武術、體育成績也很好,是因為這樣子所以不怕那個殺人魔吧?真好,我也想要學習,以前總覺得……」
  滔滔不絕地說著與雪莉有關的事,女同學把自己的想像與謠言結合在一起,構築出一個虛幻不實的「雪莉」。她都不認得自己了,皺著眉思考著那位女同學說的到底是不是她?混合著不解與嘲諷,她偏頭看向講得興高采烈的女同學,實在不懂也不想去理解她到底把自己想像成了什麼樣子?
  具有高超防身術的優秀運動員?
  站在世界邊陲,看起來帥氣萬分、不怕寂寞的獨行俠?
  還是、是個──
  「呀啊──!」
  還在思考著的雪莉聽到刺耳的尖叫聲在耳邊響起,原先跟雪莉一起放學的少女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時便拋下雪莉而去,完全忘了當初是誰邀請雪莉跟她一起回家的。
  但雪莉也不介意,其實。
  被留下來的少女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屍體。漫延出來的血已經凝固,而破碎的肢體雖然增加了辨認的難度,卻並不影響雪莉判斷眼前的人應該是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少女,然後跟新聞報導說的一樣,她、嗯,「它」(那些沒有生命的肉塊)穿著與她一樣的、代表高中女生的制服,與制服是一套的書包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劃開,內容物散落一地。錢包還在,所以並不是搶劫,而下手的對方,他用了它的鮮血在牆上提下的字跡透出了死的訊息。不用上去確認是否還有拯救對方的機會,即便僅用雙眼觀察,都可以確定對方已經沒救了。
  這種病態的遊戲今天也在城市的角落中上演著。
  看著那樣的屍體她看到出神,雪莉就那樣站在那裡,直到身後有人將她拉開,將她抱進懷裡安撫著:「不要怕」、「沒事了」等等,擅自認定她的走神是因為驚懼。這些大人不也就跟方才那個女孩一樣嗎?或者該說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用一些自以為的價值觀去定位每個人該存在的形象。誰會知道她其實並不是因為害怕才看著呢?誰又想知道呢?人類就是這樣,有了自己能夠接受的解釋,就擅自地套在其他不同的個體上,彷彿這樣就能把他人的行為納入自己的世界去理解;但雪莉懶得去解釋些什麼,她也不想去了解其他人觀望的想法,只是跟著群眾們一起等待。她已錯過離開現場的最佳時機,所以現在只能跟著其他人待在這裡,看著其他人既害怕又壓抑、又混合著興奮地在此處指指點點。警察收到民眾的通知後才姍姍來遲、一如往常,但或許是因為已經經驗豐富吧,在處理犯罪現場時的調度跟他們來到此處的慢動作相比簡直就像是眨眼間的事,迅速無比。拉開封鎖線,把發現者雪莉與其他圍觀民眾都隔離開來,然後在現場採集微量跡證,標準作業程序讓他們看起來幹練無比。
  那名死去少女的眼睛在其屍體被移出的時候剛好與雪莉對上,對方死前的驚訝跟不甘在那個瞬間被封存,就算她不去想像,也能看見那位少女在最後的最後到底有多麼地恨與不解。
  所以才會死不瞑目吧?
  目擊現場的雪莉還是被帶到警局做筆錄,但不論對方問了多少問題,雪莉一貫地回答不知道。這樣的不合作對於案情的進展一點幫助都沒有,但警方也不以為意,他們本來就不期望從一個小女孩身上問出多少東西,這樣的詢問只是一個形式,也只是徒具形式。
  在審問結束之後,有員警表示要送雪莉回去,但被雪莉拒絕了。
  「我一個人就可以回去。」
  她堅定地這麼說,卻換來其他人擔心的眼神。
  「讓我們送妳吧?」
  「妳應該知道現在的殺人魔是以妳這個年紀的女孩子為主……」
  「時間也不早了,這時候妳一個人不安全。」
  表面上為她著想的話,雪莉一點都聽不進去。她再次堅決地表明她的立場,便不顧他人的說法轉身就走。
  殺人魔有什麼好怕的呢?至少他要的很直接,就是死亡。相較起來她反而害怕那些自以為是的大人,他們哪能懂那位殺人魔留下來的訊息是怎麼回事?
  只有與他氣息相同的人才能了解,所以她很安全。


  在深夜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杯咖啡──並不是為了清醒,而是覺得這樣似乎有著大人的味道。經過了在警局的那小段時間,她深深地感受到即使是大人,世界也並沒有比較不絕望,那些有著工作、有著目標的大人,其實也不知道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吧?就跟她一樣。
  不知道活著的意義,卻頑強地想要在世界上存在。這不就是跟螻蟻一般無用的垃圾嗎?
  她沒有回頭地聽著對方說著歡迎下次光臨,並抬頭望向沒有星星的夜空。
  如此寂寞,但又如此不寂寞。
  大人的世界是這樣嗎?
  想要將地上的空罐子踢走的同時,她注意到了有個影子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巷裡。雪莉左右張望,現在這個時間很多店家都已經熄燈,街上昏昏暗暗,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她所看到的那個傢伙。或許是什麼流浪漢之類的吧?在這個地方本來就不少,更何況距離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這麼近,以生物趨光性來說這也是可解的現象之一,她不以為意……她是很想不以為意,如果她沒有看到那個人特意探出身子向她招手的話。
  這時候應該要轉身就跑?或是直接躲進便利商店裡,打電話求助?雪莉回頭望了一眼便利商店的店員,垂下來毫無朝氣的頭髮以及有些駝背的身軀,要指望這人能夠做些什麼嗎?她偏頭思考了一下,覺得要是真的對方有危險性的話,那大概只會一起被分屍在暗巷裡吧?
  她將手上的咖啡一飲而盡,然後甩上包包,用她得意的、近乎無聲的腳步,慢慢地靠近那個黑影消失的巷子。
  身上的制服是最好的裝備,手上的空罐是最好的武器。雪莉覺得自己就像是在一般遊戲劇情中的勇者,明明知道前面存在著危險,卻還是義無反顧。
  只因為她想起了那位殺人魔每次都會在案發現場留下的那一句話。
  (生きる意味ってあるの?)
  「生きる意味はないよ。」
  她輕聲說著並踏進巷子,看著那個對著她揮舞刀子的男人,然後她閉上眼睛。
  ──還是不想死啊。原本被握在手中的鋁罐落地,發出喀噹一聲。


  隔天的新聞報紙提的仍然是殺人魔的事件。
  這件事已經讓這座城市沸騰,不將其燃燒殆盡的話是不會結束的吧?
  被分屍的、穿著制服的高中女生,今天也一樣出現在這座城市的暗巷裡,沒有停止。


  雪莉將手上的報紙閤上,從公園長椅上起身的同時也將報紙留了下來。
  或許會有人用到的吧?她這樣想著。然後將包包甩至背上就準備離開。
  就算是好好讀書、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然後呢?日子還是如此。
  「生きる意味ってあるの?」
  她走向市中心,看著因為補習班下課所以紛紛從大樓走出的、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少年少女們。
  (他們知道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嗎?)
  邊這樣想著,邊跟著落單的少女身後步行著,然後趁無人注意的時候將對方推進暗巷。
  用自以為是的正義對他們作出判決,然後恣意地瘋狂,並在瘋狂過後沉沉地睡去。
  ──直到腐朽潰爛為止。

  「生きる意味は……ない。」

评论
热度 ( 2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