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沒有寫名字的包裹最好不要打開


※梅店可能有

  路德現在覺得有點困擾。
  只不過是因為他負責商店的進貨,會有許多來自外界的物資在這邊進出,就有莫名其妙的東西混進來了嗎?
  他從櫃檯旁邊拿起平常用來清掃天花板用的長桿,遠遠地戳了戳放在已經打開了的箱子中的東西一下、一下,又一下,想著是否因為力道不足而不能激起對方的反應,他更用力地將整根桿子甩上對方的背,企圖叫醒對方;但他無奈地發現,那個東西不論他如何凌虐都不為所動,就像是死了一樣。
  路德無奈地嘆了口氣。理論上他們是不會死的,大概只是因為誰的惡作劇所以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吧?或是自不量力地跑去單挑哪個地域的領主?又或是一個沒注意就葬身山谷什麼的?等那個傢伙能開口說話時再問問他好了。
  路德湊近那個被他打開的箱子,扭曲的男性軀體被折折疊疊塞在不大的箱子內。看來要把這傢伙塞進去應該也是費了一番工夫吧?如果是像多妮妲小姐──他無意冒犯,但如果是像她那種嬌小的人偶,或許還能擺放成蜷曲身體安眠的樣子放在裡面,但梅倫?
  好吧、被塞成這種醜陋樣子也不是他的錯。
  路德這樣想著,伸手進箱子裡面,抓住應該是對方的手的地方(這堆肉塊實在很難區分到底哪裡是哪個部位)想將那個傢伙拉出來,但無奈應該還是因為對方太過笨重的關係,他跟那個箱子幾乎合為一體,不論路德如何努力還是不動分毫,妥妥地卡在裡面。
  該死。路德咒罵了一聲,這可是木製的箱子,穩固踏實,他一時半刻還想不到可以用什麼東西來破壞這個箱子將在裡面偷懶午睡的同事救出來。
  用斧頭嗎?大約得把梅倫一齊砍了。
  用鎚子嗎?感覺又太花時間。
  還是直接放把火將對方火化算了。
  路德實在懶得動這個心思。


  相比於感到煩躁的路德,梅倫覺得自己才是真的衰透了。
  他不過就是一個心血來潮想要去烏波斯之湖看看能不能打個觸手幫路德換一條鞭子,誰想得到幾十條觸手一齊朝他衝上來,像是已經準備好很久一樣,直纏著他到他關節都鬆開了還不肯罷休。最後是誰救了他的他也不記得了,揮過來的那一下一個不準或許就會將他腰斬了吧?他最後的記憶只剩下眼前那片白光、那個怎麼說的,迴光返照?
  呃,不對,他不會死。
  恢復記憶就是有這麼點好處,知道自己是個人偶──他怎麼會忘了,難道是跟那些戰士相處得太過愉快?還是在他夜間休眠的時候有人處理過他的記憶體?不管,總而言之,恢復記憶之後他更清楚了自己的本質。不死的化身啊……如同那些個小姑娘自滿的身體,缺的只是他並沒有如同他們那般能夠在喪失意志之下的自保機制。這有點可惜,若是沃肯在的話或許可以偷點路德的什麼資源跟他打個商量幫自己也裝一個。
  在與那些觸手纏鬥的時候意外地弄壞了他的發聲器,所以路德並沒有發現其實他早已恢復意識。梅倫忍不住在心裡腹誹他的好同事還是一如往常地沒耐心,才用了那幾下就這樣把他放著不管了──好歹他也已經戳夠本了,把他從這種禁錮的狀態拯救出來不為過吧?更何況打在背上的那一下還真是用力,他都要感謝他的發聲器壞了不然一定慘叫得很難聽(然後被對方藉故二次傷害)。
  聽著旁邊悉悉窣窣的聲音,梅倫真恨不得自己的臉不是被塞在最下面,這樣他或許可以看到路德在做些什麼。關於他的好同事路德他實在是非常了解,在他踹了箱子表示不滿之後居然還有聲音簡直就是悲劇的前兆,而再更之後響起的嗡嗡聲讓他的心直接涼了半截。
  那個混帳傢伙拿出電鋸幹嘛──是要乾脆把他支解了拿去埋一埋嗎?!
  住手、住手啊!梅倫開口大喊,無奈除了感受到空氣從喉嚨深處出來之外什麼也沒有。
  「路德,有收到我放在這裡給你的……噢,你已經拆封了。」
  配合著踏進商店的腳步聲,梅倫睜開一隻眼睛(是的他剛剛害怕到把眼睛閉上了)想要從箱子的縫中看看到底是誰的鞋子是誰在說話,但其聲音之熟悉在他正在思考的同時答案也立刻從他的電子腦中蹦了出來。
  這位不是他另一個好同事布勞嗎?
  從那句話可以聽出來是布勞將自己裝在這個箱子裡的,那應該……布勞會放他出來吧。
  梅倫有點悲傷地想著自己的命運居然掌握在這兩位惡友之下,真是世界末日。


  「路德,你在做什麼?」
  剛踏入商店的布勞不解地問著,看著對方將視線丟在那個箱子上時豁然開朗。
  「噢,你想救梅倫出來。怎麼會用到電鋸呢?把箱子反過來用力踹幾下他就會掉出來了吧?他應該不至於卡得那麼緊?畢竟這箱子是我從馬戲團後邊拿來的,應該符合尺寸才對,人偶的身材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吧?」
  「誰知道呢,說不定他就是那個人偶的異類。畢竟能夠被聖女青睞成為第一個從我們之中轉行的戰士,又是我們之中先恢復記憶的那位,說不定某程度上會變胖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路德聳聳肩,將運轉的電鋸先關掉,「你說是你放在這裡的,他怎麼會搞成那個樣子?」
  (誰變胖,我才不可能變胖!)梅倫在箱子裡咆嘯著,當然沒人聽到。
  「我早上沒事的時候想說去暗房那邊晃晃。自從大小姐隨著戰士一起到現世之後那個地方已經很久沒有用到了,我想或許可以將那間房間拿來做點別的用途。然後我就看到梅倫一個人鬼鬼祟祟地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就跟著他出去了。」
  (我才沒有鬼鬼祟祟,我是正大光明地走出去的!)
  「嗯,然後呢?」
  「然後那個傢伙!」弗拉姆從布勞的背後飛了出來,代替布勞繼續說下去:「他居然一個人去了烏波斯之湖!我想他應該是想要幫你做條新的鞭子吧,不然特地去那個黏答答的地方做什麼,然後那個自不量力的傢伙就被攻擊啦!烏波斯那麼久沒有跟人戰鬥了,當然精力旺盛,他一個人去簡直是送死。」
  「路德生日快到了,他會這麼做也是情有可原。」布勞補充。
  (你們……)想著自己的心意被這樣毫不客氣地直接公然討論,梅倫突然希望自己的淚腺系統一起壞掉,不然他可能真的會哭出來……嗯不對,他沒有這個系統。
  「生日這種東西你們竟然都還記得啊?」聽完這番解釋的路德皺了皺眉,「然後呢?」
  「重要的事情我不會忘記。更何況我們要怎麼忘記?」布勞輕笑,然後續道:「烏波斯的觸手真不是蓋的,不過眨眼間的工夫就把梅倫纏得結結實實,的確是大開眼界。」
  「我跟布勞都不知道要不要丟炸彈了,根本合為一體啊。」弗拉姆補述。
  (既然你們在的話不會幫手嗎!)梅倫在心裡詛咒那兩個沒心沒肺的傢伙。
  「所幸,在這個世界裡還是有戰士在徘徊呢。」布勞側身,讓方才一直待在他後方的女性走上前來:「尤莉卡,妳想要自我介紹一下嗎?」
  面無表情的女性幽幽地說道:「骨肉被碾碎的聲音對我來說是福音……」
  「呃,抱歉,她才剛甦醒。」布勞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路德道歉:「我看到這裡還有戰士時真的很意外,她看起來是跟著我和弗拉姆的腳步才會出現在黑湖那邊的,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梅倫被擰出聲音時好像很興奮、在我跟弗拉姆注意到前就先行出手了……你也知道剛甦醒的戰士很不穩定,怕她亂跑也為了搬運方便,所以將梅倫先放在箱子裡,想說跟你進貨的箱子擺在一起你就會看到。不過忘了寫是要給你的,所以突然想到來看看你發現那個東西沒有……既然你已經在想辦法處理了──拜託你溫柔點,那我就繼續帶她到處走走。」
  「現在已經沒有大小姐了、米亞也不在了,做這些事情有意義嗎?」路德這麼說著,聲音沒有任何的起伏,聽不出情緒。
  「一直在經營著沒人來的商店的你,不應該問我吧?」布勞笑道:「我們就是這樣,沒什麼好改變的,所以也不用特別去改變什麼。」
  布勞向路德欠了欠身(即便他不需如此),然後留下「梅倫回頭見」這句話後便帶著尤莉卡離開商店。
  路德看著那個箱子,又忍不住抬腳踹了一下。


  因為布勞的一番話,路德使用最慢但是最溫柔的方法。
  將最後一根釘子跟木板分離之後,卡在裡面的梅倫就從路德打開的那一面滾了出來。
  渾身的血味跟黏液讓路德皺起眉頭,踹了對方一下示意他去梳洗乾淨;發現對方沒動作的時候才發現梅倫的四肢正不合理的扭曲著,還有頸上那個大到已經露出裡面電線的傷口。
  好、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路德對上梅倫無辜的眼神,伸手將對方從地上拉起。
  太好了,他一點都不知道要怎麼修人偶,使用急救品會有效果嗎?
  路德打算先把梅倫沖洗乾淨再來嘗試,若是不成功的話……他就得考慮去一趟現世尋找人偶修理師來幫忙的可能性了。
  「你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樣子。」路德知道對方就算想回答也沒辦法,所以他也不執著於答案,只是在把對方放在外頭地上之後就拿著平時用來澆花的水注朝對方沖去。水洗掉了梅倫身上的髒污、黏液,讓對方的受損情況更顯清楚,比如在關節的地方可以看到被外力捆綁過的痕跡,更慘一點的,連作為人偶骨骼的支架都刺穿人工肌膚而跑了出來。
  路德嘗試想要把突出來的部份塞回去原本的地方,但一來一往下只是造成更大的傷口,對於梅倫的復原毫無助益。
  「算了,不弄了。」路德轉身離開,留梅倫一個人濕漉漉地待在花園。


  怎麼會這樣就走了?梅倫簡直不敢相信。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就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嗎?他好歹也是為了……才會把自己搞成現在這個樣子,怎麼那傢伙都不懂得要……
  還沒想完,另外一種濕意從頭頂慢慢地流下來。
  梅倫有些艱難地抬頭,在他的傷勢之下這是他為數不多可以達成的動作之一,然後看著路德抱著一箱補給品朝他身上猛倒。
  喂──不是這樣的好嗎?大小姐那時都是用注射的吧?或者是用喝的,才不是這樣亂來。
  梅倫突然有點想念大小姐。
  不知道大小姐後來過得好嗎?
  感受到對方停止了動作,梅倫不解地看著對方,發現路德像是已經發現這樣子沒有效果,所以正在扭開下一瓶靈藥,打算將其改往他的口中灌去。雖然因為喉頭破洞的關係流了不少出來,但意外的是傷口有逐漸癒合,他漸漸覺得全身的力氣又湧了回來,而手腳也受自己控制。
  「這東西還真是好用。」梅倫直到聽到自己的聲音才發現他又能開口說話了。
  「雖然好用,但也剩下不多了。」路德搖了搖手上的箱子,裡頭瓶罐碰撞的聲音相當大聲,可知已經沒剩多少,「下次再受這麼嚴重的傷,就把你丟進沃肯的研究室看他會不會好心修復你。雖然我覺得這機會不大。」
  「謝啦,路德。」梅倫起身轉了轉頸子又動了動四肢,發覺自己狀況又回到最初的狀態,現在差的只是要把衣服給修補起來。他左右看看,然後狀似不經意地問道:「你當初看到那個裝著我的箱子的時候在想什麼?」
  「什麼都沒想。」路德回頭步回店內,再也不理梅倫。
  「真的嗎?我可是被破壞成了那個樣子喔?連話都不能說的樣子一定嚇到你了吧?」
  「完全沒有。」
  「一點都不曾擔心嗎?現在這個世界(星幽界)已經沒有沃肯了。」
  「一點都不會。」
  啊啊、也是。怎麼會期待這傢伙說出老實話呢?
  看著路德的背影,梅倫勾起嘴角:表面上最無情的傢伙,才是最念舊的那一個;就算總是說著毫不在乎,但最後還是會乖乖妥協地想辦法將一切恢復成該有的樣子。就是因為這樣布勞才把自己丟給路德吧?
  甩甩頭,他跟著對方的腳步步進店內:「喂、路德,你有沒有什麼可以補衣服的……」
  「你有完沒完!」
  路德被對方煩到受不了的聲音從裡頭傳來。


  沒有寫名字的包裹最好不要打開。
  因為你不知道裡面會不會卡了一個煩人的梅倫。

评论 ( 18 )
热度 ( 10 )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