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Because You Said So(王子多妮)

  將劍從魔物身體中拔出的時候,鮮血不免會飛濺於四周。
  宛如盛開的紅花一般,卻挾帶著腥臭的味道。少女皺眉看著男子毫無起伏的表情,不禁輕蔑地哼出了聲。
  「又怎麼了?」
  「沒事,只是不知道誰比較像人類。」
  鮮紅色的瞳注視著同樣鮮紅色的她,分不清楚是誰的顏色映照在誰身上,只知道的是他們都習於沾染這樣的顏色跟溫度。
  「妳的血不是紅色的。」
  「那也不算是血,是維持人偶功能的體液罷了。」擺手表示不想多談,「總之快點結束,我想趕快離開這鬼地方。」
  「求人的態度依然如此差勁。」假裝沒有看到少女從踏進這座無光塔時的異狀,男人慢條斯理地以魔物身上的布料擦拭著尚在滴血的劍。
  「我不是在求你。」瞇眼,...

【UL】向晚(弗雷多妮)

  她將臉埋入剛摘下的向日葵裡。
  而他覺得好笑般地看著她。
  「香嗎?」終於在擔心她因此窒息之時提出了疑問。
  「淡淡的、幾乎聞不到味道。」
  隨手將花棄至於地的同時,她想到了什麼。
  「對了、弗雷特里西。」
  「怎麼了?」
  「你覺得……這樣的花,也會怕黑嗎?」
  被女孩的問題問得不明所以,他搔搔臉不知道怎麼開口比較好。
  「可能會吧,我並不清楚。或許可以回去問問看路德?」
  將有關花的知識全都推到那名與花相關的侍僧之上應該不為過?反正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要解釋他們之所以存在的問題。
  男人聳聳肩,直覺對方應該不會拒絕回答。
  「不過、為什麼這麼說?」
  抬頭望向他的紫眸被晚霞染得偏橘,乍看...

【UL】Le Chat botté(弗雷多妮)

  國王陛下,這是我的主人為您獻上的──

  「話說回來我一直很好奇。」
  任務進行到一半,原先就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女孩突然開口說話,嚇了身邊的人一跳。
  不過對方裝作沒事一樣,故作鎮定地反問,「怎麼了?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弗雷特里西,我一直很想問你……」
  「嗯。請說?」看著對方萬分認真的樣子,弗雷特里西不禁也收起平常打鬧的模樣,專心聽著對方待會要問出口的事情。
  「為什麼你要穿著長筒靴?」
  「……嗯,這個嘛、」搔臉,原本還以為是什麼樣難以啟口的問題,卻沒想到對方是針對他的衣著來發問,雖然一時之間也覺得難以回答就是了,「我想、我死的時候,天氣很冷吧?」
  「就只有這樣嗎?」
  面對女孩...

【UL】La Barbe bleue(王子多妮)

  有一道門妳絕對不可以開,記得,絕對不可以……

  答答答答,伴隨著跑步的聲音,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孩快速地穿過走廊來到盡頭的房間。原本想敲門的,但是女孩略思考了一下,決定改以毫不客氣地踹門來當作開場白,畢竟這方式可以讓對方清楚知道他的遲到已經造成她的不快。不過在門打開那瞬間,撲鼻而來的可怕氣味反而讓她先皺起眉頭,原先的氣焰頓時蕩然無存。
  「喂、這次是我跟你一起任務,快放下你的屍體。」看到對方轉過頭來看她,女孩用手掩鼻,並關掉自己的嗅覺系統,等到感覺不到屍臭的刺激後才將手放下、改指向對方,「快點快點,你已經遲到了,白日的時間珍貴到可不允許你浪費。」
  完全忽視對方的催促,被指名的對象只是淡淡地望...

【UL】Le Petit Chaperon Rouge (薩爾多妮)

  嘿、孩子,妳要小心,千萬不要被路上的大野狼抓走囉?

  「……所以我說啊、為什麼我非得跟你走不可呢?」
  手扠著腰,紅衣的女孩不滿地大聲質問:「這樣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然後就說可以達成我的願望什麼的,聽起來就像謊言一般啊。」
  「我只是給妳一個選擇。」壓下心中的情緒,膚色偏黑的男子不屑地回望那個精緻的臉龐,「至於要做什麼決定,那在於妳、不在我。」
  「是你需要我,可不是我需要你。」自信地笑著,女孩本能地知道對方之所以對她如此忍讓的原因。「所以你不好好解釋清楚嗎?包括你到底是誰、要帶我去哪裡,還有就是你所說的那個願望。我可不是什麼好騙的──」
  「我怎麼會知道那個願望是什麼,那不是妳的願望嗎?」...

【UL】Poisson d'avril(多妮妲)

──系統提示:節日
──讀取訊息:芽月12日,生日
──連線至中央資料庫
──搜尋關鍵字:曆法 節日 芽月12日
──顯示結果:Poisson d'avril與其他41件相關資料……
──讀取資料內容

──系統提示:是否要繼續搜尋? (Y/N)__│

  睜開雙眼,由0、1構築出的編碼在人造角膜的邊際消退,視界從單調的機器語言轉化成為彩色的物質世界。原本分存於人工腦中的名詞與意象開始拼湊組合,在不過眨眼地瞬間便以將房間內的一切以及過去行為等都運算恰當,剩下預備要執行動作的命令還沒被輸入轉譯。
  有人認為人偶從外界獲得資訊的方式與人類大同小異,但多妮妲對於這個想法嗤之以鼻。本來就不一樣的東西,根本就不能歸於「...

【UL】Fairy tale(多妮妲)

  嚓沙、嚓沙──
  裙擺劃過葉子的聲音在森林中響起。
  本該無人的、屬於魔物的聖域,如今多了兩位外來者。
  身穿紅色洋裝的少女疾走在森林陰暗的小道上。伴隨著她的步伐,地上一片片落葉被踩碎的輕脆聲不曾間斷,那一點一滴的微弱聲響彷彿是葉片為了最後一刻的生命在哀鳴,在最後的一聲鳴響而後回歸塵土;不、被踩在腳下的也不一定只是死物,生嫩的蕨與剛冒出頭的蕈類也同樣被踐踏,而已經沒有任何氣息但仍然溫熱的魔物屍首也被少女無情踩過。
  她才不管那些。
  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決定自己命運的生物,再怎麼樣也只是次等品而已。
  道路在樹林間的痕跡並不明顯,興許是因為幾乎沒人活動的關係,蔓生不息的自然便將人類存在過的痕跡...

【MAGI】共生關係(卡西阿里)

  阿里巴巴在奔跑著。
  髒亂不堪的巴爾巴德貧民窟,充滿了自甘墮落或者不得不墮落的人們。
  阿里巴巴穿過這些人、逕自地奔跑著。

  一旁的卡希姆看著一閃而過的金色殘影,有些迷失。

  「欸欸、」被拉住臂膀,「你說,瑪麗安姆的生日是?」
  「……我不知道。在這種地方誰還會去記住那種事。」
  「那……就訂今天好不好?」
  「為什麼要訂今天?」
  「因為今天是我生日啊,一起慶祝什麼的不是很好嗎?」
  皺眉看著笑得開懷的傢伙,或許永遠都不會了解的是如何可以那樣地笑。
  「才不要,為什麼瑪麗安姆得跟你這傢伙同一天生日?」
  「就說了、」用力地拉住對方、拉著與自己一起向前奔跑,「因為一個人會寂寞,所以兩個人的...

【UL】罪(柯沃)

  魔都羅占布爾格。
  ──聚集著所謂導都廢棄品的地方。

  行人三三兩兩、在不甚寬廣的青石步道上看似恣意地散著步,低垂的腦袋與插在口袋的雙手卻呈現某種防衛姿勢。這並不少見、更可說是這個地方常用的行走姿態,因為沒有人知道在下一個轉角是不是就會碰到些什麼,不論如何再小心一點總是沒有錯的,畢竟連看似天真的孩童可能都懷有貳心。
  腳步聲在不合適的時間響起……這不是一個適合在外遊蕩的時間,日落之後魔都瀰漫的是一股陰鬱沉重的氣息,空氣中彷彿飄蕩著陰謀的餘味,在悄聲的口語之間可能都藏著算計的訊息。樓房與樓房之間的狹巷都被房屋遮去了光,陰暗無比的小道充斥著所有見不得光的事物──如地下交易那些:殺人、毒品、娼妓...

【UL】Happily ever after(庫勒尼西)

  也許、不必再去回憶多的那些什麼了。
  怎麼樣想起的都是悲劇,那還有什麼去想的必要性?

  庫勒尼西撐起身子,手掌撫住額頭緩和頭痛的同時也感覺到有人在碰觸著他,不若平時那樣要張揚自己的存在似地、這次的碰觸顯得小心翼翼。
  對上那純然反射自己樣貌的眸子,庫勒尼西即使知道「她」在擔心,卻不若平時獲得自己的記憶那般,現下完全不知道要對她說些什麼。
  說自己沒事?說自己已經想起來了?或是像平常那樣說謝謝?
  躁動的聲音也在身旁響著,但少年下意識地迴避它。

  「不……我沒事。」似乎也是要告訴自己般喃喃。
  想要扯起一抹笑安慰少女人偶都無能為力。
  想要騙自己說那些已經是生前的過去也無能為力。

  「……為...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