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晚安。」(伊芙琳)


  伊芙琳看著她手上的信。
  她帶著滿意的笑容將信紙小心翼翼地摺疊好,然後隨著她剛做好的壓花一起收入信封中。
  (希望可以平安送到。)
  她抱持著這樣的願望,在信封上寫下收信人的稱呼。

  會寫下這封信是一個意外。
  原本只是例行地想著那時候的事──那個已經離開了的地方,她也打算拋下的過去。雖然她是告訴自己要忘掉的,但是或許那件事已經在她的心中成了一個結、因為打在心中怎樣也解不開的結,所以讓她一直記得。
  她不知道要怎麼紓解這個情緒……明明是想要忘記的事,卻還是一直想起。
  「……明明是想忘掉的事啊。」
  不知不覺地將所想說了出來,並看著庭院裡的花嘆了口氣的伊芙琳...

【UL】無聲之聲(多妮妲)


  「……」
  「……喂、」
  「……喂,妳給我起來。妳這個沒用的──」
  「不可以對大小姐這麼無禮。」
  「多妮妲小姐請住手,大小姐只是正在休息而已,等等馬上就──」
  「我才不管呢,我現在就要……」

  紛雜的聲音讓她睜開了眼睛。
  無機質的雙眸不解地望著現場這團混亂,她並不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她的視線裡,紅衣金髮紫眼的女孩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激動不已,看起來應該是……憤怒?身為人偶的她不懂這種情緒,而她也覺得自己不需要;現在制止著女孩不讓她衝上來的,是一直以來忠心耿耿的布勞,另一位擋在她前面的是平常也侍奉在左右的梅倫,再來……怎麼沒看到路德?...

【UL】那是一封邀請


  那是一封邀請。

  艾依查庫從房門口底下的縫隙抽出那封邀請函之後,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間內踱步。
  這其實不是很難解的事,但是,艾依查庫說不太上來那種躁動的心情到底是什麼;他只能一再又一再地抓著他的金色頭髮(曾有人臆測艾依查庫那時髦的髮型是他煩惱的結果),一邊嘗試去理解這東西出現的意義跟背後的目的。
  在過去軍旅、政治家生活的記憶重新回來之後,他發現他沒辦法再以已前輕鬆的態度去看待在這裡發生的任何一件事。
  每個看似無害的東西,可能都包藏禍心。
  他將手上的紙抓出一道道的皺摺,並碎碎地反覆唸著上面的字句。在他看來,每個字他都理解,每句話都沒有不清楚...

【UL】Believe It or Not(伊芙琳)


When most I wink, then do mine eyes best see,
For all the day they view things unrespect;
But when I sleep, in dreams they look on thee,
And darkly bright, are bright in dark directed.

 -by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伊芙琳睜開眼睛。
  然後鬆了口氣。

  在夢中見到的事物並沒有隨著睜開眼睛而出現在眼前,這點真是...

【UL】Reverse(馬里)


  那火會燒盡一切、所有一切。

  他隱隱還記得那位青年第一次引出火燄時的背影。
  那樣是孤獨嗎?或是對於一切的覺悟呢?

  沒有人知道。

Reverse 倒錯時空

  「前方預備,巨人打算拉開距離!」
  「知道了、」「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就拜託你們了。」
  「巨人的右翼就交給阿貝爾跟艾依查庫。」「等等、他們兩個……」「沒時間爭論那個,身為一個軍人他們知道分寸。」
  「注意!巨人開始向左方移動。」「很好,攻擊奏效,照著原訂的計畫繼續攻擊。」

  不知為何會在星幽界出現的巨大黑色怪物。
  與其他怪物不同,這怪物的攻擊能力與活動能力皆頗...

【UL】The Happy Prince(王子多妮)

  黑影掠過空中,在潔白的書頁上留下一閃而過的影子。
  女孩逆著陽光抬頭望向那一片藍。

  許久。

  直到另外一片黑影灑在女孩頭上。
  「……你擋住我了。」不慍不火、慢條斯理地開口,與平常的態度截然不同。
  「妳該起身,她已經等很久了。」對應著對方默然的態度,男子的聲音亦是聽不出情緒,「平常不都興致勃勃的?多妮妲?」
  「不需要你提醒我,我也記得自己的名字。」揮開對方想要拉她起身的手,她輕巧地跳起,原本在閱讀的書就這樣無聲地墜落在草地上,書頁受到壓力而微微折起。
  「啊、」
  「……」
  兩人都伸手去撿,指尖互相碰觸到對方時卻沒有一般男女會有的情節(比如當艾茵遇上弗雷特里西時的那種情節),兩人反...

【UL】Simple Days(王子多妮)

  「嘿、你聽到了嗎?」
  「……乖乖地不要亂動。」

  男子正將紅色的絲帶一圈一圈地繞過女孩的手臂,不多久原該純紅的布便被浸濕了彷彿被青黴污染的綠。
  「這樣子沒有意義。」女孩晶亮的紫色反射著對方的灰髮,「就算是包起來好了,傷口也不會癒合啊,我們跟你們人類才不一樣,這種傷口需要的是修理而不是……這樣蓋著?」
  「不只是蓋著。」邊說邊用力施壓,最後纏繞起來打了個結,「這樣可以讓血流得慢點。」
  「……」看著男子的動作,女孩不自在地將頭瞥了開去。
  「就說了、又不礙事……」
  「已經很扯後腿了,不處理更造成我的麻煩。」
  「你說什麼──!」
  女孩扯過原本被對方拉著包紮的右手,荷葉般的袖子隨著引力...

【光速】薄荷糖(蛭真)

  那是、薄荷的味道……?
  回想著剛剛的氣味,真守輕輕地用手掩嘴、在他看不見的角度笑得開懷。

  「欸、蛭─魔──」
  故意待他走遠之後才大聲叫著他的名字,毫不意外地看到對方極度不耐煩的表情。於是她笑笑地、伸出她的手在空氣中比劃──
  「加」、「油」!
  翻飛的手勢說著只有他們共通的語言。

  瞥了那女人一眼,他舉起右手──
  「廢」、「話」、「少」、「說」、「死」……
  停頓了一下,揮揮手將原本想說的話從空氣中抹去。
  他背過身,假裝沒有看到她彷彿知曉一切的樣子。原本想要嚼口香糖緩和情緒,但包裝拆了一半他才突然想到現在在場上。
  ──這太不像他。
  ──現在的心情就像那時候一樣。
   ...

【UL】Wish(古魯瓦爾多)

  「流星很美,您不覺得嗎?」
  看著待在身旁的、小小的孩子,老者不清楚為什麼一個孩子可以在眼底承載那麼多悲傷。
  ……不、他其實是知道的,他只是假裝他不知道。
  「殿下?」沒等到回答,老者便嘗試性地再度開口,想要喚起旁邊小小人的注意。
  直到看到對方回頭望著他,他才將未盡的話語接下去:「殿下,聽說在流星消失在天際之前將願望默念三次的話,就可以實現。」
  「……」
  孩子沉默著,平淡無波的臉上並沒有一絲情緒。直到他以為對方根本不在乎這樣一個童話時,卻聽到那稚嫩的聲音響起:「如果來得及的話,那願望就可以實現?那得要唸很快才行……」
  「殿下一定沒問題的。」
  反射性地如此回答,並同時忍住了想要伸...

【UL】The One Named Loki(古魯瓦爾多)

  他聽到世界在低語。
  窸窣地碎念著熟悉卻陌生的語言。

  「……」

  他浮沉在屬於他的意識之海中。
  『如果可以的話,就這樣永眠吧。』
  他這樣想,放鬆自己沉靜在終於無人叨擾的虛無。
  即便所生是為人而用,但他一直都、一直都……

  「古魯瓦爾多。」

  有人正在呼喚他。

  「快起來吧,古魯瓦爾多。」

  看著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老人,古魯瓦爾多絳紅的雙眼因為複雜的情緒而瞇起。
  「洛斐恩,事到如今,還有需要我之處?」
  半是自嘲半是苦笑的嘴角無法再上揚更大的弧度,淡漠和仇恨同時翻攪在他的眼中──那是他傳達情緒的最後窗口,他已放棄用言語與世界爭辯許久。
  「或者你只是我的夢而已……」垂眸,將過去的忘...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