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La Barbe bleue(王子多妮)

  有一道門妳絕對不可以開,記得,絕對不可以……

  答答答答,伴隨著跑步的聲音,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孩快速地穿過走廊來到盡頭的房間。原本想敲門的,但是女孩略思考了一下,決定改以毫不客氣地踹門來當作開場白,畢竟這方式可以讓對方清楚知道他的遲到已經造成她的不快。不過在門打開那瞬間,撲鼻而來的可怕氣味反而讓她先皺起眉頭,原先的氣焰頓時蕩然無存。
  「喂、這次是我跟你一起任務,快放下你的屍體。」看到對方轉過頭來看她,女孩用手掩鼻,並關掉自己的嗅覺系統,等到感覺不到屍臭的刺激後才將手放下、改指向對方,「快點快點,你已經遲到了,白日的時間珍貴到可不允許你浪費。」
  完全忽視對方的催促,被指名的對象只是淡淡地望...

【UL】Le Petit Chaperon Rouge (薩爾多妮)

  嘿、孩子,妳要小心,千萬不要被路上的大野狼抓走囉?

  「……所以我說啊、為什麼我非得跟你走不可呢?」
  手扠著腰,紅衣的女孩不滿地大聲質問:「這樣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然後就說可以達成我的願望什麼的,聽起來就像謊言一般啊。」
  「我只是給妳一個選擇。」壓下心中的情緒,膚色偏黑的男子不屑地回望那個精緻的臉龐,「至於要做什麼決定,那在於妳、不在我。」
  「是你需要我,可不是我需要你。」自信地笑著,女孩本能地知道對方之所以對她如此忍讓的原因。「所以你不好好解釋清楚嗎?包括你到底是誰、要帶我去哪裡,還有就是你所說的那個願望。我可不是什麼好騙的──」
  「我怎麼會知道那個願望是什麼,那不是妳的願望嗎?」...

【MAGI】共生關係(卡西阿里)

  阿里巴巴在奔跑著。
  髒亂不堪的巴爾巴德貧民窟,充滿了自甘墮落或者不得不墮落的人們。
  阿里巴巴穿過這些人、逕自地奔跑著。

  一旁的卡希姆看著一閃而過的金色殘影,有些迷失。

  「欸欸、」被拉住臂膀,「你說,瑪麗安姆的生日是?」
  「……我不知道。在這種地方誰還會去記住那種事。」
  「那……就訂今天好不好?」
  「為什麼要訂今天?」
  「因為今天是我生日啊,一起慶祝什麼的不是很好嗎?」
  皺眉看著笑得開懷的傢伙,或許永遠都不會了解的是如何可以那樣地笑。
  「才不要,為什麼瑪麗安姆得跟你這傢伙同一天生日?」
  「就說了、」用力地拉住對方、拉著與自己一起向前奔跑,「因為一個人會寂寞,所以兩個人的...

【UL】The Last Three Days(多妮妲)

  • 多妮妲中心本《私の名前は、ドニタ》後續


  「你好,我是多妮妲。」
  「多妮妲……?」

***

  最後三天,知道自己生命界限之後還想做什麼?
  多妮妲扳著手指數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這三天如果時間足夠的話,她應該還可以再見到三個人左右;聖女給她的能力對方並沒有拿走,所以她還可以隨心所欲的移動。
  「再怎麼樣還是要回去的。」想到這邊的女孩忍不住嘆了口氣,彷若真人一般的情感反應在她精緻的小臉上面,「就算是、想要逃得遠遠的,最後還是沒辦法吧?」
  搖著腦袋,雖然已經想起了大部份的一切,不過還有最關鍵的、那個的記憶還沒想起來。
  「沒想到等不到那天嗎?沒辦法回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到星幽界去……...

【UL】Room of Angel(貝傑)


  ──那是神跡。
  被神寵愛的孩子才可以做得到的……

Room of Angel

  空洞、不存在、神性。

  白色所構成的空間、紫色蜷縮其中,兩者的差別藉由暗色的血液而鮮明,但無人在意,隔了一條無色界限之外站滿了人,那些人都是白色、同時代表純潔跟冷感的顏色,他們好奇在地上的那股神秘,企圖透過在紙上記錄的潦草實驗去證實眼睛不可視的那些詭譎。
  真理,或只是事實,神性與理性的部份在科學上被挑戰;他們對於這位少年,在覺得是神跡的同時也用盡世界上的教條去企圖解釋,從詳列的方程式中推算命運的運行。

  存在的神跡。
  
  被許多雙眼睛盯著,卻沒人看出那條延...

【MAGI】一日(辛賈)

  從睡夢中醒來,混沌的夢境還企圖拉著他下沉,但青年已經半瞇著眼呆望著黑暗的房間。
  揉眼、隨意地扒了扒因為睡眠而凌亂的髮絲,伸手掀開被子並翻身下床,卻在腳踏於地面的同時因為冰冷而瑟縮,只好瞇著睜不大開的眼睛低頭尋找鞋子到底位在床邊的何方。
  翻找的同時感覺到身旁的人動了,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把壓回方才睡醒的地方,青年正欲抗議,就聽到旁邊傳來的低沉嗓音說道:「怎麼不多睡一點?」
  「咳。」清了清喉嚨後,青年發聲:「如果說辛德利亞的政務可以自主地推行,那我就可以多睡一點。」
  「沒人要你把所有的事都攬在自己身上。」
  「我以此自豪。」

  被迫看了許久的天花板,賈法爾伸手推開壓制住他的人,「辛你可以...

【UL】小步舞曲(史塔多妮)

  「不對喔,這樣不行。」
  史塔夏輕鬆地扯著金黃頭髮的紅色娃娃快速地轉圈,「不是說好了要盡力跟上我的速度嗎?連這樣都做不到,真是廢物啊。」
  「唔……」全身沾染上綠色的多妮妲驕傲地抬頭,不服輸的瞪視是她最後的武器,「不過是因為缺陷而被拋棄的人偶也敢這麼囂張。」
  「呼哈哈哈,不知道囂張的是誰呢。」
  史塔夏就著離心力抬起腳往多妮妲的肚子一下重擊,多妮妲承受不住地向後飛去,撞上牆面後緩緩滑下。
  卻還像是不滿足似地,將左腳的鞋跟一快一慢地踩在地上發出『喀搭喀搭』的聲響,雙手環胸等著多妮妲自己爬起來。
  她知道的,那個倔強的人偶一定會再衝到自己的面前。
  「快呀快呀,才不過這樣而已嗎?我可是一點...

【刺客】迷迭香(駿騎耐辛)

  那是一個平常的下午。
  陽光如往常般和煦地灑在如同芽蟲般翠綠的草地上。
  耐辛夫人忍不住脫了鞋子,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用腳去體會泥土的濕潤跟草刮搔她的腳的觸感,然後收攏裙襬蹲下身來仔細尋找沒看過的植物種類。
  纖細蒼白的手指輕柔地翻開每片葉子,撫摸著葉脈的時候一邊由姆指感覺葉面上的毛絨──跟動物不一樣,植物的毛微小且不易察覺──於是她將動作放得更輕,不讓自己的力道去破壞到葉面表皮細胞的排列組合。
  來來去去地審視每個可以辨認出不同植物的細節,並在心裡悄悄地背誦關於那種植物的名稱、用途等種種知識,耐辛夫人很有耐心地將小心折摘下來的葉片排在自己的裙子上,依照不同的種類分門別類地排好。
  就這...

【IB】依賴

  跌跌撞撞地遊走在不知道盡頭的美術館裡。
  雖然不至於難過,但還是擔心再也見不到爸爸跟媽媽。
  『真的沒問題嗎?』在黑暗中、忍不住會這樣想,『爸爸媽媽明明說過不可以跟陌生人走的,真的沒問題嗎?』
  「怎麼了IB?」
  同行的大哥哥似乎是有些擔心地回過頭望著我,我搖搖頭表示沒事。
  「真的沒事嗎?不要怕喔有人家在。」
  大哥哥的手拍了拍我的頭,在這黑暗又寒冷的地方似乎給了我一點點溫暖。
  ……可是還是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一個人都沒有的可怕,其實像是從學校回家時用鑰匙轉開家門的那種感覺。
  一個人好可怕……雖然現在不只是一個人,但是,對方也只是陌生人而已,頂多知道對方的名字是Garry……這...

【UL】吻(貝傑)

  他將他的唇印在他的。
  冰冷、僵硬、毫無生息。
  他以為這是會有溫度的一次,他以為這次會與其他的幾次不同。
  他以為這次會是最後一次。

  傑多,他的名字。
  被神所愛的人、被神所遺棄之人;這在他身上一點都不矛盾。
  因為被神所愛,因而被神所遺棄。每次傑多聽到所謂「神愛你,所以必然使你受苦難」等等的信仰言論就讓他眼眶發酸地想笑、想大笑、想狠狠地將自己所有的悲哀與憤世嫉俗都笑到吐出來的地步。
  何必欺騙自己被愛?當自己都不愛自己之時。
  傑多唯一的信仰就只有自己,也只需要這樣就足夠。
  從他充滿力量的斗篷中落下的不會是星晨,只會是旅人的空錢袋。

  阿貝爾,他的名字。
  曾經揹負的正義之劍,被詛...

© 巫女潔子藥草鋪 | Powered by LOFTER